首页 > 文化旅游 > 民俗文化 > 正文

陈庆福:守护非遗文化 传承土家文明

“‘打镏子’又称‘打行李’‘拍闹台’,多服务于婚丧嫁娶、修房造屋等民间活动,在我们这个地方是一种十分重要的民间活动仪式,有‘不吹打就不出嫁’的说法……”

近日,笔者走进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洪渡镇洞子溪村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土家族“打镏子”省级代表性传承人陈庆福的家中,听他讲述与非遗的故事。

“打镏子”传说起源于商朝末年,是沿河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民间传统吹打艺术,如今以洪渡镇发展为盛。“打镏子”的乐器主要有半边鼓、钹、大锣、马锣、勾锣、大小唢呐等,表演的人数一般有6到8人,根据曲牌含义需要可增减乐器数量,曲牌种类120多种。它的历史悠久,曲牌繁多,艺术精湛,表现力丰富,演奏者讲究“心合手合口合”,是土家人民最独特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

陈庆福说在洪渡镇农村不管是婚丧嫁娶,还是修房造屋,都有吹唢呐表示祝贺或哀悼的习俗,他的爷爷、父亲都是吹唢呐的民间艺人,而且在周边特别有名,每年只要进入冬季,常常忙得十天半月不得归家。

在祖辈的耳濡目染中,陈庆福对于民间乐器乐曲十分着迷,很多乐器乐曲他只要看几遍听几遍就能记住,并会演奏,村里人都说他很有天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陈庆福的爷爷和父亲为了丰富演奏内容,于是请人到家里教“打镏子”,并把唢呐也融入到“打镏子”中。当时还在读一年级的陈庆福观察几遍后就学会了,并且比父亲、爷爷打得还要圆润动听,为此只要没有功课,陈庆福就与父亲一道参与演奏,算是正式“出道”。

“很多人都问我师傅是谁,确切地说我也不知道师傅是谁,很多乐器乐曲都是自己看几遍、听几遍就学会了,并没有正式拜师学艺。”陈庆福说。

乐器的融合让洪渡“打镏子”焕发出全新活力,很快就从洞子溪村传遍洪渡全镇和周边乡镇及遵义务川和重庆彭水、酉阳等比邻地带,陈庆福所在的“打镏子”团队也成为有名的“陈家班”。

“每年都特别忙,特别是进入十冬腊月,人家常常是排着队请我们。”陈庆福说,“打镏子”与花灯、阳戏等以舞台表演为表现形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同,它的实用性更加突出,是土家族婚丧嫁娶中必不可少的仪式环节,所以约请的人很多。

陈庆福说由于“打镏子”要耽搁农时,一般都有酬劳,他自从学会这项技艺后,有人请就去“打镏子”,没人请就在家里干农活,养家基本不成问题,他这一辈子就没有出去打过工。

由于“打镏子”能够带来一定的收益,找陈庆福教“打镏子”的人特别多,陈庆福已经教了20多批,陈庆福的许多徒弟也在招收徒弟,陈庆福保守估计,目前在洪渡镇有500多人从事“打镏子”,“打镏子”在陈庆福的坚守与弘扬中正在发展成一项新的民间文化产业,并焕发出强大的生机活力。

“土家族‘打溜子’是土家族最古老的、最珍贵的、最朴实的艺术瑰宝,也是我们土家族最独特的艺术之花。它不仅能为社会学、民族学提供一些不可忽略的重要材料,也能为社会旋律音色的研究提供一些原生态的文化标本,所以被国家艺术团体介绍到美国、德国、俄罗斯、波兰等国家,引起强烈的反响。”陈庆福说。

作者:杨再成 编辑:滕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