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旅游 > 民俗文化 > 正文

杨云霞:传承民族技艺 让非遗绽放迷人光彩

从一块木头变成一个傩面具,共涉及取材、制坯、雕刻、打磨、着色、上漆6个流程20多道工序,要用到80多把刻刀,一个大面具要雕刻上万次,只有匠心精神,才能把精彩呈现。

1.webp

这样的民族精髓,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甘溪镇沙坝村杨云霞已经坚持了17年,并在她的坚持与执着中,让这项濒临失传的民族技艺得以传承和发展,绽放迷人光彩。她因此于2020年被贵州省文化厅认定为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傩面具制作技艺省级代表传承人,今年8月又被贵州省妇女联合会和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评为“最美贵州绣娘”。

2.webp

3.webp

近日,笔者来到位于沿河县城的“土家族傩堂戏面具雕刻——杨云霞工作室”,只见工作室的墙上挂满了傩面具,有傩公傩母、开山、歪嘴、仙锋小姐、报福、尖角将军、判官等,不管是成品还是半成品,表情或剽悍凶猛,或威武严厉,或稳重深沉,或冷静英气,个个栩栩如生,杨云霞正在忙着雕刻傩面具。

据杨云霞介绍,杨氏祖先从1779年起就从事傩面具雕刻,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自己是杨家傩戏面具雕刻技艺的第七代传承人。

杨家傩戏面具雕刻技艺始终遵循一代传一个,但是到了父亲这一辈,由于务工的兴起,家中的哥哥弟弟都不愿意从事傩面具雕刻,父亲为此愁眉不展。2005年,杨云霞母亲去世,年迈的父亲更是无心无力从事雕刻,这项传承了200多年的技艺面临失传的风险。

4.webp

此时,卫校毕业的杨云霞经营着一家药房,生意顺利,生活无忧,然而看着父亲脸上的愁云,她隐隐感觉到了肩上的责任,于是请求父亲将傩面具的雕刻技艺传授给自己,父亲喜出望外,欣然答应。

“小时候虽然每天看着父亲雕刻面具,感觉他非常轻松,可是自己开始雕刻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杨云霞说由于雕刻是力气活,自己又没有干过重体力活,每天膀子酸痛无比,手上的血泡转化成老茧,雕刻痛苦又费劲。这其中的耐心、细心就更不用说了。由于要描绘图案,还需要一定的审美天赋。

5.webp

但是责任与孝心让杨云霞不敢退缩,在父亲的鼓励与精心教导下,她咬牙坚持了几个月后,第一堂傩面具(12个傩面具和傩公傩母)雕刻完成。原本是为了完成湖南一客商的订单,可是由于精美,结果被淇滩的客户抢先购买。

“我雕刻的第一个成品傩面具是尖角将军,其造型头长尖角、獠牙外露、眼珠凸鼓,整个面目狰狞可畏,尖角将军不仅具备表情丰富的特征,还隐含着一种奇特的阴柔美,比较难以雕刻。但是经过反复打磨后,得到了父亲和客户的充分肯定,父亲说我有天赋。”回忆起初学雕刻傩面具的情景,杨云霞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6.webp

得到客户的认可,杨云霞就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杨家即将失传的傩面具雕刻技艺得以延续,杨云霞父亲脸上的愁云逐渐散去。

到目前为止,杨云霞已雕刻了上千副傩面具,并远销到了贵阳、深圳、南京、苏州等地,原本濒临失传的民间技艺在杨云霞的坚守中绽放出迷人的光彩。

7.webp

“为了不让这项技艺失传,我打破了不外传的规矩,招收了两名徒弟,并且经常接收学生到工作室参观,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傩面具,爱上傩面具雕刻,把这项民族技艺发扬光大。”杨云霞说,这些年由于疫情影响,加之傩面具顾客群体特殊,傩面具的经营受到了一定影响,但是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坚持,把祖辈传承下来的这项技艺传承下去。

作者:杨再成 罗园园 特约通讯员 杨友 编辑:滕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