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关注贵州 > 正文

为了山村那轮暖阳 ——新希望工程,我们来了

去年我到贵州工作后,在调研分管工作时,重温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对希望工程实施30周年的重要寄语。总书记指出,“进入新时代,要把希望工程这项事业办得更好,努力为青少年提供新助力、播种新希望”。我体会到,这不仅是总书记的殷切期望,也是山区人民交给我们的必答考题。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希望工程事业,专门将“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写入省“十四五”规划。为此,我们围绕落实总书记重要寄语精神,聚焦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致力于把新时代希望实验学校建成公办强校的新示范、城乡一体的新途径、综合改革的新试验、东西协作的新平台、乡村孩子的新天地、教师成长的新空间,为乡村教师赋能、为乡村少年圆梦、为乡村振兴助力。

一、调研之思:感受希望工程的大功德与新语境

说到希望工程,人们记忆中一直存有一张“大眼睛”的照片。这是一张我们这代人无法忘却的照片。照片里,年仅8岁的苏明娟干涩的双手紧握铅笔,浓密的头发蓬松杂乱,一边是若隐若现的艰苦环境,一边是她天生自带的那双充满求知与渴望的大眼睛,看后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同情,更被她眼神中的纯情打动。“大眼睛”照片促使了希望工程的诞生。希望工程让很多像苏明娟一样的农村孩子有学可念、有书可读,改变了一大批山里孩子的命运。在贵州落地31年来,希望工程共募集资金22亿元,援建1989所希望小学,资助学生超过32万名,助推乡村教育条件实现了历史性进步,托起了无数山里孩子的读书梦!

诚然,希望工程是一条崇高的公益助学大道。然而到贵州后,我才真正理解了总书记在寄语中对希望工程所提出的新要求。当时有不少东部企业家和爱心人士常跟我说,希望继续为山区的教育、为山里的孩子多做些事情,提出能否在贵州山区捐建几所希望小学。我联系了有关地方和部门,但很意外的是,都表示现在不需要再新建希望小学。由于教育布局优化调整以及易地扶贫搬迁,各级政府新建了很多现代化学校。贵州这些年建设的希望小学,仅一半还在正常使用,其余作了撤并或改作他用。于是我一直在思考:新时代希望工程该如何实现新发展?如何实现总书记提出的新要求?如何让爱心人士和企业的爱心奉献有更具针对性和效能的新渠道?如何让乡村教育和山里孩子得到更有价值的新帮助……

带着这些思考,我与很多基层干部群众进行了探讨,大家一致建议希望工程可以由硬件帮扶转向软件培训,在乡村教师发展和学生心灵建设上帮扶。大家的建议更加坚定了我对乡村教育状况的判断,坚定了让希望接力下去的方向。现在,贵州各地建了很多学校,山里的孩子们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学习,也能借助网络了解外面的世界。但孩子们没有对大都市的直接体验,没能在综合性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里实地感受,对外面世界、对人生挑战的了解是间接甚至虚拟的。同时,贵州乡村教师队伍整体上数量不够、素质不优。目前,贵州有11.37万名乡村专任教师,与西部省份平均水平还有较大差距。全省乡村小学师生比为1∶14.7、乡村中学师生比为1∶8.85,均低于东部地区1∶6左右的平均水平。贵州农村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本科以上学历占比仅为66%,这与东部接近90%的平均水平差距明显。这让我意识到,希望工程需要打造一个升级版、进入2.0时代,其核心问题有两个:一是如何最大程度地让山里的孩子具身开拓视野;二是如何最有效地提高乡村教师的素质。

二、探索之路:启航新希望工程的“迭代”理念、“航母”思维与“助力”系统

在前期调研思考基础上,我们从理念、思维和系统的维度出发,寻求解决问题的路径。

(一)迭代理念绘“愿景”。新希望工程,我们所需要谋求之“新”应该新在哪里?有以下方面可以努力:一是推开一扇“开眼的窗口”,一扇让山里的孩子和老师进城交朋友看世界的窗口。通过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为乡村孩子开展常态化的游学体验,深入推进乡村校长、教师赋能培训,让他们走出大山小城、拥抱广阔天地。在希望实验学校里,城乡教师们相互交流教学心得,城乡孩子们一起快乐学习生活,将是一幅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美妙画卷。二是架起一座“交流的桥梁”,一座东西部、城乡间、社会与学校交流合作的桥梁。通过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推动省会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带动广大乡村学校。大力引进东部发达地区先进办学理念、专业人才,广泛开展东西部教育联谊、互派师生交流,让东西部师生面对面、心贴心、手拉手。三是走出一条“教育的新路”,一条深化教育改革创新、推进教育均衡共享的新路。通过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实现工作重心从关注物资短缺的上学帮扶向关注全面发展的成长支持转变,进行教育改革试验、论证、实践和成果推广,构建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有利于青少年全面发展的机制。四是开办一个“造梦的工厂”,一个让山里孩子和乡村教师做梦、追梦、圆梦的工厂。通过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让山里孩子和乡村教师埋下梦想的种子。遴选一批乡村校长和骨干教师常态化跟岗培训,让更多乡村青少年到希望实验学校插班游学,并面向全国引进优秀校长和教师团队,不断厚植贵州乡村教育的新鲜外力。

(二)凝聚合力造“航母”。规划整合贵阳原来的新建学校投资计划,建设一所从幼儿园到高中15年一贯制的希望实验学校,把这所学校建成贵州最好的公立学校之一,让它具有“1+X”的航母基地系统动力源。共青团中央非常支持贵州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颁发了新时代希望工程实验校铜牌。贵阳市全力推动希望实验学校建设,即将全面启动建设,预计2023年正式启用。

关于学校办学定位,主要有以下3个方面:一是聚力打造优质学校示范点。这所学校正常的建设、运营、管理由贵阳属地教育承担和保障,高中将建成省级一类示范性高中,初中和小学将建成贵阳市公办强校工程品质校,幼儿园将建成省级一类示范园。二是叠加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积极探索政府教育基本公共服务与社会捐资助学有效融合新方式,打造希望工程升级版的贵州模式。三是融合打造教育交流新平台。结合举办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周,打造贵州教育对外开放交流合作的新平台。积极引进东部地区优质教育资源,充分发挥省会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带动作用。

关于学校功能设计,大胆改变了传统学校的常规模式,力求建设现代化基础教育学校、实战化教师培训学院、常态化东西部协作办学平台和日常化乡村孩子游学基地融为一体的新载体。与此同时,将额外承担希望工程升级版的两项功能:一是承担乡村教师经常性培训的引领功能,让乡村教师能广覆盖经常参加培训,让这所学校成为全省乡村名优校长和优秀教师的孵化器与充电站。二是承担乡村孩子实地化体验的基地功能,让更多山里孩子在定向提升、场景教育、项目研修、参观考察中,具身感知现代文明、开拓国际视野、陶冶综合素质。我们期待这一新载体运行至少能够实现“三个转向和导向”:一是由外向内,从硬件支持转向软件孵化;二是由进到出,从散点支教转向系统优化;三是由点及面,从均衡教育转向振兴乡村。

(三)优化结构建“系统”。初期准备实施“三大助力计划”和“一个专项基金”。“三大助力计划”的主要做法:一是“星星计划”。我们将遴选乡村校长、教师到贵州希望实验学校进行跟岗培训,力争用5年时间实现全省乡村教师全覆盖。对其中的优秀教师,返校后持续跟踪服务,初期计划资助建立100所以上名校名师工作室。二是“壮苗计划”。在希望实验学校设立实验班,遴选困难家庭品学兼优的少年儿童,突破学位限制到校就学,免费提供食宿保障。开展大范围常态化的游学研学,力争用5年的时间实现符合条件的全省乡村少年全覆盖。三是“沃土计划”。面向全国引进优秀校长和教师团队,建设贵州示范、西部一流、全国享有声誉的现代化学校,形成先进科学的教学模式在全省推广。在全省遴选100所办学质量高的示范基地校与100所乡村学校结对。“一个专项基金”的主要考虑:学校建设运营资金已纳入贵阳市财政支出范畴,但额外赋予的两大功能,必须建立专门基金来保障支撑。考虑到每年筹资保障运行有很大不确定性,我们设想除了每年继续发动社会捐赠,还要争取成立一个不少于10亿元规模的基金,将来用利息就能保证两大功能的基本需要。这样无论时间如何推移、人员如何更替,希望的接力都能一直持续下去。

当我们积极宣传希望工程升级版的意义和内涵时,爱心企业和社会各界纷纷热情回应。江苏苏博特董事长是最早专程来贵州向我表达捐建希望学校的爱心人士之一,在捐赠协议还在拟定时,就把爱心款1000万元提前汇入专户,并表示希望工程升级版的思路创新性和前瞻性都很强,体现了一位科学家、企业家的责任和情怀。广东富力董事长来贵阳商谈合作,交流中聊到了希望工程升级版,马上表示愿捐1000万元、立即到账,并要求不要宣传。我后来看到报道:富力董事长自掏腰包80亿港元,帮助下属企业渡难关。危机面前、困难之中,仍不忘助力公益、履行社会责任,更加值得敬佩。香港苏州商会的一批企业家,一直关心贵州乡村教育,捐赠了500万元。上海钜成集团董事长看了我的随想后,表示捐赠50万元现金加200台早教投影仪。当我介绍想为山里孩子和乡村教育想做的一切,江苏洋河向希望工程升级版捐赠2000万元,创了发起以来单笔到账捐款的最高纪录。我能表示的,就是代表山里的孩子和乡村的教师表示深深的敬意!

更为可喜的是,那些当年受到希望工程培养长大的青年,他们无不心怀感恩,但凡有一丝可能就踏上了反哺之路。贵州一家刺梨气泡饮料企业负责人留言说“我的小学就是一所希望学校,希望工程改变了我们很多农村孩子的命运”。他把公司刺梨汁产品命名为“初好”,意指“不忘初心,一路向好”!30年过去了,今天爱的接力、希望的接力又将启航。

三、畅想之愿:接续推动新希望工程为乡村振兴和人间美好助力加油

希望工程升级版发起以来,每天都在收获感动。有的校长名师表示愿意出力办好新时代希望实验学校,有的书法家捐出了自己出版的书法字帖1000本,有的表示愿意为基金筹资义务出力发动策划……每天都在收获一份份饱含爱心的建议、款项和物资,更是在收获一份份信任、真诚和感动。

此时此刻,我想起了贵州历史上崇文重教的几个故事。有为体恤贵州学子进京赶考面奏直陈的壮举。李世杰是土生土长的贵州黔西人,清乾隆年间曾任兵部尚书,74岁致仕离京,乾隆问他有什么请求。他深知贵州偏远落后,举子进京应试,常因路途遥远、程资匮乏而贻误考期。他面奏乾隆备说其原委,希望予以体恤。乾隆立降谕旨“饬沿途府州县,凡贵州举子进京应试,均以火牌(朝廷紧急文书)资送”。这一待遇一直执行到清末,对繁荣贵州教育事业作出了历史贡献。有为繁荣西南边陲教育兴办书院的义举。贵州兴义笔山书院创办于清代乾隆年间,由当地士绅和民众自发筹资兴办。书院有这样一副对联,上联“平地起楼台,看万间鳞次,五月鸠工,喜多士情殷梓里”,下联“斯文无轸域,况榜挂天开,笔排山耸,愿诸生迹接蓬瀛”,字里行间感谢士绅乡贤情牵家乡、捐资办学,期待学员脚踏实地、好学攀登。笔山书院人才辈出,展示了西南边陲教育的一段繁荣。也有为全城读书人夜晚加灯油的善举。道光年间的贵州安龙城,举人张锳(张之洞之父)为官三十余载,一生重视教育。在任期间,每到午夜交更时分,他都会派两个差役挑着桐油篓巡城,见哪户人家亮着灯光并有读书声,便会停下来唱道,“府台大人给相公加油咯!”读书人开门后,差役便舀出清亮的桐油,倒进读书人的灯盏里,说道“府台大人祝相公用功读书、获取功名”。就这样,张锳坚持每晚给安龙城里的读书人加灯油,10余年间,安龙县学风兴盛,考取举人20余名、贡生8名、进士2名。这便是“加油”一词的由来。

推出希望工程升级版,让希望的接力在新时代发挥新作用,何尝不是一种“加油”?这样的“加油”已然从历史走向未来。这样的“加油”还会体现从助力教育发展走向助力乡村振兴——希望工程升级版的再造可以实现模式牵引,鼓舞更多有识之士将温暖的企业送进山乡,让家长能够驻守家乡、有工可做,让山村的儿童不再留守、有亲可依,让空落的乡村再燃炊烟、有邻可热。或许还可以进一步想开去,我们还可以“加油”——从助力“新希望工程”走向助力“人间美好”——涓涓细流终会汇成滚滚洪流,平等智爱终会拧成世间共情。人间美好,定然可期!(中共贵州省委副书记 蓝绍敏 )

编辑:滕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