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铜仁中南门熊家大院的由来

在铜仁老城中南门陈家巷深处靠东山坡脚的地方,有一座青砖灰瓦的四合院,它就是中南门中山街著名的“熊荣顺商号”业主的住宅,俗称“熊家大院”。熊家大院为木质和砖砌院墙混合建筑,屋顶四周均是具有防火功能砖墙,俗称“风火墙”或“风火桶子”,是典型的徽派式建筑,这说明铜仁老城中南门东山脚下的古院落群与我国的皖、赣、湘等地的城镇旧式建筑风格基本相同,同属于长江中、下游民居建筑文化。熊家大院在老城中南门算是非常经典的窨子屋,四周一色青砖和屋顶灰瓦,在中南门整个古建筑群中,可谓独立鹤群。大院共两进,分为前后两个院落,总进深约六、七丈,第一进正房为三开间,左厢房里面加有两间配房,总开间约五、六丈,四周均以盒子砖砌院墙,正房山墙处均加风火墙。大院正门外有三条通道:往右,是陈家巷大门,直通中山街;正对面是朱开梅(系旧社会原国民党铜仁县机关长)的老宅,朱家旁边的巷道可通往东山和中南门;左侧沿“熊姓墙”,与朱家的外墙形成一条直通东山的巷道,行人可由此登往东山。熊家后面院墙紧靠东山,有一个后门直通密林深处,其位置隐秘,巷道错综复杂,有很强的迷惑性。该院落的正门为八字石库门,走进大门,便是一个见方约三四十平米的天井,对着正门的后端有一栋三层高的木质“望楼”,其底层为架空层,四周未装木板;过底层后门是一个只有几平米用着采光的小天井;对面有一陋室,可用作马厩。该楼第三层远远高出院墙,在此登高望远,大院内外的情景、动静尽可一目了然,俨然是一个观景望风的亭台楼阁。前院落主房堂屋的左次间,除了前门外,其后壁上留有暗门,暗门上对开的两扇木门常年紧闭,很不容易被人发现;暗门背面是一居室,居室另有一道门直通堂屋;除此以外,还有一门比较特殊,它是通往后院上东山的暗道,在整个大院内“进退可度”“防预严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堂屋当年用作会客,其右次间为其他用人或帮工居室。后院主房也为三开间,为熊家人自住房,房上还有回廊式天楼。

wm_38155838232162288_84980e2d-ecb0-41fa-9ae0-5e78f6d473f1

相传(据文物部门有关资料),1924年和1926年贺龙元帅曾两次到过铜仁,并入住“熊荣顺商号”的熊家大院。具体住多长时间没有考证,但据说是贺龙两次进驻铜仁城居住时间最长,也是相对稳定的居所。在此,还留有当年贺龙将军为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军阀割据,保护国民利益,响应北伐号召,叫文化士兵画的墙画,虽然墙画因时代久远而斑驳模糊,但国家地形的线条和“西南”“西北”“东北”“中原”等标注文字是比较明晰的,“革命”两字也依稀可辨,尤其北伐军系着绑腿,威武挺立的身姿赫然惹眼,尽管其头部因雨水浸蚀而无可辩别,但它所透露出的时代气息和誓师北伐的英勇气概等表达得格外分明。该墙画不仅可揣摩到当年贺龙将军挥师北伐的坚强决心,而且也感染了军中将士,使他们树立起了响应北伐、投身北伐和打垮北洋军阀、勇于胜利的信心。当时铜仁有不少社会贤达、有志青年也深受感染,他们分分捐款捐物、动员子弟积极报名参加贺龙将军的部队,用实际行动支援北伐。

熊家大院原主人叫熊钦荣,江西丰城人,出生于十九世纪晚期(清光绪年间),夫人高氏(系铜仁棉布大亨高永新之姑母)。熊、高夫妇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熊承树,小儿子熊承鑑。熊家大院兴建于清同治年间,开初为涂姓老宅(大门两侧墙面嵌有“涂姓墙”铭姓砖),清光绪年间后期,熊钦荣携家眷从江西老家丰城迁徙至贵州铜仁大硐喇从事朱砂(汞矿)开采产业,不久便自立门户,成为闻名一隅方的朱砂矿老板,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一名新兴的民族工商业主(资本家或暴发户)。

熊钦荣非常善于经营和谋划,发家后,便在大硐喇下面临锦江河的马岩集市购置了田、土,修建了比较气派的住房,开始安居乐业。再后来,清宣统和民国年间,产业做得更大了,就从马岩街上搬迁到铜仁中南门老城,购下了涂姓大宅并进行了扩建(靠近东山脚的为扩建部分,院墙嵌有“熊姓墙”“熊荣顺墙”铭姓砖),这就是“熊家大院”的来历。进城后,熊家开办了“熊荣顺商号”,铺面一共两大间,在陈家巷巷口对面临街处(原城隍庙旁边)。主要经营范围是朱砂及原材料制成的成品,兼营其他。生意一度非常红火,赢利不少,听说是旧社会铜仁老八大号之一。但到了1943年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根据战时的需要,把朱砂、水银等汞成品列为国家重要军事物资,实施严格管控,不允许一般私人企业主继续经营此类物资,否则将严厉惩处。此一决定,犹如晴天霹雳,从根本上阻断了无权无势熊家的生计,致使一个赖以生存的家业从天落地,没有了着落,再加上熊钦荣两个儿子不善经营,还有,据老人们诉说,1947年,熊家还遭到了国民党县和城关镇两级政府抄家,把家里少有的朱砂存货全给抄走了,这对于熊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从此,他们只有靠当、卖家产(家具和金、银、玉器等)维持生计。俗话说,再大的家业也有败完的时候。等当、卖完了所有的家产后,熊家也就从一个很有名气的中等工商业主,变成了一介平民,这也就是旧社会民族工商业主的悲哀。它充分说明了,蒋介石和国民党反动政府不但没有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放在心上,相反,却无时无刻在干着欺负、压榨和抢夺人民财产的勾当。事实证明,只有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才是人民翻身求解放和当家做主人的真正靠山。

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秋,经铜仁县政府和公安部门上门商量,想调换熊家大院作为县政府和公安部门开办女子织布厂之用,其目的是对旧社会遭受欺凌、压迫的妇女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使她们通过学习、劳动和思想教育,重新回归社会,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新人。熊家后人熊承树、熊承鑑两兄弟为了支持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工作,毅然同意让出中南门熊家老宅。政府对熊家两兄弟的举动非常满意,决定把地处城关镇(道坳上)街对面的一处带铺面的房子调换给熊家,由于面积远不如中南门陈家巷熊家大院,政府还适当补了一部分资金,熊家也为此感到满意。

(王骏骊)

编辑:张慧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