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我和我的父辈】税务工作者潘娅眼中的父亲:“他是这辈子对我影响最深的人”

“我的孩子,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你世间的一切奥秘,告诉你山川大河、日升月落、光荣和梦想、挫折与悲伤……”。近日,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全国热映,其中《诗》篇章中,章子怡和黄轩这段“父辈写给孩子的诗”,感动了无数人。

许多网友和与电影产生了共鸣,忍不住落下了眼泪。网友们一方面因电影的剧情感动,一方面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或孩子。电影里的故事,折射出每个普通人的生活。

我们对父辈的爱,父辈对我们的爱,不论时间如何流逝,永远都是那么深。近日,我们采访了几个不同职业的普通家庭,一起听听儿女和父辈之间的故事。

潘娅(右1)和父亲潘年进

“把工作干好,才对得起国家给我们的这份工资!”每次从乡里来江口县城结报税款,看到在县税务局大厅内上班的女儿潘娅时,潘年进都会如此地低声念叨,像在对自己说,也像在对女儿说。

2002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潘娅参加了贵州省国税系统面向全省招考公务员的选拔考试,被录用后分配到了江口县国税局工作。这一年,54岁的潘年进却主动向县税务局领导提出了申请,离开县城,前往较为偏僻的桃映税务所工作,一直到2009年退休。

潘娅后来才知道,父亲是为了让她能够留在县城里,也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才私下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一转眼,父亲已经73岁,退休都10多年了。

“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对你影响最深的人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我的父亲。他既是我人生中一座永不崩塌的大山,又是我从业之路上的引路人!”今年43岁,目前为贵阳市观山湖区税务局财务管理股工作人员的潘娅如此说。

关于父亲小时候的故事,潘娅是听奶奶说的。奶奶说,1948年腊月,父亲出生在江口县闵孝镇的一个乡村里。从小,父亲就爱看书,学习也很优秀,可由于家庭突发变故,父亲12岁时便帮着奶奶扛起了家庭的重担。经历的苦难,练就了他坚韧不拔,办事稳重的性格。1971年1月,父亲被当时的闵孝区政府抽去做财务会计工作,因工作踏实,各方面能力突出,后被分配到闵孝税务所,成为一名正式的税务干部。

接下来的30年间,他分别在红石乡、茶寨乡、罗江乡、闵孝哨上片区工作过。那个年代征税,全靠税务人员上门去收,尤其是过年时收的屠宰税,有时为了收上两三块钱,父亲要走村串乡、翻山越岭一整天。在潘娅的记忆里,父亲经常是很早出门去上班,很晚都还没回家。但是,她从来没听父亲说过一声苦,叫过一声累。

工作中的潘娅

面对亲戚朋友,该缴纳的税款,父亲一分也不会少收。潘娅至今都还记得,因为缴税的事,小姨跟父亲还闹过不愉快。

小姨在镇上开了一家瓷砖店,正好在父亲的辖区范围内。本来想到人熟好办事,可父亲审核税款时,比对待其他商家还要严苛和仔细。几年下来,该缴纳的税款,小姨硬是一分钱都没少缴。虽然心里不舒服,后来知道父亲一直是如此的坚守原则后,小姨每次都是提前主动来完税。

对待工作时“不谙人情”,可对待孩子,父亲却是慈祥的。他会讲故事,会逐字逐句地教孩子写作文,会悄悄订下一大堆课外书籍,然后藏在孩子的枕头下,还会给子女们讲“打铁要凭本身硬”道理。

“爸爸,你为什么要去收税呢?”初中时,潘娅也曾这样问过父亲。“收税是为国家聚集财富,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们国家70%的财政收入都是靠税收收入,国家干大事的钱都来自税收。税务部门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税款收缴到国库里去,国库有钱了,才能给人民群众办大事。”父亲说的话当时不太理解,但是对父亲的崇拜,让潘娅认定,父亲干的工作有意义!

高考那年,18岁的潘娅对父亲从事的工作已经有了一个很清晰的认识。填报高考志愿时,她果断地选择了湖南税专,决定要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税务工作者,为国聚财,为民收税。

在江口县税务局税务大厅,潘娅一干就是10年。十年间,她真诚地对待每一位纳税人,用扎实的专业知识和真诚的心,赢得了纳税人的无数称赞。对于遵纪守法的纳税人,她有礼有节,热情似火;对那些想偷税漏税的不守法经营户,她毫不留情,冷若冰霜。凭着过硬的业务知识和真诚为纳税人服务的信念,潘娅先后荣获“巾帼文明标兵”、“微笑大使”、“先进个人”、“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

“至今我都还记得,我在县城的大厅,用的是电脑开票;我的父亲不会用电脑,他只会用手工开票。每次他来县里结报税款,所开具的发票、税票上,字迹工工整整,一笔一画刚劲有力,税款也是规规整整,正如他这一生做人做事一样,认真,清白,一丝不苟。”潘娅说。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任勇)

编辑:张慧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潘娅 父亲 税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