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突破重围一片天

73446b3b-2551-4802-9bde-9bd852c66ed5

a6f251eb-7ff6-4260-8f2a-0002402ce776

234014e7-7bbc-4ade-842e-ca87734f7ae3

3f7476e1-c4ca-419b-ac3c-bc9ed459c21d

07712ddf-68d6-4563-8bdb-799491cbeb8e

 

a853ec8a-4b01-4e9f-96dc-883a5a222a3a

 

阅读提示

位于石阡西南方向的甘溪乡是一个狭长地带分布。以往到甘溪需要翻过一座山,到达山头之颠,是一个隘口,过了这个隘口,便是甘溪街上。

而今,到甘溪不需要这么麻烦,穿过一条隧道便直达甘溪,不再翻山和越岭。

站在街上抬头仰望,两旁高山直耸云端。两头山口子就是两个天然通道,守住口子就是守住通道,便如关了门一般。这让人想起87年前的红六军团突围之艰,2019年这里脱贫出列之难,无不格外让人肃穆起敬。

突破战斗壁垒胜利会师

时间回到1934年10月7日,甘溪街上格外的静,静得听见自己的脚步声。红六军团前卫团51团前卫营走进街道后发现,街上全部人都跑光了,连一只牲畜都没留下。

在进驻甘溪以前,红六军团按十七师、军团部、十八师的序列前行。途中接中革军委电报:桂敌现向南开支,二军团部队已占领印江。六军团迅速向江口前进,无论如何,不得向西移。

红六军团遵照军委命令,准备经石阡到江口,然后与黔东的红二军团会合。然而,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实际的敌情是桂、湘、黔敌24个团向他们合围。桂敌并没有南开,而是和湘敌一起,按照湘桂黔三省紧急军事会议议定的那样,采取南边压、西边堵、左右两边夹击的战术,企图将红六军团消灭在石阡地区。

面对合围而来的敌人,红六军团没察觉,也没有准备,一直按部就班地朝前既定的行军路线前行。

10月7日凌晨,红六军团前卫团51团前卫营到达甘溪,正准备埋锅造饭。

原本空无一人的镇东北,突然出现了三个人和一只狗,两前一后朝镇里走来。时任前卫营营长的周仁杰一看可疑,立即传令部队注意隐蔽,并将前面的两人抓住。走在后面的一个敌侦察兵见势不妙,带着狗扭头就跑。经审问,发现被抓的两人讲的是广西话。立即将其送往团部,团政委冼恒汉恰好是广西人,能听懂他们的讲话。两人交待,他们是桂军十九师侦察员,大部队正朝着甘溪进发。

情况危急,红五十一团立即组织人员应战。刚进入阵地,大批的桂敌蜂拥而来。双方战斗一触即发。

由于桂军已抢占甘溪东北的白虎山、群宝山一线高地,依据地势向红军猛烈进攻。红51团、49团仓促应战中不利。在前卫部队被敌切断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军团参谋长李达率领红51团、红49团的团部及机枪连等400余人率先冲出了包围。

近日,来到石阡甘溪烈士纪念碑前。纪念碑高10余米,碑体刻有由肖克将军题写的“甘溪死难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两旁是高山,中间就是一个隘口,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高地。据甘溪乡组织委员祝云海介绍,纪念碑的位置当时就是战场,山两旁都是被敌人占领过,后来红六军团拼死打开一道血路,才从纪念碑对面的山坡冲出重围。

红军战士虽然暂时冲出了重围,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此战,红六军团被敌人截为3段,首尾不能相顾。防守东街的红51团殊死拼杀,牵制敌军主力,红50团迅速抢占了一高地,掩护49团、51团作战。

红六军团领导鉴于自战斗打响就处于被动、继续打下去无取胜把握,且有被增援之敌包围的危险状况,遂决定退出战斗。面对敌军24个团的包围,为保存有生力量,军团决定分散游击,以便寻机突破围堵,通过石镇大道,与红三军会合。军团领导人于10月10日给中央军委发电,报告甘溪战斗的经过和不利处境,建议12日后由肖克、任弼时率十七师,王震率十八师,分两路纵队以灵活的游击方式行动。自此,红军在石阡、施秉、余庆、镇远四县边境的崇山峻岭中与敌周旋。

站在塔前,缅怀烈士,感悟87年前那场激励的战斗。脚下不禁响起了连串的机枪声。刚到甘溪之时,红六军团本想在此休整,吃饱喝足了再向江口方向进发。没成想掉进了敌人算计好的包围圈,成了一场遭遇战。

后来,党史研究者认为,在甘溪遭遇战中,红六军团虽然损失较重,但牵制了湘、桂、黔敌军主力,减轻了中央红军的压力,达到了与红三军胜利会师的预期目的,有力地配合了红一方面军进行长征,完成了作为长征先遣队的光荣使命。同时,它还在石阡播下了革命的种子。

突破贫困壁垒迎来幸福生活

来到甘溪,感受到了甘溪的变化。

一条条通往产业的产业便道,一块块规划有序的产业园区,一张张堆满笑容的脸上告诉了这里正享受着脱贫攻坚胜利带来的喜悦。

“我们村的葡萄产业在2020年已初产,收入40多万元,人均分红418元”,晒溪村支部书记刘军说,该村有葡萄和百香果两个产业,收益覆盖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为打赢脱贫攻坚奠定了坚实基础。

甘溪乡境内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佛顶山,山高林密,交通不便,全乡9个村均是贫困村。2019年,在当地党委政府规划“一乡一品”、“一村一特”布局下,实现贫困户分红46万余元,发放群众务工工资340万元,带动1500余人就业,实现全乡1377户5649人贫困人口脱贫。

这是当地党委政府带领群众,发扬宁愿甘干实干的精神,突破大山围困,迈向幸福生活的开始。

来到红六军团转战的困牛山村:一条条通组路、连户路连通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干净整洁,柴草堆放有序。

“以前到困牛山只有一条毛路,晴通雨阻,现在水泥路通往家家户户,到困牛山方便多了,到困牛山的人也越来越多。”回想起困牛山的过往,在困牛山村工作过的龙塘镇副镇长王华说,在脱贫攻坚以前,困牛山周边村由于交通限制,自然条件恶劣,村民生活十分艰苦。

“石(阡)湄(潭)高速通车后,我的生意还会好。因为到困牛山参观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匝道口离我的餐馆不到1公里。”卢大发兴奋地说。而今,随着交通便利,卢大发开起了餐馆,每月收入上万元。

“困牛山村曾是一个贫困发生率高达28.76%的贫困村,全村一寸水泥路都没有,一个像样的产业都拿不出来。”张国玉说,近五年来开展脱贫攻坚,村里发展起1000头规模的生猪养殖场,还种植蜂糖李、沃柑等精品水果,成功摘掉了“穷帽子”。

突破生活壁垒迈向新征程

“我们的省级苔茶示范园区正稳步高效发展,发挥着主导产业作用;到困牛山来开展红色教育的人越来越多,不少村民开起了农家乐,做起了小生意,”龙塘镇党委书记张忠淳说,而今正结合红色美丽乡村示范点建设机遇,围绕省级高效苔茶示范园区、依托困牛山红色旅游,做大做强农旅、红旅经济,壮大经济实体,开好乡村振兴局。

2019年来,石阡县分区分级分类实行“一村一规划”“一户一策”,啃下剩余贫困人口脱贫、剩余贫困村出列硬骨头的同时,把持续巩固提升脱贫成效作为工作重点,在机制上、措施上再度细化,斩断穷根,永不返贫。

困牛山周边的群众克服资源缺乏、交通不便、劳动力不集中的困难,苦干实干,发展壮大集体经济,让村子靓了起来,村民富了起来。

与困牛山相隔不远的龙塘镇大屯村,早些年重点发展茶叶产业,取得了较好的收益。全村茶园面积有2000多亩,人均收入早已超过万元。

“我的茶场今年光开工人工资都是60多万元”,龙塘村苔玺茶业汤小涛说,工人工资主要是采茶和茶叶管护,而务工的人都主要是附近的村民。

“我们村是石阡较早发展茶叶的村之一,群众最先享受了茶叶产业带来的福利,”全国人大代表、村支书周绍军说,大屯村在本地要承担起“龙头”作用,以强带弱共谋乡村振兴。

“这就是我们致富增收的重要产业——头花蓼,千亩的头花蓼可带民增收200万元”,站在红六军团走过的十二娘子山上,龙塘镇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艾亚军指着一片粉红花海说。

历史,在一代代人接续奋斗中前行。

勤劳苦干的铜仁人民夜以继日辛勤劳作,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攻坚战。继碧江、万山、江口、玉屏脱贫攻坚出列后,2019年印江、石阡又成功脱贫出列,接着德江、思南、松桃出列。最难啃的沿河这块硬骨头,在全市全力攻坚下也顺利出列。脱贫攻坚场场都是硬仗,都需要拿出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勇气才能克难攻坚,才能取得胜利。

而今,400多万铜仁人民正奋进在新的长征路上,勠力同心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上闯新路,在乡村振兴上开新局,在实施数字经济战略上抢新机,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出新绩,奋力谱写百姓富生态美多彩贵州新未来的铜仁篇章。(铜仁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烨 文/图)

编辑:张慧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