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环保 > 生态聚焦 > 正文

长江流域十年禁捕 看玉屏如何解决“渔”和“鱼”的问题

自2021年1月1日0时,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施为期10年的全面禁捕以来,玉屏第一时间对境内的舞阳河水域实行全面禁捕。“十年禁渔”的背后,是如何解决“鱼”和“渔”的问题。

1

玉屏地处贵州省东部,其风景秀丽、蜿蜒的舞阳河流经境内。自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施全面禁捕以来,玉屏一手抓“渔”整治,一手抓“鱼”治理,多措并举当好舞阳河的“守护神”,全县16名渔民全部退捕上岸,并对其拥有的船舶和网具等进行收缴拆解,支付其退捕补偿资金。

为了让退捕渔民安心“上岸”,玉屏农业农村局与玉屏人社局对退捕渔民全部转产安置,将退捕渔民组建成了一支护渔队,每个月支付其固定工资。

3

 

初夏一大早,位于玉屏平溪街道七里塘村三岔组的刘水发和同村的刘远成便一起来到村旁的三岔渡口巡逻了。在国家退捕政策出台之前,他们都是靠捕鱼为生的渔民,常年起早贪黑通过捕鱼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开销。

今年51岁的刘水发,已经打了32年的鱼了,从未想过自己过了大半辈子的捕鱼生活会就此中断。

“当农业农村局说不能捕鱼后,心里还是很支持的,毕竟捕鱼不是长久之际,总要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考虑。”刘水发笑着说。

刘长发告诉笔者,自己从17岁便开始了捕鱼的生活。晚上放网,一早收网是渔民们每天的日常。在早些年,一天下来总有一二十斤的鱼进网。但随着村子里的渔民越来越多,进网的鱼也就越来越少了,不仅鱼少了,连鱼的品种也少了。那时候的刘长发常常望着平静的三岔河渡口发呆,想要放弃捕鱼,但一家人却难以维持生计。所以当农业农村局找到刘水发时,他想都没想就交出了跟随自己多年的捕鱼证。

同样主动交出捕鱼证和渔具的还有同村的刘远成。自退捕后刘水发和刘远成的身份角色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从原先的“捕鱼人”变成了如今的“护鱼人”。

s042f744425040470f422b847f77b4b8e_batchwm

说到如今退捕后的生活,刘远成笑着说:“以前家里的祖祖辈辈都靠‘鱼’为生,如今虽然我退捕了,但依旧靠‘鱼‘为生。当护鱼员每个月都有1600多元的固定工资,够日常的生活开支了。”

随着渔民上岸,捕鱼的人少了,如何保证人们餐桌上“鱼”的问题。玉屏多措并举发展生态养鱼,鼓励群众在山塘和水库等地养殖鱼类;发展稻田养鱼,稻田养鱼不仅解决了“鱼”的问题,同时也是一项助农增收项目;继续开展增殖放流,以此来增加舞阳河的鱼类。

2020年,玉屏在全县推广稻田养鱼苗种补贴生态渔业项目,该项目分别在玉屏朱家场镇大兴村、甘龙村,田坪镇迷路村、彰寨村、玉露村、马家屯村,新店镇朝阳村,亚鱼乡瓮袍村,麻音塘街道祥查村实施,稻田养鱼面积2600余亩,涉及农户1028户。今年在舞阳河水域实行全面禁捕后,将继续加强稻田养鱼的相关力度,筑牢餐桌上的“鱼”。

5

为养护好舞阳河水生生物资源,保护好渔业资源,发展好生态渔业,共享碧水蓝天,玉屏每年均开展增殖放流活动,2019年和2020年先后向舞阳流域投放适合该流域生存的各类鱼苗350万尾,以此维护鱼类的多样性。

正在三岔河渡口钓鱼的爱好者田锡勇,一边熟练地垂钓,一边笑着介绍:“自玉屏实施禁捕后,河里的鱼明显比以前增多了。我相信过不了几年,舞阳河又将恢复到小时候下河就能摸鱼的模样。”(特约通讯员 李平

编辑:滕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