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玉屏85岁老兵忆抗美援朝往事

抗美援朝老兵杨泽均:

忆峥嵘岁月,一生无悔!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每当这首歌响起,家住玉屏电力工区职工宿舍的85岁老人杨泽均依然会思绪万千。

1

杨泽均年轻时的照片

1935年,杨泽均出生在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的一个小乡村;1951年,时年不足16岁的他参军入伍了,“因为年龄小没能报名成功,但隔壁村一个入选当兵队伍的人去世了,我便顶替了他的位置。”

听说杨泽均要去当兵,家里人很反对,因为家里人知道在战争年代当兵的能活着回来的少之又少,但尽管如此,杨泽均当兵的决心依然不改。只是没想到,这一去,再见面时已是物是人非。

2

杨泽均

从富顺县出发,通过船只和火车的辗转,杨泽均跟随部队到了吉林,训练了不到三个月,部队就接到了要前往朝鲜修建飞机场的通知

1951年10月,杨泽均跟随部队来到了朝鲜,因为年龄小,只能做杂工。为了保证工程快速竣工,杨泽均和战友们在炮兵的掩护下,不分昼夜加紧修建机场。

“我们平时吃的饭都是五谷杂粮,这些忍忍都还能过,最难过的是没菜吃。平时趁着休息时间,我们就去山上挖野菜。”杨泽均回忆说。

因为长期营养跟不上、缺乏维生素等原因,部队的大部分人都得了夜盲症。好在经过几个月的艰苦修建,飞机场基本完工,但谁也没能料到意外来得如此之快。

3

杨泽均和战友们的合影

那天杨泽均和战友们正在等待分工,因为迟迟没有分下任务,杨泽均便和战友们来到河边休息。就在这时,几十架飞机从天而降,来不及多想,杨泽均和战友们赶紧躲进了旁边的玉米地里。

“轰隆隆......”一时间,炮火声响彻了上空。

“浓烟四起,响声震天。整个轰炸的阶段,我趴在地上不敢动,当时在我身边不足10厘米的地方,飞过来一块弹片。”回想起这一幕,杨泽均老人至今还心有余悸,从玉米地出来后,原本平整的飞机场一片混乱,遍地的尸体让人不寒而栗,救护人员在现场来回穿梭着。

1952年冬天,杨泽均和部队便撤回到吉林省延边市修建飞机场。也是这一年,入伍近2年的时间,杨泽均正式被编入进了志愿军15军的临时补训组当起了政委的警卫员,开始了接送新兵前往朝鲜的工作。

4

“记得有一次在过封锁线的时候,因为敌军的追赶,所坐的车冲向了马路边的树林。当时只觉得头晕目眩,后面才发现头上起了一个大包。”杨泽均说。

这样惊险和担惊受怕的日子,杨泽均一过就是4年,直到1954年,跟随部队从朝鲜撤退回国才真正结束。

“当时是秘密回国,所乘的火车是装煤炭的,一上车就必须到站才能下车,所以在车上坐了几天也不知道,下车后整个人就跟煤炭似的,全身黢黑。”杨泽均说,车上没有座位,大家都挤在一起席地而坐,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在车上不能发出声音,连呼噜声都不行。好在上车之前准备了一些毛巾,要是睡到半夜有人打呼噜,就用毛巾堵着。

从入伍以来,杨泽均便没有和家里联系过。直到1957年,杨泽均在前往桂林学习时,趁着假期回家探望,才发现一切都变了。

“我们家一共有四兄弟,我是最小的。记得我参军家里最反对的是二哥,回家时,才知道二哥和三哥早已去世,家里只剩下大哥和父母了。”说到这里,杨泽均很是沮丧,“父母不相信我还能活着回来,拉着我久久不松手,生怕一松手我就不见了一样。”

从朝鲜回国后,杨泽均随部队撤到了河南信阳,之后又到玉屏工交部、铜仁民政科、玉屏人劳科、大龙公社、大龙火电厂,最后到铜仁供电局直到退休。

5

如今,回忆起当年战斗的场景,杨泽均仍然历历在目。抚摸着前段时间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勋章,杨泽均老人激动地说:“我很荣幸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虽然错过了与亲人相聚的一些美好日子,但我一生无悔。”(李平)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杨泽均 飞机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