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区县报道 > 印江自治县 > 正文

我的扶贫故事 | 任旭娇:她,会说话了

896a2aa5-466d-4a17-a4c3-2f7310e31152

时间就像奔腾的河流,总在洗涤与变化,积淀与升腾,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板溪镇柿坪村大土组的土地并没有组名这般开阔与肥沃,沿路而建的房屋在春天的气息里显得格外静谧。潺潺的溪水和摇曳的竹林是我帮扶的贫困户候春国家门前的景色,或许,在以前,这并不能叫景色,因为,他们家的生活状况并没有与此相得益彰。门前泥泞的小路,会让他担心自己因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落下多重残疾的妻子滑倒,尘土飞扬的院坝会让自己年幼的儿子玩耍时沾满泥巴,还有会漏雨的房屋,雨天时会让候春国的眉头更是紧锁难舒,患有智力一级残疾的他,总是会深深的叹息日子的艰难。

sa4e00d70a--2abe229-450b590d50-f74-bfe

图为帮扶干部关心任廷群的日常生活

起初每次到候春国家,都只是与候春国交谈,他的妻子任廷群都站在旁边不说话,经过一段时间的来往,我发现候春国虽然智力有残疾,但是劳力很好也很勤劳,种庄稼更是一把好手。由于妻子任廷群没有办法照顾孩子候宇博,孩子就送去了外婆家,日常生活中候春国不在家,她也能自己做饭能独立生活,我便萌生了动员他出去务工的念头,刚开口和他说,他说自己正好有这样的想法,也准备出去找点钱叻。就这样候春国外出务工去了,我成了任廷群常常都会见到的人,只是,每次去她都不会和我说话,有时只是比一下手势或是点头,我也能明白她的意思,“一户一袋”她会放在固定的位置,让我自己去填写,沉默是我们之间最默契的交流方式,但我依然会和她说话,会告诉她我的名字,会告诉她我是她家的帮扶干部,告诉她我们帮助落实了哪些政策。组里的人说她不爱出门很少听到她说话,会计也和我说他这么多年来也没见她说过话,于是,我也认为她不会说话。这是水面条、你一个人在家煮来吃方便点,这是猪油和白菜,你看你这么瘦,要多吃点,这是绿豆粉、这是面条、这是饼干,宇博回来了你们吃。每次去,我经常会根据她的生活情况带点吃的,以便于她一个人在家方便些,她也总是点头和微笑,笑起来有时候口水会流出嘴角,随即用袖子擦掉。春去秋来,门前的竹叶飘零,一个初秋的午后,我打扫完她家的院坝,跟她说我准备走了,她突然吃力的说起话来“你对我们很好,和别人不一样,谢谢你。”,语速很慢,看着她说话十分吃力,但是我们却听的很清。同行的会计和我惊讶得竟不知怎么回答,回过神来连忙答到不用谢、不用谢。从这以后,我每次去她家都会和她聊天,告诉她走路一定要慢点稳当些,要变天了要多穿点……,她每次都边点头边笑着说谢谢你。后来我才知道,每当有检查组到她家查看政策落实情况时,问到帮扶干部时她竟能清楚的说出我的名字,问起收入也能连忙指着“四卡合一”点头,问是否享有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低保、残疾补助金等政策时都会吐字不清楚地说“是”或者频频点头,检查组到村委会反馈时,说这一家让他们不忍心问下去,但却说得让人动容。

s-bcbcad31f-cb84-a1-W5W3-b8dd16a61-26e

图为帮扶干部送去蔬菜和猪油

“明天就是除夕了,这是给宇博买的衣服,快来试试,看穿得不”。他们两口子对我说着一句又一句谢谢,这让新春的祝福又多了一层含义。

说话,有时,不是不想说只是不愿说,不知如何说,向谁说。她,会说话了,是愿意和我说,更多的是信任我了吧,就像每次从她家离开,她都会走到院坝边沿挥手慢说“拜拜”,那声音,声声慢,却声声动人。(任旭娇

编辑:高正燕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