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我们的节日·中秋 | 中秋的模样

如果中秋有味道,那一定是月饼的味道。

如果中秋有模样,那一定是兔子的模样。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学校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挑着一担小笼子的叔叔,五颜六色的笼子里,装着荷兰猪、乌龟、兔子、仓鼠……平时一放学就奔向各个零食小摊的我们,这下全都转变了方向。

刚开始,只有叔叔一半高的我们挤成一团,外面的一个劲儿往里钻,里面的拼了命往外拱,把夹在中间的同学挤得张牙舞爪。

慢慢地,叔叔挑的小笼子越变越少,放学后围在他身边的小朋友也越来越少。提走乌龟的小朋友顺便买了两包龟饲料,提走金鱼的小朋友赖着爸爸妈妈要换一个好看的鱼缸,提走荷兰猪的小朋友腮帮子会不自觉地跟着总是在咀嚼食物的荷兰猪抖动……

零食摊,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而我,则成了叔叔最忠实的粉丝,每天雷打不动地蹲在他的挑子前,等到学校的学生都走光,叔叔要收摊了,才收回落在小兔子身上的目光,依依不舍地离去。

“小朋友,喜欢就喊家里给你买一只,提回家去随时都可以看,就不用天天放学都蹲在这里了,等卖完这几个,我也就不来了。”看着叔叔还剩的最后四个小笼子,我的眼珠便开始骨碌碌地转着。

老妈拒绝一切有毛的小动物,家里养的金鱼,已经是她最后的让步了。可是看见那棉花一样的兔子,我还是决定试着争取一下。

于是,我把希望寄托在了一家之主“老爸”身上。

“不行,买回来不仅你要遭吼,我也要跟着遭吼!”老爸说着,打了一个寒颤,仿佛老妈正用兔子一样的红眼睛瞪着他。

“我自己养,我自己喂,我每天给它洗澡……”

“我不看动画片了,每天按时做作业……”

“老爸,求求你了嘛……”

我一只手举过头顶,一本正经地保证,一只手拉着他的衣角,委屈巴巴地哀求。

老爸终究松口了,但是家里,一个人,拥有一票否决权。

老爸去说服老妈已经大半天了,在客厅等待的我,比老师发成绩单的时候还紧张。

书房门开了,我不敢看老妈,悄悄的目光投向她身后的爸爸。

只见老爸举起右手,比了一个ok!

我冲过去,一把抱住老妈。

叔叔从他的担子上,取下最后一个装着兔子的笼子递给我。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叔叔。后来学校门口又来过好多卖小动物的,每次我都会习惯性的踮起脚往里看一看,都不是他。

兔子带回家后,动画片都被我抛到脑后了。下课第一时间看它,吃饭先喂它,下雨打伞自己淋得一身湿都要把它护得好好的,不管去哪儿都要带着它……它就这么陪了我两年。

后来兔子走了,我抱着兔笼呆了好几天。

恰逢中秋,老爸指着月亮跟我说:“你看见那个小黑点了吗?那是嫦娥的玉兔。其实,每只小兔子都是嫦娥养的,只是小时候调皮,都喜欢来人间玩儿,每到中秋的时候,小兔子就会陆陆续续的回到广寒宫,去和嫦娥团圆,就像我们回老家,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样。”

我定了定神。老爸说:“你的兔子没有离开,只是回家过节去了。”

我抬头又看着这中秋的月亮。

月亮上,只见一个小圆点儿,在草丛中欢快地蹦跶,偶尔停下来,立起身子,看看人间。

作者:雷霖遥 编辑:铜仁新闻网值班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老爸 兔子 叔叔 老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