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旅游 > 民俗文化 > 正文

2019年贵州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各美其美,百花争妍

贵州少数民族创作有着明显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各民族作家用各自手中的笔抒写着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学成就。贵州少数民族作家的创作门类多样,涵盖小说,散文,诗歌,散文诗,文学批评,报告文学,网络文学;创作题材丰富,既有大量的现实题材作品,也有在艺术手法上不断探索进取的作品。文学作品既与时代同步,同时有着鲜明的民族个性和地域特色。就2019年来说,贵州少数民族创作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成熟作家风头正劲

仡佬族作家王华以创作优秀的长篇小说引起国内外的关注。2019年,长篇小说《花河》的英文版出版发行。这一年她还出版了长篇小说《仰望苍穹——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以脱贫攻坚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在路上》。王华之前的长篇小说着重于对乡村及乡村女性命运的关注,长篇小说《花河》应该说是她之前长篇小说的顶峰之作。《仰望苍穹》的创作和出版,她给自己的创作开掘了更开阔的视野和境界。而《在路上》让她重新审视了当下新时代农民的命运和创造,她对小说中人物的命运的把握,恰好是当下贵州农村的时代画卷。

同样是仡佬族作家的肖勤,继2018年获得《民族文学》《十月》年度奖之后,2019年她着重把笔力放在贵州扶贫攻坚的抒写之上。她的报告文学《迎香记》继在《人民文学》发表和长篇报告文学《迎香记》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好的反响。同时她的儿童长篇小说《外婆的月亮田》获得第三届贵州少数民族文学金贵奖。肖勤沿习了她一贯的创作优势和特点,她能很好地把时代发展脉搏的跳动有机地在文学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从而让时代的发展在文学作品中得到有机呈献。

孟学祥是毛南族优秀作家,长期关注生他养育他的那片土地,关注经济转型中发生巨大变化的农村,农民的迷茫困惑、进城农民工面对新生活的彷徨滋生很多复杂化解的问题。这一年,他出版了中篇小说集《城市很近家很远》和散文集《阳光的舞蹈》,还在《野草》杂志发表中篇小说《父亲玩失踪了》在《广州文艺》上的短篇小说《驿路》。孟学祥在小说创作上,习惯于对现实动荡冲击带来的城市与乡村的巨大冲突、传统道德与现实生活矛盾的价值观碰撞、农村发展与农民利益保护

的复杂问题等进行了反思和书写;在散文创作中却一改专注乡村题材的文风,直接将目光投向城市生活。采用记事、议论、抒怀等对生活进行了记录。

白族诗人、诗评家赵卫峰在全国的诗歌界有着广泛的影响。他的诗歌充满智性,语言机智而又老道;他的诗歌批评更有着前瞻性。他习惯于超前思考别人还没有捕捉和感受到的东西。像发表于《文艺报》2019年4月3日的《少数民族诗歌在数字化传播环境里的嬗变》一文,开启了少数民族诗歌的数字话传播话题。再比如《延河》诗歌特刊2019年第1期的《互联网环境里的诗人》和《星星》理论版2019年第一期的《他还要到更远的地方去》等诗评文章,都有自己独特的思考和追问。他在诗歌评论的探索是连续的一贯的,有别于业界的一些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这一点非常难得。2019年他的一些诗歌文本先后发表在《山花》《文学港》《星星》《草堂》等多家刊物,还入选《2019年中国诗歌精选》和《2019年度中国最佳诗歌》,诗集《内地之札》第三届贵州少数民族文学金贵奖。

苗族诗人末未2019年的诗歌创作更多的是从质上提升。可以这样说,2019年他走上了精品化创作的路子。这一年他对大型晚会上朗诵。他的纪实文学记录平凡人中的不平凡事,文笔流畅,文字直抵真实。他的小说幽默、风趣,常常把沉重的话题寓于嬉笑之中。他的诗歌语言平实,风格稳健。

黎族作家李天斌以散文创作见长,他在对乡土、自然一如既往关注和守望的同时,2019年尤其感怀于新中国七十年来取得的伟大成就,倾情于奋战在一线的党员干部的奉献精神与高尚的道德操守的书写,以文学的视觉呈现个体心灵和生命在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征程中的位置。其刊发于《光明日报》的散文《父亲和他的身份》以真实、细腻的笔触,展现了一个对党忠诚、对群众利益时刻关心的乡村老党员的崇高形象,以正能量的笔墨意象诠释了一个少数民族作家对于新时代文艺方向的准确理解和把握。

二文学评奖有效的总结和激励

2019年,由贵州省民族宗教委员会和贵州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的第三届贵州省少数民族金贵奖如期产生获奖作品。本届奖项着重是对贵州近三年来少数民族创作的检阅。专家们从上百位少数民族作家参评作品中一共评选出18部作品进行奖励。这其中有德高望重的老作家,也有新近涌现出来的、活跃于全国少数民族创作队伍中的新生力量。本次获奖作品中,苗族作家作品5部,土家族作家作品3部,侗族作家作品2部,仡佬族作家作品2部,布依作家作品2部,白族作家作品1部,彝族作家作品1部,穿青人作家作品2部。在文学体裁上,小说6部,散文3部,散文诗3部,诗歌5部,报告文学1部。

德江县青年作者刘媛创作的长篇网络小说《止狩台》。自己的创作要求得非常高,作品发表量与往年相比下降了一些,但层次上得到了有效的提升。这一年他先后在《民族文学》汉文版2019年5期发表组诗《乡思》(8首)和《人民文学》2019年第11期目录发表诗歌《菜园小记》(组诗13首),出版诗集《在黔之东》。更可喜的是他的创作视野的改变,他开始着眼了他脚下那片土地,他开始看重了这片土地给他几十年的营养。

土家族作家徐必常长篇纪实文学《爱心的河流》获第二届中国土家族文学奖专著奖。本年度他先后在《山东文学》《延河》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在《星星》等刊发表诗歌。他的诗歌《天上多了一颗南仁东星》还在中宣部主办的大型晚会上朗诵。他的纪实文学记录平凡人中的不平凡事,文笔流畅,文字直抵真实。他的小说幽默、风趣,常常把沉重的话题寓于嬉笑之中。他的诗歌语言平实,风格稳健。

黎族作家李天斌以散文创作见长,他在对乡土、自然一如既往关注和守望的同时,2019年尤其感怀于新中国七十年来取得的伟大成就,倾情于奋战在一线的党员干部的奉献精神与高尚的道德操守的书写,以文学的视觉呈现个体心灵和生命在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征程中的位置。其刊发于《光明日报》的散文《父亲和他的身份》以真实、细腻的笔触,展现了一个对党忠诚、对群众利益时刻关心的乡村老党员的崇高形象,以正能量的笔墨意象诠释了一个少数民族作家对于新时代文艺方向的准确理解和把握。

这些获奖作品,多半代表了贵州少数民族作家在这三年来的创作水平。

像布依族老作家罗吉万的散文集《过往时光》和苗族老作家韦文扬的散文集《最后的鸟图腾部落》中收入的作品,一方面都有着历史的厚重感,一方面又有着生活的情趣,读来有着别样的感受。

仡佬族作家肖勤的儿童长篇小说《外婆的月亮田》充满童趣和亮色,打开书卷,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土家族散文诗作家喻健的散文诗集《汉字意象》和同是土家族散文诗作家的冉茂福散文诗集《雪落村庄》,虽然生长在同一片土地,写作风格却各不相同。喻健更多的是知识性的智性写作,而冉茂福更多的是对乡村生活的倾情表达。

白族诗人赵卫峰的诗集《内地之札》和土家族诗人非飞马诗集《像一片树叶》以及侗族诗人姚瑶的诗集《芦笙吹响的地方》,给人们呈现的是一个开阔的视野。一个着重于艺术的探索,一个着重于内心的抒写,再一个是对地域文化的诗意展现。

彝族作家戴时昌的报告文学《姜仕坤》,重塑了一个倒在扶贫攻坚第一线的县委书记的奋斗人生,在展现扶贫攻坚干部真实性的同时,也展现出作家较强的文学感染力。

龙凤碧(苗)中篇小说《洁白的云朵会撒谎》田兴家(苗)短篇小说《夜晚和少年》李世成(布依)短篇小说《白天不熬夜》树弦(苗)短篇小说《偷豆腐渣的人》都有各自鲜明的个性,他们在展现文学作品艺术性的同时,还兼顾到了对各自民族特色的展现。三《民族文学》等刊物对贵州少数民族作家的倾力培养

对于贵州少数民族作家诗人来说,《民族文学》既是他们成长的摇篮更是成长的家园,这个家园除了恒久提供精神粮食外,一直以来为他们提供展示才华的舞台。以2019年《民族文学》汉文版为例,在共出版的12期刊物中,有11期刊载了贵州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像安元奎(土家族)散文《怀念歪屁股船》,杨启刚(布依族)散文《散板十五章》;晏子非(土家族)小说《梦里可曾到千山》,陈永忠(侗族)小说《鸭客》,文美鲜(土家族)小说《白云深处》,杨芳兰(侗族)小说《七街来客》;末未(苗族)诗歌《乡思》,弦河(仡佬族)诗歌《种子回到泥土就是回家了》袁伟(苗族)诗歌《麦浪从远处向我翻滚而来》吴茹烈(布依族)诗歌《在苟坝,三月是一盏马灯》,等等。这些作家的作品整体、系统、连续地在《民族文学》发表,一方面向世界展示了贵州少数民族作家的创作成果,一方面是对贵州少数民族作家创作的鞭策,同时也提振了贵州少数民族作家的创作信心。就贵州众多的少数民族来说,《民族文学》无疑是圣地,是心中的仰望和心灵的归依。

贵州作家协会旗下《山花》《南风》《贵州作家》和贵州作家协会网,在推介本省少数民族作家和发现和培养少数民族文学新人上不遗余力。2019年《山花》写作营连续举办,给贵州少数民族文学新人的成长修建了一条快车道,通过写作营的推送,一些少数民族作者的作品纷纷在全国刊物上亮相,有效地壮大了贵州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队伍。《南风》持续多年与贵州民族大学举办的大学生写作大赛,2019年贵州省第一个民族文学创作高级研讨班的举办,为贵州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营造了良好的氛围。四2019年贵州网络文学创作

2019年贵州网络文学创作上,土家族作家刘媛创作的长篇网络小说《止狩台》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同期在当当网、淘宝网等上线。小说以虚拟朝代“焉”为背景,讲述了一场宫廷政变,改写了大焉纪元,也扭转了大焉的国运。雄才大略的卫鸯意图复兴国家,夺回大焉失去的领土,却不幸在征东洛的战役中身亡。阴差阳错中,时代选定了权臣之子唐瑜和叛将之子孙牧野继承卫鸯的遗志。二人在文政、武战两条路上齐头并进,担起一个国家的兴亡。唐瑜历经政斗的三起三落,孙牧野历经疆场的四战四捷,大焉最终迎来复兴的曙光,两人也走向了殊途同归的命运。小说人物安排紧密,出场人物之间关系交错复杂;书中人物性格鲜明,有血有肉,贴近现实。上线以来,受到广大读者留言好评。

布依族网络作家晴了(段存东),苗族网络作家墨绿青苔(朱昌艺)在网络文学创作都有着出色的表现。

2019年,贵州少数民族作家中,水族作家潘鹤,回族作家冯飞、张国华,土家族作家魏荣钊、诗人水白,苗族作家赵朝龙、诗人龙险峰等,在创作上都有不小的收获。少数民族文学新人如雨后春笋,呈现出百花争妍的喜人场面。

贵州是多民族共同生存发展和繁荣的省份,世代居住的少数民族有17个。长期以来,贵州各民族作家和汉族作家一道,共同打造一片文学的天地,共同耕耘共同收获,抒写着贵州文学美丽华章,贵州少数民族文学是贵州文学不可或缺的有机整体。(徐必常)

编辑:高正燕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