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正文

【深度】青杠坡学子:跨过岩头河 以笔为犁追梦星辰大海

八月的岩头河畔,流淌着丰收的喜悦。

今年,思南县青杠坡中学62人被省级一类重点思南中学录取,61人考入省级二类重点高中思南八中。

再创中考佳绩的青杠坡中学成为青杠坡镇最热门话题。居民安强说:“这些孩子将从此跨过岩头河,走出山窝窝。”

青杠坡,山窝窝,偏居思南最西一隅,幽深岩头河阻断了通往县城的路,阻碍青杠坡人的脚步与视野。解放前,青杠坡更是有名的“土匪窝”。

青杠坡中学生秉烛苦读。(青杠坡中学供图)

走出山窝窝,阻断代际贫困。地域所限,当地人主要把希望寄托于孩子求学之路。镇上只有初中,要想考入大学,必须要跨过岩头河,到县城或许家坝、塘头两镇念高中。

所以,跨过岩头河,成了当地老师、家长鼓励孩子的口号,成了青杠坡学子的目标。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在砥砺奋进中,“匪区”青杠坡“秀才”辈出,创造了农村初级中学教育的奇迹——1999年以来,只有2.8万余人的青杠坡镇,从镇中学走出去的学生,就有700多人先后考入省级一类示范性高中,500多人考入重点大学,5人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

品牌教育“拼”出来

“青杠坡中学的教育教学质量能长期立于思南县26所乡镇初中的前列,除了党和政府的关心重视,还靠全校师生的‘打拼’。”毕业于该校的学子冉有说,回首母校治学育人来时路,来路筚路蓝缕,遭遇过阵痛,充满艰辛。

青杠坡距思南县城63公里,要到县城必须跨越岩头河天险,经过许家坝、大河坝两镇。以前横渡岩头河,人可以坐小船,但车必须靠大船摆渡,费时又费力。

投资超亿元、占地120多亩的青杠坡中学新校区即将建成。(规划设计图由青杠坡中学提供)

正因为到县城的路途又远又险,解放前,上级官员很少到青杠坡。青杠坡长期被外来恶势力霸占,成了“山高皇帝远”的“匪区”,文化教育事业严重滞后。

解放军全歼霸占伪青杠坡区政府的恶霸后,当地党和政府重振山区文化教育事业,于1970年创办了青杠坡中学。

特别是国家恢复高考后,青杠坡学子把跨过岩头河——考进高中和师范、中专,作为改变人生命运的阶段目标。

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匪区”的一些社会恶习重现,一些无业社会青年成团结伙地混入青杠坡中学校园,肆无忌惮的骚扰甚至调戏女生、殴打师生,严重干扰教学秩序。以致老师无心教、学生无心学,很多女生不敢进校,学校的中考成绩长期处在全县倒数等次,多年无一人考进思南中学。

1996年,年近27岁的该镇陇水小学教导主任安仕文临危受命赴任青杠坡中学校长,利用近两年时间了解学校方方面面,带领学校班子找准问题的症结,决定团结有正义感的老师以全力整顿校园秩序为突破口,冲出一条血路。于是,组建了护校队轮班守护孩子安全,团结带领师生与社会恶势力斗争。

但还是有少数混混恶习难改,想给安校长一个“下马威”。1998年,是青杠坡中学的转折之年。校园的行道树被肆意砍伐;学校老师在大街上被无端砍伤;学校护校队师生在赶集天与这些人狭路相逢,对方蓄意挑逗引发肢体冲突。忍无可忍的护校队师生奋起抵抗,持械与街头混混打遍通街,直至相互遍体鳞伤……

安仕文校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护犊心切,不惜有辱斯文,亲率师生向上级领导诉说和求助;有正义感的师生自发去行凶者家中讨伐。

“学子本有光明前途,肩负着一方的未来,怎能被无良社会青年折辱?”曾参与历次学校与社会青年恶斗的校长安令说,4次较大的校社冲突虽然血流满地,但打出了山区学子的骨气,拼出了校园的宁静。

连续的校园恶性事件得到上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以前所未有的特快特严的方式对扰乱教学秩序、参与打架斗殴的社会混混进行了法律惩处。从此,学生得以安心学习,老师甘为人梯,校园兴科学之风,明荣辱之义。

疫情防控期间,学生戴口罩学习。(青杠坡中学供图)

老师有担当以命护校,学子有追求用心苦读。事后,学校加强内部管理,激发师生内驱力,校风校纪发生巨变。从青杠坡走出去的知名人士、贵州日报原总编辑干正书曾夜访青杠坡中学,看到学生秉烛夜读苦学的场景感慨地说:“烛光一片,鸦雀无声。”

师生团结打拼结教学硕果。1999年,曾参与“打拼”的学生不负老师护犊苦心,10余人考进思南中学。从此,青杠坡中学的教育教学质量突飞猛进,升入重点高中的人数逐年递增。20年来,学校坚持“五育并举”的办学理念,创一流农村初中,中考成绩长期居于全县前列,外乡镇学子把她当作“重点”初中慕名入读。

助学新风拂山乡

月是故乡明,潮起岩头河。

8月22日,青杠坡镇60多名在外工作、经商的各界人士重返青杠坡中学,共赴一场“爱心”之约。

干正书5000元、赵进昌5000元、朱德忠5000元……当天,青杠坡在外乡贤自发捐款十万元,奖励为山区教育呕心沥血的老师和自立自强的优秀学子。

以613分考上思南中学的学生安满珍说:“我将不负前辈乡贤的拳拳爱心,进入高中后一定更加好好学习考入大学,学好知识反哺社会,回报家乡。”

月是故乡明,潮起岩头河。图为在外青杠坡人士返乡捐资助学。(青杠坡中学供图)

水流千里不舍源,树高百尺不离根。跨过岩头河的青杠坡人,虽身在异乡,却情牵桑植。

临高鸟瞰,青杠坡中学被群山包裹。往东看,天池山满目葱郁,往南眺,轿顶山苍翠欲滴,往北瞅,四野屯叶绿枝青。

安令说:“在各级党委、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关怀下,在青杠坡各界乡贤的支持下,青杠坡中学的软硬环境全面改善。”

2005年,青杠坡中学新修教学楼,干正书连续奔走3个月,为该校争取项目资金75万元。如今,该教学楼仍是当地标志性建筑。

2016年起,位于304省道青杠坡镇袁家坝村的睦邻加油站设立“睦邻助学金”,奖励相邻的思南县青杠坡镇、杨家坳乡,以及凤冈县王寨镇考上大学的优秀学子之后,身在他乡的青杠坡人纷纷加入助学队伍。目前,“睦邻助学金”奖励的优秀学子超过200人。

上善若水,大爱无疆。山乡的助学新风激发当地学子勇争上游的决心和跨过岩头河的信心。5年来,青杠坡镇考入重点中学、考入大学的学子逐年猛增,成为思南县教育扶贫的标杆。

在外青杠坡人士返乡捐资助学。(青杠坡中学供图)

经千年儒学洗礼,“知行合一、止于至善”的理念早融入思南人的血脉。而当下,劲吹山乡的助学新风,似甘露、似阳光,沁润学子的心灵,让一个个跨过岩头河的青杠坡学子用自己的方式回报母校、反哺桑植。

2017年,毕业于青杠坡中学的清华大学博士后杨令,促成30名清华博士后参与“拥抱大数据时代——2017全国百名博士贵州行”。

不久前,清华大学毕业生张玉飞,清华大学学生秦朗,浙江大学学生安曼玉等纷纷返回母校青杠坡中学,为学弟学妹举行励志讲座,分享学习方法,为山乡助学注入又一股新风。

“匪区”子弟真秀才

“谢谢老师们,是你们让我重树信心考上了思南中学……”不久前,青杠坡中学副校长张雄都收到了一条学生的短信。

发来短信的阿强(化名),今年以超过600分的成绩被思南中学录取。然而,一年前的他从外地转学青杠坡中学时,摸底测试只有400多分。

玉不琢不成器。对刚转学来的阿强,青杠坡中学没有放弃,而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把他打磨进了思南中学。

不放弃不抛弃,求学路上一个不能少。去年,该校两名学生辍学赴广东打工。学校获知后,派出3名老师驱车千里,硬把两名学生带回教室。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学生体魄。图为晨练的学生。(青杠坡中学供图)

为了让更多学子跨过岩头河,青杠坡中学老师因材施教,文明学生的精神;野蛮学生体魄,规定师生每天晨跑20分钟。

为了让更多学子跨过岩头河,青杠坡中学德育先为,配备心理老师慰藉学子心灵,不断规范学生行为,让学生严于律已。

为了让更多学子跨过岩头河,青杠坡的学生家长背井离乡,干最累的活,让孩子安心苦读。

袁家坝村的陈文夫妇在外打工20多年,把大女儿送进了贵州大学,二女儿送进了北京大学,今年老三也被贵州大学录取。

岩头河村的敖三杰夫妇在外打工多年,父辈修建的房屋又破又旧,但夫妇俩却用打工收入,将两个孩子分别送进中南大学及北京邮电大学。

家长苦供,孩子则苦读。不论是清晨还是深夜,校园的花坛边、路灯下处处可见学生手不释卷的苦读场景。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为让孩子跨过岩头河,县委县政府把最大的财力、最优质的资源投向教育。投资超亿元、占地120多亩的青杠坡中学新校区即将建成。

辛勤耕耘,必有收获。二十年来,解放前因匪患而被称为"匪区"的青杠坡秀才辈出。今年,青杠坡中学541名学生参加中考,高中上线录取人数355人,其中考入思南中学、思南八中等省级重点中学的超过120人。

连续20年,青杠坡中学中考成绩稳居全县乡镇中学前列,成为该县山村初中教育的样板。(朱邪 郭进)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