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旅游 > 民俗文化 > 正文

【深度】“山歌王子”王波

1

王波,土家族,贵州沿河人,系国家级土家高腔山歌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王波是沿河土家族高腔山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笔者见到他时,他刚放下手里的泥水匠活,穿着短裤和背心,凉拖鞋在他的脚上留下“斑马痕迹”,看上去精瘦干练。

用手抹了抹头上大把的汗,王波小声问,“你们要录播不,我这身怕不得行吧。”得知不需要录播后,王波笑了起来,招呼笔者坐下。

“王老师何不唱两句?”笔者问。

“唱嘛,客人远来该唱歌,我就唱个《打渔歌》。”爽快如王波,清了清嗓子,把凳子往后一挪,说唱就唱,声音高亢有力、刚中带柔,洪亮的歌声仿佛能穿透心间。

笔者问:“您唱山歌唱了40多年,一路唱到‘土家歌王’的位置,靠的是什么?”

“靠的脸皮厚呗。”这个“出其不意”的回答让王波自己都忍俊不禁,清朗的笑声和他的歌声一样具备“暖场”功能,总会感染身边的人。笑着、说着、唱着,拉家常般,我们听完了关于王波更多“出其不意”的故事和他那“闲不住”的半生。

厚着脸皮“跑”着唱

“唱山歌,脸皮厚还真重要。”王波家住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板场镇,父母是朴实的农民,也是爱唱山歌的土家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天赋遇见兴趣,造就了这位“土专家”。王波8岁和母亲学唱土家山歌,13岁便到婚丧嫁娶等场合唱歌,“如果脸皮薄点,怎么敢上台唱歌呢,唱山歌就要不怕笑。”“不怕笑”精神也给王波带来了许多机遇。

王波山歌唱得好在乡镇是大众普遍认同的事。2003年,沿河自治县举办“乌江之声”山歌比赛,得知赛事消息后,板场镇中学的老师便催促王波参加比赛,让他为镇里争光。王波起先觉得那都是专业人才干的事,自己小学文化的水平哪能登上台面呢?但经不起老师们的软磨硬泡还是“斗胆”站到县里的评委老师面前,唱歌对于王波来说是“张口就来”,一曲高歌完毕,好嗓子、好声音便给县里负责文化艺术的领导和专业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

得到了肯定和掌声,王波更“不怕笑”了。连续参加“土家歌王争霸赛”“乌江之声”等歌唱比赛,斩获金奖、一等奖等成绩,当然,期间也有失败的经历,但这对于王波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敢于挑战自己,“我在2005年正式第一次登台演唱的时候,已经37岁了。”王波常常打趣自己是“大器晚成”,这对于他来说是人生中“出其不意”的惊喜。

2

土家山歌艺术团

得到了鲜花和掌声,王波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这时,县文化馆负责文化传承的相关负责人找到他,“你会唱歌,也善于和人交际,你是否可以完成收集各乡镇流传下来的土家山歌这一任务?”王波没有犹豫,便把这一任务接了下来。

“土家山歌创作于乡野,歌唱的是乡村,赞美的是农耕生活,它是口头传承的民间艺术,是在不断的口耳相传中流传下来的,它的艺术风格也是在这种传承过程中得以形成的。”王波解释说,“现在民间散落了很多土家祖先口口相传的曲子,因为当时条件有限没法记载,所以我必须要用录音机去录下来,把原汁原味的唱法保存下来。” 拿着录音机,背着马灯,王波就开启了收集土家山歌之路。

3

王波在收集土家山歌

出发第一站,山高水深的地理环境就让王波发愁。村与村、镇与镇之间相隔甚远,许多地方都没有修通公路,王波只能步行前去收集,一来一去要花掉大量的时间。“我常常是早上不见亮就出门,晚上打着马灯回来,回来的时候鞋底都磨了几个洞,脚后跟都是水泡。有时候去一个村不一定能得到我想要的曲子,还得去好几回。”当时,王波忙于收集山歌,家里收入和农活全靠妻子,家庭条件十分艰苦。为了帮妻子减轻负担,也为了加快收集山歌的进程,王波便向乡政府求助,提出想要一辆二手市场的旧摩托车的想法,乡政府了解到王波的情况后,便批了这个申请。 

有了摩托车,王波来回方便了许多,但交通不便、路途遥远只是第一道难关,“跑”了十多年,在王波看来,最难的还是沟通。

4

王波参加慰问演出活动

“冒昧到访,说几句就要别人把祖传了几百年的山歌唱给你听,被质疑是人之常情。”吸取了经验,王波走访之前便会买点东西拎着去,“这是为了拉近和对方的距离。”王波笑言。但买东西有时候也不是一件特别管用的事,王波还记得有一次他去收集一首歌曲,对方是个独居老人,特别喜欢喝酒。王波得知后,便打了几两烧酒去,老人喝了酒之后只愿意唱一句,无论王波怎么劝老人就是不松口,无奈之下,王波只得返道。返了又去,去了又返,如此重复三次,老人才把那首曲子唱完整……

从2005年至今,王波走村窜寨已经收集了200余首流传下来的土家山歌歌曲,为土家文化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陪“跑”的妻子

“唱歌是个抛头露面的事,又要把大量时间花在收集山歌上,我能将土家山歌的传承工作做到今天,全靠我妻子支持。”在王波心里,妻子宋仁春是他坚定不移的后盾。

2004年,因家庭经济无法支撑家里的孩子上学生活,王波与妻子赴广州在一家玩具厂里做流水生产线,每月工资1500左右,虽然不多,但基本可以满足王波家里的开销。本想一直在厂里干下去,但却接到镇政府和镇小学的电话,希望王波回乡继续参加比赛、顺带做辅导老师教学生们唱山歌。正当王波犹豫不决时,妻子宋仁春站出来为他做了决定,“你回去嘛,回去把工作做好,既然大家都叫你回去,那就证明土家山歌有价值,国家也需要它继续发展下去。”

5

王波与妻子宋仁春

得到妻子的点头认可,王波踏上回家的路,一边四处演唱、参加比赛,一边去学校教学,还要负责收集散落在民间的土家山歌曲子,日子奔腾着也平静着,王波将那样的时光称为“心安的日子”。

“心安为何?”

王波笑言,“因为有人陪。”

王波返乡不久后,妻子也被招聘到板场镇小学做代课老师,夫妻俩分别不久又在家乡“重逢”。那段时间,王波骑着摩托车在各村寨收集曲子,尽管有了车出行更方便,但王波依然是早出晚归,对此,宋仁春没有任何意见,一边上课一边照顾家里的孩子,还要负责打理家里的农活。每每提及此事,王波总忍不住感慨,“一个家庭之中女人是最重要的,最核心的,走到今天全靠她。”宋仁春支持王波的事业,也尽力维护他的爱好,有时王波下午或晚上出行去乡镇收集曲子,宋仁春会陪同他前去,和他聊天解困。“我走了这么多村子,很多地方都是我妻子陪我去的,她怕我开车劳累疲惫,就陪我一起跑,算是为我‘保驾护航’了吧。”

王波爱唱歌,宋仁春也喜欢听他唱歌,土家山歌在他们俩的小家里总能找到合适的位置。王波常常打趣说找到媳妇儿全靠会唱歌。

6

宋仁春与她的学生

王波20岁时,还不是一名歌手,而是一名专业木匠,负责做板凳椅子等家具。一次,王波接到一单亲戚介绍的外村生意,需要做一批结婚用的家具。“当时我们要在那个村做很久,干活累的时候我就唱歌,心情郁闷我也唱歌,没想到我唱歌竟吸引了我妻子,一来二去的我们也就熟了。一个月后,我就请我的老板去讲这门亲事,结果她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唱着,唱着,王波唱来了自己的缘分,这歌就像是王波夫妻俩的牵绳,相伴着两人携手度过一生。 

有时,两人也会闹矛盾吵架,每到这个时候,王波就自顾自的唱起歌来,有时他会唱《情妹下河洗菜苔》,有时也会唱《望牛山歌》,只要歌声响起,不过一会,两人便能和好如初。

如今,王波依然执著于收集山歌,宋仁春也会在没课时照常陪着他去,和他一起去解决沟通处理难题。那辆旧摩托车和老式录音机已经被王波淘汰,他们在几年前换了新摩托车,买了录音笔,从黄泥巴路到水泥路,从坑洼陡路到平整新路,妻子宋仁春坐在摩托车后座,陪着王波跑了15年。提到妻子,王波眼带笑意,“家里大小事情繁多,她陪我跑了这么多年,真是辛苦她了。” 

给山歌找条“路”

“我们土家人种田唱山歌、放牛唱山歌、打渔唱山歌,谈情说爱都要唱山歌,从出生到离世,山歌是伴随着土家族人一生的。”正如王波所言,山歌在当地家喻户晓,土家族山歌曲调优美动听,旋律质朴无华,情感真挚热烈,唱出了土家族人的纯朴和豪情。

土家族山歌源远流长,山歌是山坡田野生产劳动中呼喊的歌,也是最能体现土家族粗犷豪放特点的民歌。令人惊讶的是,土家族歌师大多数不识字、不识谱,没有系统的音律理论,却能产生五声、七声和各种特殊音阶、调式,没有系统的曲式结构理论,却能编出各种逻辑严密、结构严整的曲式来。在王波看来,这与文化土壤、文化氛围、传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山歌口头传承主要是歌师所授,学习者从音响、音准里去感悟语言中的美及音高的准确。过去,土家山歌没有规范的曲谱,大多数歌师都是从方言音色、发声方法上操作,掌握土家族山歌演唱特点。”

7

王波与土家山歌艺术团演出

15年来,尽管王波一直奔跑着,但收集土家山歌依旧是个“抢救工程”。“收集工作现在要加快速度做,摩托车是跑不过时间的。”王波说,“会唱土家山歌的歌师年龄阶段是70岁至80岁,这个群体正在慢慢老去,10年前有许多给我录歌的老歌师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王波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来传承土家山歌,也呼吁专业人才将土家山歌这样淳朴的“田间文化”更好地融入现代生活,完整的、原汁原味的让它“活”下去。提出建议的同时,王波自己也力所能及的做好传承人该担负起的职责。参加晚会、大型专栏节目,去过央视、上海卫视等电视台参赛,积极配合县委县政府工作,去上海世博会上展演,到东南亚进行文化交流。此外,王波还赴贵州民族大学、铜仁学院等高校演讲上课,在板场镇小中学上课,致力于让更多年轻群体靠近土家山歌文化。

8

土家山歌走进中学课堂

2009年,沿河土家高腔山歌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中国民间文艺协会授予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中国土家山歌之乡”称号; 2014年,沿河土家民歌成功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通过社会各界的不懈努力,土家山歌在传承中不断弘扬光大,沿河知名度和美誉度得到进一步提升。

山歌是土家族人生活化的艺术,艺术又以山歌的形式影响着土家族人的生活。王波很高兴看见县里出现越来越多的传承人和土家山歌演唱歌手,也十分欢迎省内外的学生来找他做论文课题,但无论和谁交谈传承土家山歌的宗旨,王波都坚持土家山歌应“原汁原味”原则。“土家山歌淳朴简约,保存了土家族的历史记忆,如果加入过多的复杂因素,土家山歌就会失去其独有的个性。”

9

王波在板场小学教孩子们唱歌

王波追求“原味”山歌,但提倡要用现代手段将山歌传播出去。现在,王波一边做着土家山歌的收集传承工作,一边干着泥水匠的“老本行”,他喜欢一边干活一边唱歌,空闲时,会把自己唱歌的过程录下来上传到抖音平台,因此也吸了一波粉丝。王波并不擅长玩转互联网社交平台,他笑称连抖音都是街上卖手机的“帅哥”给他下载的,笔者建议他可以充分利用好抖音平台的粉丝,提高发视频的频率,或者用直播形式来传播土家山歌的魅力。

王波听了,若有所思。8月21日晚,王波在微信上给所有好友群发了一个消息,“我是国家级土家高腔山歌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王波,每天晚上8点,我在抖音直播,咱们不见不散。”

爱唱歌的王波,又闲不住了。(图、视频/受访者提供)(向秋樾)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王波 山歌 土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