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区县报道 > 沿河自治县 > 正文

当年的沿河蛟坝村变了,你还认得吗?

“太阳出来照红岩,野鸡飞到门前来。要想吃上一颗米,除非太阳西边来。”这是一首反映60年代沿河自治县中界镇蛟坝村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打油诗。因受自然环境、交通、文化的制约,生活在那里的村民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

该村四面群山环绕,山势险峻,村里人在描述山的高度时,用了一句非常形象话——“一望帽子落”。蛟坝河自上而下从寨前穿过,整个村庄就像一口井被牢牢围住。村民的眼里除了能看到方寸之间的天外,就是层峦叠嶂的山了。因此,辛勤劳作,成了他们别无选择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成了他们血液里最优秀的元素。几十年来,村民们凭借着传统的劳作过日,度过了一个个并不殷实的春秋。

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信息闭塞的村子,尽管村里人非常勤劳、节俭,那年月,要解决温饱问题仍然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该村几乎一半的土分布在高山顶上,要上近1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且出门就上。从村寨挑粪到地里,一天从鸡鸣启程到天黑,也只能挑5挑,而且要身强力壮之人。该村的田绝大部分分布在蛟坝河的上侧,没有可靠的灌溉水源,只能靠天吃饭,当地人戏称“望天田”。

多少年过去了,但每一年大天干饿饭的情形,寨上上了点年纪的人都记忆犹新。80多岁的村民陈佐权回忆说,1961年,持续40多天的高温导致庄稼几乎绝收,村里人吃不上饭,有的啃树皮,有的啃蕨根,日子过得苦不堪言。即便是风调雨顺的好年头,也只能让村民敷衍过一年半载,而干旱却屡屡发生。因此,由条件恶劣、经济落后衍生出来的文化贫瘠产生了,一年年呈恶性循环发展态势。据统计,自解放来至80年代初,该村仅有两个高中毕业生。

“穷则思变”。为了能吃上饭,村里的有识之士立足村情探讨决定,利用蛟坝河的水资源,发动群众投工投劳,花1年时间打通了一条长200米的主干渠、2公里的支渠,建成了一座每小时100个立方米流量的水轮站。同时,还利用修建的主干渠建成了一个小型的发电站,家家户户照上了电灯。村民陈佐强说:“渠道修好后,稻田得到灌溉,即便天干,也能有所收成;电站建好后,照明解决了,粮食加工也不用石磨了,方便得很。”这一伟大举措,给蛟坝村民带来了福音,昔日沉寂的村庄沸腾起来了。    

收成有了保障,经济有所好转。村里人的思想和生活有了新的变化。人们将焦点聚集在教育上,改变了以往孩子能识点字,算点数就行了的错误思想,主动把孩子送到学校接受教育。于是,在80年代中期,该村初中毕业生有近10人,小学毕业的就有几十个,在外工作的有近10人。

1991年,蛟坝电站的开工建设,让蛟坝人兴奋不已。村民陈佐波说:“当时,村里人的积极性很高,积极配合工作人员测量土地等工作。在大家眼里,能在村里修建电站是给蛟坝造福。”村里人哪里知道,电站的建设,不仅能给该村带来稳定的电的供应,最为实惠的是解决了村民的出行难问题。

为了运输设备和工作人员进出方便,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通了,路的畅通,彻底改写了蛟坝人徒步进城要行近4小时的历史。有的村民将子女送到县城读书,有的村民开始做起了生意。几年时间,原来均是木房的村寨,近一半数已换成了钢筋楼房,不少人已行进在致富路上。

为了让村民增收致富,近年来,该村结合脱贫攻坚相关政策,大力发展种植业和养殖业,将传统农业和现代产业有机结合,村民的经济收入有了大幅增加。与此同时,该村还积极开展人居环境整治,致使该村的人居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乡风文明和群众的幸福指数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村民陈兴发感慨地说:“还是政策好,要不,我们蛟坝不知还要穷多少年啊!”

站在村口,笔者看到,一群群山羊行活蹦乱跳在山间小道,长势良好的庄稼绿油油的一片,好一派和谐发展的新气象。有理由相信,蛟坝的明天一定会更好。(陈顺)

编辑:高正燕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蛟坝 村民 村里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