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旅游 > 景区风光 > 正文

游走黔中 | 龟背上的村庄

一片绵延山峦之中兀自凸出的龟形山体,龟头永远半潜于江水中作渴饮状——这就是思南县朴龟塘村。

村子不大,或三五户围于一处,或两三户并列一排,或独门独院,随势赋形铺散开来。住房皆是木板房,屋顶上苫着瓦。有全是木板装修好的,上有雕花。也有一半是木板装修,也雕着花,雕花又皆是竹与鸟,却又加上一句“竹送平安”或“富贵双全”;另一半竹篱笆围着,能进阳光,也能作透风的墙。房前皆植竹,枝叶交错,青翠优雅围住院坝;屋后都栽树,多为椿、橙,一棵棵挺胸收腹威武静立。远远看去,似龟形的一片青绿。

最绿的要数乌江水,有两百多米宽,像一面厚厚的镜子,影印着天空和村庄。夏日,清晨的阳光会为它们披上一件宽大的禅衣,衣呈黄色,闪着金光;大雨过后,江面升起厚重的云雾,慢慢地漫进龟山,村庄便在云雾之中时隐时现,疑是天上人间。

村里农舍收拾得十分整洁,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农具柴草各放一处,厨房里都有一张干净的木板,放着洗净的碗碟,碗口朝下错落地垒在一处,用一块白布苫着,就连灶火口也收拾得干干净净。

村子因是山坡地貌,地域空旷,各种声音就毫无阻拦,红白喜事需要帮忙,只需在家门口喊一声,村人就如约似的全到主人家来听候安排。村人又都厚诚,民风又好,过路人问事,耐心指点一番,还要站在龟背之上大喊一声:某某某,你家来客了!邻近村子就知道谁家来了客人,晚上一定赶来唠磕一阵。无论什么人走路渴了,随便进哪一家,家中无人,门却开着,桌上有茶,缸里有水,可随意取饮;屋檐下趴着的狗也不叫,遇着吃饭时,问一声吃过没有,不管你吃没吃,一碗热饭或是一个粑粑就递来手中。

每年三四月间,椿树因春暖而猛发,家家桌上都有鸡蛋炒椿尖,或是椿尖炒腊肉,满寨子椿香不断,吃不完的逢赶场拿到县城去卖,一时便满城椿香。

到了六七月,橙树便挂满了橙子,阳光洗过,给它们镀上一层金,满树金光闪烁。橙子皮薄肉厚水多味甜,噙上一块,顿时津流渴解。

进入腊月下旬,村人就忙碌开来:杀年猪,熏腊肉。用花椒、干辣子、料酒腌制,再用柏树枝小火温熏,腊肉便色彩红亮,醇香扑鼻,肥而不腻,瘦而不僵,入口回味无穷。

蒸千层粉更是朴龟塘人家家必备的过年吃食。一到傍晚,村子上空漫起灰色的雾气,在空中飘着飘着,又慢慢降落房顶的烟囱周围,厨房内便雾气翻滚。主人将磨好的米浆倒入大锅内的粑箦上,蒸好一层又倒入一层,层层薄如纸片,晶莹透明,千层粉一层层增厚,到得最后就成了米色,柔软绵缠,用一个大水缸浸泡着,吃到二三月也不会坏。

最为累人也最复杂的一道程序要数做花甜粑:主要以糯米为主,掺入少量粘米,用水浸泡后,磨成面粉,再用温水合成较硬的面团,把面团抻开成一圆形,刷上红,卷成一个圆筒使劲在桌上砸,再抻开,再刷红,如此多次不断捶打卷压,最后用竹片将它切压成不同的图案,上锅蒸熟,待冷却后放入水缸,也能吃到二三月。花甜粑从头切到尾,每片都是相同的花样,有牡丹花、鸟雀、树叶等图案,有福、禄、寿、喜等字样……虽然家家都做,可做好后还是要送些给邻居,目的是品一品别人家的味,看一看别人家的手艺。

横跨县城两岸的乌江大桥竣工那一年,两岸人都放下手里的事,涌向大桥,敲锣打鼓,玩龙灯,扭秧歌,欢欣鼓舞,一桥的热血沸腾。

朴龟塘人慢慢地富了,龟背上有了钢筋水泥结构的小洋楼;觉得路不好走,又集资修了一条毛坯路把村子和县城连接起来;后来规划城镇,政府投资,毛坯路被扩宽改修成了水泥公路……早年栽下的树苗也已参天,竹林更加茂盛,退耕还林后,朴龟塘村树更密,绿更浓;下游沙沱电站建成蓄水后,乌江水清了蓝了,木船与纤夫成了历史。

雨过放晴,江中时常有雾且厚,似一床白色的厚被子朝着南北两个方向直铺过去。村子云遮雾罩,楼房被一片绿色撑起,像飘浮在空中的海市蜃楼,也仿佛是神龟从天外背来一个村子正落在江边歇脚。来到神龟肩上的村子里,我抖落一身尘埃,顿时就人净了,心也静了……(文/张祖翠

编辑:高正燕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