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旅游 > 民俗文化 > 正文

苗乡绝技人在北京

阅读提示:

在北京的中华民族博物院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为了传承、弘扬苗乡绝技文化,在那里长期从事着上刀山、下火海、四面鼓等绝技绝艺表演。

归来的绝技人

1月28日,松桃自治县县委宣传部来了3位从北京归来的绝技人。领头的名叫石伟,松桃长兴镇花堡村人,是松桃苗族绝技龙虎艺术团团长,他和他的团队长年在北京的中华民族博物院从事绝技绝艺表演。

“感谢家乡政府对艺术团的关心与关注,一年来我们艺术团不负所望,今天回来特意向你们做一个汇报。”石伟一边说一边从他随身的包里取出了一面锦旗和一本荣誉证书。

四面鼓表演。

据了解,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院(中华民族园)位于国家奥林匹克公园内世纪大道西侧,是一座复原、收藏、陈列和研究中国56个民族文化、文物、社会生活的大型人类学博物院,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他们表演的场地位于民族博物院北园龙湖风雨桥头,占地约800平方米,有木房5栋和1个表演场。

一份付出,一份收获。在石伟展示的两份荣誉面前,我们看到了松桃苗族绝技的传承人,石伟和他的团队在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院里的表演得到的认同与肯定,在那里传播民族文化所做出的努力与取得的成绩。

在北京的日子里

“平常,团队每天都要表演两场,每场表演都倍受游客的青睐。”石伟说,很多中外游客都是第一次看到苗族的绝技绝艺。

“去年国庆,几位来自非洲的游客看了我们表演的‘上刀山、下火海、枪尖上的舞蹈 ’等绝技后,嘴里不停地叫着‘good’。”石伟说,那几位外国游客后来还央求他教他们苗族绝技,但最后知道苗族绝技并非一年半载能学会时,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据了解,他们团队目前共有队员12名,其中男队员5名,女队员7名,每个队员除了会上刀山(梯)、下火海、枪尖舞蹈等高难度的表演外,还会打花鼓、刺绣、唱苗歌等等,每一个队员都多才多艺。他们有时除了表演之外,还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介绍自己的民族文化。

除此之外,他们还专门设立了苗族服饰展示展销、苗族手工艺品的展销和松桃自然风光及民族风情的宣传。

博物院的上刀山表演。

26岁的男青年龙云刚说“绝技是一项高难度的体力活,每天除了表演外还得起早贪黑地苦练基本功,那份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龙云刚说,他们每个队员除了表演外,每天都要坚持4个小时同样动作的训练……“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 功。”石伟说,他们每个队员必须进行严厉的训练后才能上台表演,绝技既惊险又危险,一点马虎不得,稍有疏忽,就有伤筋动骨的危险,所以他在训练学员时,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必须经过上千百次的反复训练,做到万无一失。

17岁的阿姣是团队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姑娘。阿姣说,辛苦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就是离家太远,很想家。在穿着本民族的服装表演时,向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介绍自己民族的服饰文化和花鼓文化,那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执着的坚守

“最艰难的是2002年刚来的时候,当时每人每月工资只有650元,队员们除了基本的生活费之外,几乎没有多余的钱。”石伟坦诚地说,每次表演的时候,看到观众的一张张笑脸,听到台下一片片的欢呼声和掌声,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对我们苗族文化的喜爱,我们就感到了自豪与满足,又感到了我们的艰辛和付出是值得的。 “现在好了,我们的表演很受中外游客的欢迎。”石伟说,他们每天表演的两场都座无虚席,老板也给他们加了工资。

“我们苗族绝技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石伟说。

“今年年初,县里还拿出了一定的经费对我们进行了扶持,我们就增添了服装、四面鼓等道具和音响设备,还对演员予以了一定的生活补助。”石伟说,现在的难处就是跟着学习的队员少了,懂绝技表演的人少了,人手很难找。”“现在是旅游淡季,又快到年关了,我们是回来过年,过完年我们还要到北京继续我们的表演。现在,我们不但待遇得到了提高,同时还有县里的支持、有家乡的支持。有了这些支持,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能克服。”石伟说道。

 

 

作者:谭永红 胡伟 罗奥 编辑:寇中秋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苗乡 绝技 北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