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转”火了的“亚鱼光头强”

“亚鱼光头强”火了。

有多火?抖音上千粉丝,视频点赞上万,上门的回头客也有不少。这个数据,其实不算火,但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日子红火啦。

陈代坤性格积极乐观,总是把笑容挂在脸上。陈代坤的妻子唐菊云打趣道:“头顶秃了,干脆把头发全部剃掉,于是别人就叫他‘光头强’。”大家这么喊,他也欣然接受,把微信名也改成了“亚鱼光头强”。

为什么会火?为人老实,肯苦干,种植的黄桃品质好、口感佳,不仅上门购买黄桃的回头客不少,连贵阳的水果批发商也指名要他家的黄桃。

火的不是他,其实是他的黄桃。他家黄桃基地有95亩,位于玉屏侗族自治县亚鱼乡沙水坪村,是他和妻子在2014年种下的。从种下黄桃苗到如今黄桃销售火爆,实属来之不易。

种植黄桃的念头,是在一次乡干部上门宣讲政策时有的:县里整合资源大力发展黄桃产业,有意愿种植黄桃的农户,政府免费提供黄桃苗及一年的肥料。

响应政策,说干就干。2014年,陈代坤和妻子拿着多年收废品攒下的十万积蓄,开启了黄桃种植的道路。

黄桃种下了,挂果见效益要在3年后,但剪枝施肥除草等管护,年年不能少。积蓄只有十万元,不仅要购买肥料,还要支撑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雇工肯定是不行的。夫妻二人又没有任何种植经验,那怎么办?“硬着头皮上,只要肯下功夫、肯吃苦,就肯定能行。”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夫妻俩埋头扎进了黄桃林里,准备放手大干一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7年,黄桃初挂果,但由于经验不足,管护不当,黄桃挂果少,且味道酸涩。一家人忙活3年的期盼,最终化为泡影。

面对口感不佳的黄桃,夫妻俩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今年的果子不卖了,不能挣昧心钱。结果不如意,但生活还要继续,整理好心情,夫妻俩又忙活了起来:在种黄桃的山坡上“修起了房子”,以便更好的对黄桃林进行管护。

期间,一家五口吃住都在山坡上。货车的车厢,搭上木板,铺上一层棚布,房就建成了。这一住,便是四个月。遇上下雨天,“露天厨房”无法使用,一家人只能吃点面包充饥;临时“卧室”漏水时,便在棚布上再搭一层防水油纸,继续睡。这一年,夫妻俩向银行贷了十多万元,还欠了亲戚朋友不少钱。

苦,算不上什么,熬一熬就过了。让夫妻俩难受的是孩子的懂事:当时正值大女儿陈甜甜上初三,一个星期50元的零花钱,女儿嫌多,必定要还一半给母亲;艰苦的条件,孩子们没有一句抱怨,还时常宽慰夫妻俩。

2018年,在夫妻俩的精心管护下,部分黄桃林见了效益,虽然挂果仍少,收益只有近2万元,好在口感上佳,夫妻二人又重拾了信心。2019年,黄桃林挂果面积进一步扩大,收入也突破了4万元,比上一年翻了一番。

陈代坤知道,日子在慢慢变好。“亚鱼光头强”不仅火,还很“强”。说他强,是因为他像强陀螺,一直不停地转,不知道疲倦:不仅种黄桃,还干上了垃圾车驾驶员和垃圾清运员的工作,早出晚归,没有一天休息。

眼瞧着天天忙碌的这两夫妻,亲友们劝道,“现在基地雇了人,平日里休息休息,何必还去找其他事做呢。”

光头强掰着手指算了一笔账:“我一个月3800元,她一个月1500元,两人就是5300元,打发了空余时间,又增加了收入,我们高兴着勒!”

“更是舍不得。”妻子唐菊云更是红了眼眶。

2018年的大年三十,夫妻俩拿着刚领的6万多元工资收入,一家一家上门还债,还完钱,只剩500元过年。至今,唐菊云还忘不了那时的场景。

入冬了,“亚鱼光头强”夫妇没有眷念室内的温暖,依旧向陀螺一样从早到晚“转”个不停。(付加娣)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