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师驿站 > 正文

“柔”女子情系教坛

故事的主人公叫安露平,思南县大坝场中学校长。为啥叫“柔”女子?因为身体弱,慢性主观性头昏、直肠三度脱落、全身肌肉抽搐、后脑勺时常麻木等疾病经常伴随她,可她办的“硬”事,那就多了,让我们慢慢道来。

1

安露平与命运的较量

安露平,生于农村,有兄妹5人,她七个月大时,母亲离世,读初二那年,父亲又走了,留给家里大笔债务。家里穷得叮当响,能吃饱成为最大的心愿。转眼到毕业了,可她也辍了学。回到家,与她二姐挑起了家庭的担子。用两年半,还清了家中所有债务。1992年2月,她加入外出务工的队伍。之后,经亲戚介绍给黄阿姨当保姆,并给黄阿姨读小学五年级的儿子补课,靠勤奋、踏实获得黄阿姨的认可。黄阿姨又为她介绍了一份工作,到遵义市医院做零工。

在医院做工半年,发生了两件事,改变了安露平的命运。

一次,一个重危病人,看到安露平穿的白大褂,就求她看病。正在这个时候,财务室一个人探头出来说,她都是医生,太阳要从西边升起啰。这,深深地刺痛了安露平。

另一次,她去为高痒病重患者换针头,一位40多岁的妇女叫她签字,安露平拿起笔准备签,那妇女说,看你样子不会写字,还是按手模印吧。安露平气愤地签下自己的名字。那妇女扔下一句话:“黄泥巴栽苕——没看出。”

这个经历让安露平开始了人生的“逆袭”。

在黄阿姨的支持下,辍学四年的安露平重返学校。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仅仅三个月,她修完初中三年的课程,考入了高中。

在塘头中学三年里,她每次往返都是步行。因学习和经济压力,安露平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三年的忘我拼命,她考入铜仁师专英语系。

在铜仁师专三年里,好心人黄阿姨一直支助着安露平,而安露平又将这好心延续下去,三年里,她领头组建青年志愿者队伍,带领班上32名同学帮助一位生病不能自理的夏老师,严寒酷暑,从未间断;她带领同学义务劳动百余次,为困难学生捐款两万余元。

一位熟知她的同事感叹道:“安校长经历证明,个人历史是压力和激情书写的哦。

2

”安露平的“巡逻功夫”

1999年8月,安露平毕业,回到家乡大坝场中学工作。这一干,就是20年。

大坝场中学缺英语老师。安露平结婚,未请假;生小孩,才50天,就回到了英语教学岗位。

说起安露平,人们都说她在教学管理上有几手硬活。“安校长,是入了迷的听课人”,此其一。

针对大坝场中学的教学质量偏差问题,一有时间,她就进入别人的课堂。学校老师李仕海说,“现在大坝场教学质量提升了,主要依靠安校长,她实干。听课,在别人眼中,是很平常的。可她不同,她是英语专业,却什么课都去听。有一次,她把我叫到办公室,居然问起我二次函数问题来了。我都感到惊讶,但又不好问。没过几天,碰巧看见一个化学老师在办公室给她讲化学知识。第二天她邀我一起听了一节化学课,我这才明白,她随机听课前是有充分准备的,自己要找课本学习,有困惑就请优秀的老师给她讲,自己弄懂了再去听别人的课。”

“安校长,是找到学生的侦察兵”,此其二。

2013年9月,安露平担任校长。面对一所乡村寄宿制中学,99%的学生住校,40%的学生为留守儿童,他们不懂校规,不守纪律,给学校管理带来很大的压力。安露平迎难而上。她从熟悉学生开始,每到周末,她都会带着老师去家访,她的足迹踏遍了大坝场镇的村村寨寨,哪些姓氏主要分布在哪些村寨,哪个村寨有哪些毕业的和在读的,她都记得。全校1500名学生,她能叫出80%的名字。

每天,她早出晚归,成天生活在学生堆里,无论严寒酷暑,从未间断过。一天晚上,她查夜时发现有个学生不知去向,是回家了还是到别的地方去了呢?她对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打了电话询问,结果没有什么线索。她操起电筒就到校外农户家逐一清查,连一个砖瓦窑也没有放过,当在一个砖瓦窑里找到那个学生时,已是凌晨3:30。

说到这,思南县教育局局长沈守明说,“爱是教育的根本,安校长正是这样体现的。”

“安校长,是下得烂的巡逻员”,此其三。

2004年5月的一天,正值学生放学离校时,天空突然暴雨倾盆,地面瞬间洪水横流。很快,桥梁道路淹没,而学生都还没有到家。安露平心急如焚,她立即召集全校教师组成巡逻队,快速奔向学生回家的各个路口。

2006年4月的一天凌晨,学生已就寝,安露平独自在校园例行巡逻。突然电闪雷鸣,刮起大风,瓢泼大雨随即泼洒下来,学生住的木房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供电线路又突然被淋坏,校园瞬间被包裹在风雨和黑暗中,寝室传来学生惊恐的叫声。安露平顾不得叫醒其他老师,冲了进去,一边安抚学生,一边迅速组织转移。等风雨停止,已是几个小时之后,学生可以继续睡觉了。“雨人”安露平露出微笑。

3

安露平“无米之炊”的本领

大坝场中学可容近2000名学生,尽管学校建设一直在进行,但依然十分简陋。墙砖不断脱落的教学楼、学生宿舍,四五十年前建校置办的课桌椅,看不清粉笔字的黑板,泥泞的校园道路,无法开展大课间的操场……

这一切,考验着柔弱的安露平。

“构建无米之炊工程,自力更生启动校园绿化。”安露平试着找到村干群众协商,把他们森林里较拥挤的树苗和花草移栽到学校,意外地得到了支持。正值冬天,为了抓紧时机,全校老师利用双休日分赴各村寨挖树。一个冬天的大战,香楠、三角梅、香樟、桂花、麦门冬草等被请进学校。

“乡村学校也要有足球场。”

当足球被国家列入中小学校园运动项目后,安露平几个晚上不能入眠——学校哪里有地方修建足球场呢?

安露平立即召开行政会议,统一了大家的思想:征地!把校园右侧的地盘征过来。

了解后得知,12000平方米的地盘牵涉到18家农户。

她第一天出门走进一家农户,碰了一鼻子灰:“什么足球长足球短的,我们全家要吃饭,没地种难道让我们饿死?你们能解决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再来找我谈。”

第二天,换了一家。“你们的茶园那么宽面积,怎么来争我的呢?真是要,就找一块两倍面积的好地跟我换。”学校茶园一个山包包,挖不出巴掌大的平地。安露平哭笑不得。

第三天,安露平找了一家平时跟自己比较熟的,想先打开局面再说。一说到征地,男主人高兴极了,表示完全支持,可是要出高价钱。

“难,再难也要搞!一次不行十次,十次不行百次,决不放弃!”安露平现在说来还是握紧了拳头,“不然,我们的学校最多只能算半成品,谈何全面发展呢?”

不知道多少次被赶出门,不知道多少回遭到白眼,安露平坚强地撑着,和镇、村领导一起,一个骨头接着一个骨头地啃。两年多,八九百天,县教育局给落实了征地经费。

“终于搞定了!”安露平露出喜悦。

2017年5月,足球场终于破土动工,2018年6月正式投入使用。2019年10月,一个喜讯令全校师生异常振奋:大坝场中学被认定为全国少年足球特色学校。

4

“柔”与“硬”的辩证法

周末放学,遇上下雨天气,她便把家里所有雨具送到未带雨具的学生手中;气温骤然下降,她会带他们回家烤火,烧热水烫脚暖手;学生衣不御寒时,她会翻箱倒柜找出合适的衣服给学生穿;学生没米没菜,她为学生准备;学生生病住院,她都会买上水果或者带上钱,像母亲一样守候在病床边;以前交通不便,学生生病,她背着学生走五里多路把学生送到医院治疗;每逢节假日,端午节、中秋节等,她就会为全班学生送去冒着热气的粽子,组织学生在校园赏月或者在茶园吟诗;学生的衣服脏了,都习惯性地去她宿舍,安露平几乎每天都帮他们洗,工作再忙她都要挤出这个时间,她的水电费总是最高,这几年一年用坏一个洗衣机。当安露平的这些学生读高中后,在作文里都会写到这些故事,还常常被老师误判为“雷同”“抄袭”。

近几年,安露平先后当选为思南县第十届党代表,县第十六、十七届人大代表,县第九、十一届工会代表,县第八、十次妇女代表,被评为省先进班主任、市名校长、市“先进工作者”、市骨干教师、市优秀教育工作者、县“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县首届劳模,连续四年获县优秀校长奖,辅导学生获国家级奖项18人次,获省、市级奖41人次,论文发表或获奖20余篇……

“其实,真正的荣誉不是挂在墙上的,而是藏在人心里的。”安露平这样说。(李文学 马仲星 张天明 陈秋莎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安露 学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