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陈官华,我们在脱贫攻坚路上等你归来

11月25日,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入冬来寒潮第二次袭击沿河,寒风吹在脸上已经开始刺骨。清早出门从嘴里呼出的空气立即变成白雾,慢慢在眼前消逝。

这样的日子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去上班,有一个火炉无疑是最大的幸福。然而在沿河,在脱贫攻坚还处于攻城拔寨时期的沿河,所有干部都只能用心中的火炉抵御这个冬天的寒气。驻村、走访、督查,他们不是在村里,就是走在去村子的路上。

当天一大早,该县住建局副局长杜执勇就召集自己的组员,冒着严寒驱车来到了夹石镇苟家村进行农村危房改造工程督查。

“‘两不愁三保障’中的住房保障是脱贫攻坚的刚性指标,沿河农村危房改造体量大,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局分成几个督查组,随时都在进村督查,今年所有节假日都没有休息。” 杜执勇说铜仁市今年要对沿河农村危房改造进行整县验收,这直接关系着沿河明年脱贫出列。所以住建局全体干部实行三天在单位上班,三天在村里督查的“三三”工作制,剩下一天名义上是用来休息,但一般情况都要进村帮扶,休息也就是挂在嘴上。

只不过大家干劲大,战胜贫困意志坚,再怎么付出都没有怨言。

然而令杜执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去夹石,自己的得力组员,工作中的“女汉子”陈官华,突发脑出血,累倒在农村危房改造督查途中。

陈官华(右一)参与危改督查_副本.jpg

陈官华(右一)参与危改督查

躺在病床上,就不要说“我还没有请假”

当天在去夹石的路上,陈官华还和大家有说有笑,她和大家谈起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儿,语气中满是自豪。

杜执勇说从单位出发一直到夹石苟家村,陈官华都没有任何异样,大家在车里谈生活,谈人生,谈脱贫攻坚,一路都是欢声笑语。陈官华还向杜执勇说等明年沿河脱贫攻坚验收合格,她要请十天假到北京看看上大学的女儿,顺便也看看北京。

车子在苟家村停好,刚打开车门,寒流就迫不及待涌进车里,一车人都不由自主地打冷颤,陈官华更是捂紧衣服走下车。毛毛雨还在下,大家在严寒中对危改对象户改造情况进行逐一督查。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入户走访,拍照存档,大家又回到车里准备到夹石的另一个村凤仙村督查,此时已经是中午一点过,大家商量把凤仙村督查完才回到镇上吃午饭,然后再去别的村。

可是刚上车,陈官华就说自己头昏,杜执勇以为是一般的感冒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来到凤仙村,杜执勇叮嘱陈官华留在车上暖和一点,自己和另外几个同事进村督查。

可是当大家再次回到车上时,发现陈官华有些不对劲,一向话语特别多的她异常沉默,同事们向她问话,她也爱理不理,突然间就像变了一个陈官华。

这样反常的表现让村执勇提高了警惕,并要求陈官华到夹石镇卫生院去检查一下,但是遭到了陈官华的断然回绝,她说有可能是感冒了,不要小题大做,影响督查进度,影响脱贫攻坚。

一行人在夹石吃饭时,陈官华说自己没有胃口想留在车上。细心的杜执勇在吃饭过程中发现车上陈官华有呕吐迹象,顿感情况不妙,立即取消工作往城里赶。

经过毛田时,在毛田卫生院进行血压测量,低压120,高压180,于是叫医生开了口服降压药让陈官华服下。继续往城里赶,陈官华开始胡言乱语,杜执勇隐约感知到了什么,并立即联系陈官华的丈夫。

车子进入县城,陈官华要求杜执勇把她送回家,说自己只是小感冒躺一会就好了。杜执勇执意把她送到沿河人民医院。经过检查,陈官华脑室出血,并立即进行手术。

就这样早上还在一心一意为沿河脱贫攻坚奔忙的陈官华,晚上就陷入昏迷,躺在了手术台上,留下家人、同事在病房外惊慌不知所措。

病床上的陈官华_副本.jpg

病床上的陈官华

从手术台上下来,陈官华就被直接送进了ICU病房。第二天,心急如焚的人们终于等到了陈官华重新睁开眼睛。然而她已经认不出丈夫,认不出同事,经常胡言乱语,有时说“我还在夹石下队”,有时又说“我还没有请假”……

惹得在场的亲人、同事、好友眼泪止不住下流。

“我们组四个人要负责淇滩、甘溪、夹石、板场四个镇的农村危房改造督查,没有一天休息,下雨天打着伞都要进村。从去年对全县所有农村房屋进行安全认定起就是这样,那真的是披星戴月、爬山涉水、风餐露宿,大家都是拿命在拼,没有铁打的身子真的坚持不下来。”杜执勇说陈官华发病那天是他们组连续进村督查的第四天,其他人回来后还可以休息。但是陈官华还要把照片整理归类上传,工作任务确实很重,只是她从来不在领导面前诉苦。

一个母亲的柔肠与担当

1975年出生在沿河土地坳的陈官华,走上工作岗位就是一个爱拼的人。女儿出生那几年,她经常背着女儿、奶瓶和尿片跟随大家下队进村,从来不拖工作后腿,用同事的话说她比男人还要男人,就是“女汉子”。

“第二次农业普查,她每天晚上忙到一两点钟,然后五六点钟就起床了,我和她虽然是夫妻但是常常几天都说不上话。”陈官华的丈夫刘海告诉笔者,陈官华调到住建局来后,工作比在土地坳还要卖力,家务几乎都是自己做。

特别是沿德高速征地拆房,沿河境内所有房子都是住建局负责测量。陈官华工作日要在窗口办理业务,只有周末进村测量,三四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

危房鉴定中累了就地休息也不忘工作_副本.jpg

危房鉴定中累了就地休息也不忘工作

“那时候她才调进单位不久,所有业务她都要重头学。但是她特别努力,随时都在看书,经常深夜都还在打电话来问。”同事张薇说,白天测量,晚上就要录入电脑,填写各种表册,加班加点是常态,还好彼此配合默契,工作虽累,但是得心应手,累并快乐着。

“陈官华这个人又怕冷,又怕饿。别人还在穿裙子,她却要穿两条裤子,别人还在穿秋衣,她却穿上了冬装,而且包里随时都有零食,和她在一起,我也变得嘴馋……”

作为同事,作为好姐妹。张薇在办公室回忆起与陈官华相处的点点滴滴,止不住地抹眼泪。她说沿德高速房屋测量那年,陈官华三四个月没有去贵阳看望在那里上学的女儿。特别思念的时候就拿出手机翻看女儿的照片。“她隔几天就要翻出她女儿的照片和我说,你看我家姑娘又长高了。”

张薇说陈官华只有这一个孩子,四个月里,她不知多少次像这样说起宝贝女儿。房屋测量刚结束,陈官华就迫不及待地与丈夫去了一趟贵阳。

2015年陈官华意外出车祸,左手骨折,全身多处受伤,医生叫她回家多修养。可是那段时间单位阶段性工作特别忙,本来请了假的陈官华实在不愿意在家里闲着,才休息半个月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她来上班,打钢针那边的手都还是包着石膏挂在肩膀上的,领导们让她在家里多休息,她却说小心一点不碍事,自己干一点工作就要少一点,大家就要轻松一点。”

张薇还说有一年春节,她在陈官华家耍,可是有个返乡人员打电话来,想把产权证办了初四就外出务工,陈官华不顾是春节放假,也不顾自己在她家,说一声就去了。

“特别是乡镇的人来办事,她不管多晚都要办完才下班。”杜执勇说陈官华总认为乡镇的人等一天就意味着要多在城里呆一天,就要多出一两百元的花费,自己辛苦一点,既为别人节约了钱还为他们节约了时间,自己再晚回家,十几分钟就能到家,而群众则要等到第二天。

心对心帮扶,包保户要从福州回来探望

沿河住建局的帮扶村在中寨镇,来回很不方便,而且中寨镇地处高寒,每到冬天比沿河那是分外寒冷。这对于怕冷的陈官华来说无疑又是一大挑战。

“还在秋末,陈官华进村走访都穿的是厚衣服。”该局驻中寨镇清峰村第一书记田雷告诉笔者,中寨镇的冬天本来就比沿河其他乡镇来得要早去得迟,但是陈官华的冬天比中寨的冬天来得还要早,去得也还要迟。

尽管艰难,但是陈官华的帮扶工作却是非常扎实,不管是从信息调查核实,还是制定帮扶措施,抑或是平时走访,还是宣传政策,都非常到位,深得贫困户认可。

踩水过河开展房屋评定_副本.jpg

踩水过河开展房屋评定

“她真是我家的亲人,一个月至少要给我打六七次电话,特别关心我们。”电话中陈官华的包保户何地康告诉笔者,陈官华每次打电话都要对他们嘘寒问暖,问他们目前有什么困难?这段时间收入如何?生活过得如何?比自己的亲人还要上心。

“这么好的干部怎么就病倒了呢?”当笔者告诉何地康陈官华在工作中病倒时,何地康完全不敢相信。

“我要回来看望她一下,她对我们家真的是太上心了。”远在福州务工的何兰权听到陈官华病倒的消息后,在电话中四次表示要回来探望一下才心安。笔者反复劝说,他才同意后面看情况。

何兰权对陈官华的病情特别上心,从发病时间到病情状况都一一过问,并再三叮嘱笔者向医生转达,一定要好好把陈官华医治,实在不行就送到重庆去,让她早日康复。

何兰权说自己是易地扶贫搬迁户,妻子身体也不好,陈官华每次打电话都要问妻子的身体状况,用药情况,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并且还叫自己一定要努力干,靠着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生活。

“我们官舟的新家相当于是陈官华给我们的,她反复动员搬迁,我家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她还经常问我有什么想法没有,并向我说那些扶贫政策,特别细心。”何兰权说。

“陈官华对包保户那是没得说,只要有一项政策没吃透,就要打电话、发信息来问。”从清峰村第一书记田雷的微信聊天记录上笔者看到今年11月14日1点16分,陈官华还在咨询相关扶贫政策,还在想着包保户。

也难怪何兰权听到陈官华生病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要回来看望她。

等着你,愿你归来仍是“女汉子”

沿河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房外的家属等候区比较狭窄,寒潮依然没有退去的沿河,站在室外有些僵手,尽管每天探视陈官华病情的时间固定又短暂。但是陈官华的同事、亲朋好友还是守候在病房外陪着陈官华一起度过难关,希望她早日康复,早日回归到脱贫攻坚的道路上来,与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迎接脱贫攻坚这场硬仗的最后胜利。

陈官华(右一)参与创卫日卫生清扫活动_副本.jpg

陈官华(右一)参与创卫日卫生清扫活动

“陈官华手术那天晚上,我们单位留在沿河的职工都在医院里等候手术结果。”杜执勇说没有任何人组织,单位职工听说陈官华在工作中病倒后就自发地赶到了医院,陈官华从手术室出来推进ICU病房,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直到两三点钟才相继离开。毕竟脱贫攻坚战事仍然很激烈,白天只能把牵挂收起。

“我就是白天进村督查危房改造,晚上又到医院来陪陈姐。”陈官华的同事罗小玲说,不管工作再忙,自己每天晚上都要来医院陪陈官华,希望这样的等候能给予她力量,帮助她挺过生命中的这道鬼门关。

“村里的工作特别忙,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来探望一下。”清峰村第一书记田雷说,驻村工作丢不开,只能利用晚上来探望陈官华,希望她归来还是一名“女汉子”。

“希望她早日康复,和我们一起夺取脱贫攻坚的最后胜利。”杜执勇说。(杨再成)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官华 杜执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