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当“AI”遇上扶贫:大山里的“人工智能培育师”

微信图片_20190824092838.jpg

近日,支付宝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启动了“AI豆计划”,通过人工智能产业释放出的大量就业机会,探索“AI扶贫”的公益新模式。

该计划全国首个试点落户铜仁市万山区丹都街道旺家社区,通过提供免费职业培训,让贫困群众尤其是女性成为“人工智能培育师”,在家门口实现就业脱贫。

贫困妇女变“AI培育师”

早上9点,走进旺家社区“AI豆计划”人工智能产业扶贫孵化空间,27岁的安国兰正熟练地操作鼠标,用一个矩形选中框把图片中的人和车辆、障碍物选中并做好属性标注。

“比如说标注一辆车,首先把它框起来,然后点击属性设置,里面会有对象类型,车辆细分、方向属性、遮挡属性、Group属性(单个或成群),全部标注好并保存就完成了,一般每张图片我们会标15个框。”安国兰告诉记者,数以万计的类似操作,可以帮助AI更加智能地在复杂环境中识别人和车辆。

所谓AI标注,就是AI机器在变聪明之前,需要学习和认知,这个过程必须有“老师”来培育、训练机器模型,消化吸收海量的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而像安国兰这样的AI标注员,就是机器背后的“人工智能培育师”。

和很多农村妇女一样,安国兰9年前从老家思南县外出,辗转到厦门、中山等地打工,只有高中学历的她一直在做销售工作。每天风吹日晒,非常辛苦。2018年5月,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一家三口从农村搬往旺家社区,为了照顾上学的孩子,夫妻俩决定留在当地务工。

刚回到铜仁的时候,安国兰找到了一份发传单的工作,但收入低不稳定。幸运的是,支付宝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发起的“AI豆计划”把工作机会带到了安国兰身边。

“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还能接触人工智能……这种高大上的工作环境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现在不仅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还能让我在家门口就业,更好地照顾孩子和家庭。”安国兰高兴地说。

目前,人工智能产业扶贫孵化空间已有37名搬迁群众成为首批“人工智能培育师”,其中70%为贫困妈妈和困境女性,今后培育师规模还将扩大至100人。

微信图片_20190824092842.jpg

搬迁群众正在工作

科技扶贫走进大山

旺家社区是铜仁市跨区域易地扶贫搬迁的主要安置地之一,共安置万山区及印江、石阡、思南等县近2万名搬迁群众,如何让这么多搬迁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这是个大难题。

“除易地扶贫搬迁、教育扶贫、生态扶贫、传统产业扶贫等现有扶贫措施,探索新的扶贫模式也迫在眉睫,‘AI豆计划’则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旺家社区党支部书记罗焕南说。

与传统扶贫项目相比,“AI豆计划”有很多亮点。首先,项目采取“技能培训 产业孵化 订单扶持”的可持续模式,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每年将向试点基地输送近1000万元产值标注订单;其次,阿里将建立“AI标注师”职业资格证考评体系,培训贫困人群掌握AI新职业技能,并派驻专家志愿者提供陪伴式支持;此外,该项目将精准帮扶留守妇女、困境女性等弱势人群,让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就业、增收,将人工智能产业相关的工作机会下沉到贫困地区。

“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产业的发展红利期,因地制宜在贫困地区孵化相关产业,让贫困群众不仅能在家门口就业,还能掌握AI新职业技能,适应时代的科技变迁完成自我造血。”支付宝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姗说。

“AI豆计划”释放的红利不仅仅体现在就业。罗焕南告诉记者,社区的“AI豆计划”是通过“党建+公司+贫困户”模式建立的,除去运行成本和员工工资外,每年的项目利润还会拿出70%投入公益项目,比如说对困难学生进行资助、对留守儿童和老人进行慰问等,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最大化释放项目价值,让项目变得更有意义。

万山仅仅是一个起点,未来“AI豆计划”将聚焦贫困地区,寻找更多更适合发展“AI标注”产业的地区来落地。在试点阶段,每个基地预计孵化培育20至50名骨干,就近覆盖50至100人就业。

微信图片_20190824092845.jpg

搬迁群众正在对图片中的车辆进行标注

构建长效脱贫机制

为什么选择在贵州做“AI豆计划”?

“我们主要考虑两方面原因:一是尚未脱贫人口集中,当地缺乏优势产业,但有劳动力优势;二是地方政府有过科技扶贫、政企合作经验,能够快速孵化出能自我造血的社会性企业。”李姗坦言,万山区作为省级易地扶贫搬迁示范点,在“搬得出”后,还面临着群众“稳得住、能脱贫”的挑战,急需发展扶贫产业解决群众的就业问题。而地方政府积极探索电商、扶贫微工厂等模式,积累了一些产业孵化经验,更利于打造成功试点。

“AI豆计划”在万山试点后,吸引了不少群众的目光。据罗焕南介绍,项目刚刚落地时前来报名参加培训的人以大中专、高中学历居多,年龄和背景跨度很大,有建筑工人,有开流动餐车的,但在服装厂、超市、美容院等行业打工的留守妈妈、家庭主妇居多。这些人当中最小的19岁,最大的37岁,90%的人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一个月前,在超市打工的留守妇女熊倩甚至没有听过“爱豆”这个词。而现在,她已经成为首批培育师,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家门口获得一份不错的收入。“我每天工作7个小时,节假日休息,如果按照每天标注300张图片来算的话,每月能赚3000-5000元的工资,收入不错又方便照顾父母,已经很满足了。”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贵州贫困人口还有155万。农村贫困人口中近半数是女性,受教育水平低,劳动技能差,无酬的家务劳动占去大量精力时间,让女性脱贫工作更为艰巨。

“自阿里脱贫基金会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在探索科技与脱贫结合的模式,希望发挥科技企业的优势,通过公益培训、职业认证及社会企业孵化的多种方式,因地制宜的在贫困地区孵化产业、创造就业机会。”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经理陈丽娟表示,近年来贵州脱贫攻坚工作成效显著,希望通过这次合作,为贵州贫困地区女性提供更多发展机会。

陈丽娟告诉记者,“AI豆计划”不是一个一次性的公益项目,而是可以持续下去,成为一个长效脱贫机制。未来一年,阿里还将在中西部贫困县加快复制10至15个基地,采取企业孵化、政府管理、NGO深度参与的模式逐步在全国落地。(覃淋)

编辑:陈敏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