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环卫“名人”米绍胜

早上5点半,街道上都还很少有行人,老米已利索地收拾完自身,前往负责打扫的责任区域。瘦小的身影在暗淡的灯光下拉长,手中的扫帚不断翻飞,与地面的摩擦碰撞间发出似乎自带节奏的“刷、刷”声,便将掉落的树叶围拢过来。

“米叔,早上好。”路过的行人看到他都会这样向他问安。群众口中的米叔就是有着“最美保洁员”称号的米绍胜,而他也成了花果山片区的“名人”。

米绍胜是碧江区和平乡龙鱼村人,细细算来,今年已59岁的他在干了10年有余的环卫工作后,仍还是那么精神抖擞,只不过是在经历了数年的日晒风吹后,显得黝黑了不少,鬓角也夹杂些花白的发丝。

每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他便来到花果山开始一天的忙碌工作。陪伴他的除了满山的苍翠绿树与燕鸟鸣啼,便是他手中的一把扫帚、一只水桶、一块抹布,简单而繁重的工作,便从这一扫一扬间开始。

米叔负责的是市委院前的坝子以及沿线的公路片区,虽然整个片区看起来不大,用米叔的话说也是“一两个小时就能打扫干净”。虽然在常人看来也不过如此,但米叔也并不能松懈,因为在打扫完街道垃圾、树叶之后,日常的巡视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我们随时要进行巡查,要求第一时间把掉落的树叶和垃圾捡拾起来,确保街面的干净整洁。”米叔说到。

为了谋生计,他卖过菜,做过小本生意,干过保洁等等。后来在别人的介绍下,穿上了橘黄色的马甲,成了一名环卫工人,那时候已经是2008年前后了。

“年轻的时候在农村就是干农活,身体好,力气大,打谷子的时候,扛过一两百斤哩。”说起干环卫的辛苦,米叔从不抱怨,在他看来,能找个讨生活的活计也不错。米叔话语里满是朴实。即便如此,米叔的工作动力却并没有因此而衰减,反而更加的踏实与务实。“干什么都应干精干好,你只有喜欢这份工作,投入了情感,才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刚入行时的米叔只是一名普通的巷道工,在金滩巷道、水果市场巷道、北关安置区等地的巷道默默无闻地做些本职工作。但就是这一份发自内心的热爱,工作勤勤恳恳的他得到同事及领导的认可,在2015年的时候,他被大伙选举为小组长,带领30余人的队伍开始负责花果山片区的保洁工作。

“米叔干事踏实,同事们都很喜欢他、尊敬他,领导也很信任他。”河西街道环卫站站长陈志权说,“花果山片区地理位置特殊,所以任务也比较重,只有米叔和他所带的队伍能够胜任。”

自负责花果山片区以来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里,米叔带领着队伍春捡落花,夏通渠,秋扫树叶,冬除雪。在日曝雪冻中,不管大事小情,米叔总是能带领着队伍最及时高效地完成日常的保洁工作,在同事们眼中,他便是主心骨。

在大家眼中,米叔不仅是好队长,更是好大哥。他常常调解周围同事的矛盾,而常常挂在嘴边的便是“吃亏是福”。

“吃亏是福,没有永远吃亏的人,也没有永远得利的人。如果总是为一点吃亏大动肝火,那自己反而就活在了利益圈里,得不到生活的快乐。”米叔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团队里年轻一些的环卫工人就因为在划分责任区域的问题上吃了亏,自己一个人,人小力薄,根本管不过来,心中满是抱怨。

米叔在了解到情况后,先是对其进行调解,在清算了实际区域后,将多出来的划给了自己,并常常向组员们解释说:“我们是一个团队,大的是姐姐,小的是妹妹,人多了难免有矛盾,只有大家团结一致,互相敬重,多一份体贴与理解,才能一团和气。吃亏是福呢。”

米叔的大度与关爱,让他成了最有“威望”的“长者”,人人都信服他,钦佩他。

除了日常外,每年的大年三十以及正月初一,米叔仍是最“吃亏”的,过年期间值班。

执行任务也是他同他的团队最能坚守,却从来没有听到他们有过抱怨,反而是更加准时、更加坚定地出现在清扫区域,做着自己的工作。

说起米叔的帮助,同样是保洁员的向燕飞很是感激。那时候正是环保督察关键期,向姐的小孩偏偏发了高烧,从来没有请过假的她也只能以孩子为重,原本以为请假很困难,没想到一个电话,米叔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并主动承担了向燕飞的清扫任务。“米叔就像我们的叔叔一样关心我们,真的很感谢他。”向燕飞朴实地说。

对于米叔的为人,在花果山上开着小百货店铺的何大姐也是满满的称赞:“他工作认真,勤奋,每次清扫到我家门面的时候,还不忘记问我有没有垃圾要处理。这样的问候,看起来平平常常,却是最暖心的话。整个花果山上的人都认识他,不论是年龄大的还是年纪小的,都喊他一声‘米叔’。”

“米叔不贪财,这个人可以。”这是市委保安对米绍胜的评价。市委旁的篮球场,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健身打球。很多时候,老米都能在球场边捡到衣服、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但米叔却并没有昧了心去,而且一一交到了保安室,等到失主来领回。

日复一日的工作,米叔始终坚持在清扫区域,不是正在清扫,便是正在巡查。他的勤奋得到了许多市领导的肯定,每次的节日慰问名单里都有他,他也先后多次被评为铜仁市“先进基层工作者”“先进个人”“最美保洁员”等称号。米叔的队员也都很服气他,视他为标杆,而米叔自己却总是憨憨一笑后,重拾扫帚,开始手中的工作。

而这样的工作,从早上5点半要忙到晚上7点半甚至更久。作为组长,他总是走在最前头,又总是走在最后头。每天,他看着路灯一次次熄灭,又在一次次亮起来的路灯映照中,伴随拉长的影子,提着扫帚,踏上回家路。

编辑:陈敏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米叔 花果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