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梵净山下的山茶花

downLoad-20181022093752

龚金玉在喂父亲吃西瓜。

downLoad-20181022093742

龚金玉一家合影。

梵净山下的江口县太平镇太平社区给嘟村民组龚金玉是个贤淑的农妇,她在良好家风的教育熏陶下,硬是凭一己之力,勤巴苦挣,赡养了祖父母、老年瘫痪的父母四个老人,陪伴着中年之际因车祸而终身残疾的丈夫,把一双儿女培养成才。勤劳与美德使得她在太平镇“五好家庭”评选活动中被评为“十佳孝女”,她家被评为“五好家庭”。龚金玉的事迹像山茶花飘扬四方,在四邻八乡广为传颂。

日前,笔者陪同江口县妇联、关工委老干局的慰问人员一起走进给嘟,走进龚金玉家,了解她饱含辛酸和幸福的传奇人生。

好家风里出孝女

刚入秋的给嘟融汇在梵净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满眼的苍翠欲滴。给嘟仅有的五户人家已经搬迁出去了三家,仅剩下龚金玉和一户姓张的人家掩映在深谷里。一条整洁的水泥路从江梵公路复线蜿蜒到龚金玉家的院门口。木屋的板壁用漆刷洗一新,细錾的青石地面和青石礅铮亮放光。堂屋和柱子上张贴着大红喜庆的对联,屋顶橡子上5个燕窝格外抢眼。人们说,这是吉祥人家才有的吉兆。

龚金玉和丈夫李世兵正给患了老年痴呆症的父亲龚光前喂西瓜,龚金玉不时拿毛巾拭去老人嘴角沾上的西瓜汁。

今年50岁的龚金玉在家里五姐妹中排行老四,1988年,被父母留在家里招夫上门,与来自怒溪镇麻阳溪的丈夫李世兵相爱结婚,一起照顾年逾八旬的祖父母和年过半百的父母亲。

在土地承包到户的那个年代,勤劳的龚金玉两口子每年能够收割100多担稻谷,这在当时,不少农村人还在饿着肚子的时候,她家也算是相当殷实人家了。

龚金玉家富裕,只要是沾得上边的穷人家,都要到她家来借粮借物,祖父母和父母都要借给他们。每有人路过院门口或进屋来,父辈们都要把那些人请进屋里来,好酒好饭招待。也有借得多了,还不起她家粮物的,老人们也不催问。虽然居住在深山老林中,龚金玉一家却获得了极好的人缘。

有个邻寨的中年人,借了龚金玉家一担稻谷,实在还不起,又不好意思再开口借,就到龚金玉家的山林里偷木材上街卖了买粮食。有一回偷木材时,被龚金玉祖父龚洪沛看到,中年人极为尴尬。老人却像没事一样,反邀请中年人进屋吃饭,中年人更不好意思进屋,就撒谎说吃过了。老人说:“你扛得起来不,如果扛不起,我帮你抬上肩来。”那中年人回到寨里后,到处讲龚洪沛一家的仁义厚道,自此之后哪还有脸再去偷,从此金盆洗手,再没偷过哪家的东西了。

1992年,祖父母先后逝世,均活到85岁高龄。

2008年,龚金玉母亲81岁时,突然的一场灾难让老人站不起来了。龚金玉夫妇赶紧送老人到江口县人民医院,花去8600多元,却依然没能治疗母亲的病。回到家里,老人只能躺在床上,龚金玉不死心,每天都给老人按摩几次,希望母亲能够再次站立起来,却是徒劳无功。母亲再没能站立起来,长期瘫痪在床,衣得龚金玉夫妇穿,饭得龚金玉夫妇喂,上厕所都得靠龚金玉和丈夫李世兵抱进抱出。

没过两年,同样80多岁的父亲也患上了老年痴呆症,龚金玉按时抱老人上厕所,但拉在床上还是常有的事。

为了悉心照料好年老多病的双亲,龚金玉几乎没有上过街赶过场。父亲拉在衣裤上了,龚金玉马上把老人的衣裤换洗了。拉在床上了,龚金玉迅速把床单撤换了。有时一天得换好几回床单和衣裤。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这话在龚金玉身上不应验,她孝敬父母从来没有过怨言。

为了方便父母上厕所,龚金玉请人特制了两个椅子一样的马桶,洗刷干净摆放在父母床前。有时刚抱父亲到椅子上,母亲又喊了起来,她赶紧又把母亲抱来,左边椅子上坐着父亲,右边椅子上坐着母亲。

龚金玉又买来两个轮椅,天气晴朗时,她和丈夫就推着轮椅让双亲晒太阳,活动活动筋骨。

2012年底,龚金玉母亲又一次病危,她再一次把母亲送到江口县人民医院,医生说,老人已经油尽灯枯,不用再治了。龚金玉不信,她把母亲送到了市人民医院,花了一万多元治疗。

瘫痪在床四年后,龚金玉母亲撒手人寰,也活到85岁高龄。

据乡邻介绍,20多年来,龚金玉夫妻照顾4个瘫病老人,度过了6000多个日日夜夜,其孝道胜过古贤中的“二十四孝”。

危难之时有贤妻

1988年,李世兵的到来,给龚金玉减轻了极大的劳动负担,一双儿女的降临,又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江口至梵净山复线的开通,把公路修到了离给嘟仅500米的地方,这给给嘟人民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三户人家搬迁到了公路边,开起了农家乐,龚金玉家的土特产也能走出深山,走上集市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2年7月28日,李世兵去太平镇上赶场卖山货回来,因车祸摔断盆骨,住进了市人民医院,骨头上被医生装了40多颗螺丝,吃喝拉撒都在病床上,在医院一待就是两个多月。

龚金玉更忙了,家里医院两头跑,得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又得照料住院的丈夫,龚金玉常常累得端不起碗来,却还揣着笑脸逗丈夫开心。

在医务室里,医生告诉龚金玉,要她做好心理准备,这辈子李世兵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她跑到锦江河畔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嚎啕大哭,她要把她命里的委屈和酸楚全都哭出来,随锦江河水流走,哭够了,擦干眼泪,又回到丈夫的病榻前,一如以前那般细心呵护。给他擦洗身子、按摩。

可能永远站不起来的消息还是让李世兵感觉到了,住院一个多月,下半身一点知觉都没有。期间,这个八岁就没了父母的汉子,也梳理了一遍自己的人生,他还幼小时,父母就去世了,他东家一口西家一顿饥一餐饱一顿地过了许多年,龚金玉没有嫌弃他,接纳了他,他到了龚金玉家之后,再次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贤妻的恩爱,他感受到了人生的春天。而今这恩爱已温暖了他二十四年。

在一次龚金玉给他按摩时,李世兵又想着自己的身世,忍不住痛哭失声:“算了,不医了,我要出院,花了几万块冤枉钱,留着给娃娃们交学费吧。就算医好了,我也是个废人了。”

龚金玉迟疑了一下,背过身去,倔强地忍住眼泪,她强打着笑脸对李世兵说:“想躺着不起床?便宜你喽!下半生我偏不让你躺着!男子汉大丈夫的,还哭鼻子,病房里那么多人看着,羞不羞?”

李世兵声音哽咽着:“老婆啊,你是哪辈子欠我的哟?”

龚金玉鼓励说:“什么欠不欠的,就是医不好了,我咋个会嫌弃你呢?我会做你的拐棍,陪着你到最远。”

龚金玉实在忙不过来,姐姐姐夫妹妹妹夫都来帮她,给父母喂饭,倒屎倒尿,给李世兵翻翻身子,陪龚金玉说说话。

龚金玉不信邪,她要丈夫勇敢地站起来。虽然这几年都在给父母按摩,可能穴位力道掌握得不够准确,她一有空就向医护人员学习按摩技术,先按哪点,后按哪点,使多大的力,她都用心地记着,回到李世兵身边,她就按摩一遍。

在住院两个多月后,李世兵回到了家里,龚金玉打猪草都只在房屋四周打,怕去远了父母和丈夫叫听不到。吃饭时,舀一碗给母亲,又给丈夫舀一碗,再去喂父亲。龚金玉总觉得一天的时间不够用,舀饭时就用大碗舀得多点。母亲耳朵听不到眼睛不好使,脾气却很大:“你是不是尝牢饭嘛,大碗大碗的?”

龚金玉脾气也上来了,但只是小声地不让母亲听见地发泄一下:“我服侍你服侍错了!”

奇迹终于垂青了龚金玉,李世兵回到家里,龚金玉天天炖筒骨汤给他喝,天天给李世兵按摩四五遍,四个月坚持下来,李世兵居然能够站起来了,她扶着丈夫小心地过门槛,走石阶。慢慢的,李世兵又能够生活自理了,夫妻俩喜极而泣。

只是李世兵的身上,将永远镶嵌着40多颗螺丝,干不了重活。

良母育出好后代

李世兵车祸住院的时候,女儿在贵州医科大学上学,儿子在贵州师范大学念书。

两个孩子的学费、生活费就靠龚金玉一年养的六七头大肥猪,加上之前赚的一些钱,如今虽然通车了,但山货多半还是靠肩挑背驮变成钞票。

懂事的儿子李进有了退学的念头。

龚金玉知道后,从来没有大声责备过子女的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你不读书将来会有什么出息?家里就是再困难,都不会少你们俩兄妹的!”

李进打消了退学的念头,专心学习,只是放假时,他没有回到那个让他温暖,给他爱的给嘟,而是留在了省城贵阳,在最繁华的路段打起了零工,减轻母亲的负担,近两个月的暑假下来,他像母亲那样省吃俭用,存了6000多元,下个学期学费够了。

李进大学毕业,考上了公务员,成了单位的骨干。妹妹本科毕业后也考上了北京某大学的临床医学研究生。

龚金玉稍微清闲下来,就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连木房的顶楼上都抹得一尘不染。

而今,李进也已成家立业,了却了龚金玉一桩心事。闲暇时,她总会和丈夫一起推着父亲,在门前那条水泥路上走走,散散心。

2017年,龚金玉被全社区一致评选为“十佳孝女”,她家被江口县和太平镇授予“五好家庭”光荣称号。龚金玉就像梵净山上的一棵山茶花,虽经历风雨,却四季常青。虽经酷暑而杆直树壮。春风夏雨,山茶花洁白而绚丽,香飘四方。(周静  黄昌俊  特约通讯员  赵玉德  文/图)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龚金玉 李世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