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走读武陵 > 正文

酉阳这个地方曾经遭人嫌弃,如今惊艳世界

1537521058105

“太美了,简直是人间仙境!”9月19日早上6:00,在花田梯田观景台,一名摄影爱好者不停地按动着快门,记录雾中花田的美丽景象,嘴里不断发出赞叹声。旁边的十多位摄影爱好者也拿出了摄影机、无人机、照相机、三脚架,恨不能多长几双手,害怕错过了这天赐良机。

“层层叠叠上远山,蜿蜒逶迤绕云间”。时下,正值秋收,金光灿灿的花田梯田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爱好者和游客。

1537521069349

退回十多年前,观光台下的这个寨子——花田乡何家岩上寨,还是一个少有生人来,穷得叮当响的地方。

这里的梯田因为难存水,种稻成本高而遭受村民们嫌弃,在老实憨厚的农民眼里,种稻是个没“奔头”的产业,大多数年轻人也都选择了外出务工。

1537521080900

年过八旬的摄影爱好者邱进民已记不清到花田来过多少次了。让他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以前没得公路,只有靠步行,从县城下来要走好几天。他回忆:“厕所上只有两根木头,我们都不敢去上厕所,害怕滚下去。”说到十多年前的何家岩这个寨子,邱进民直摇头。

当天,邱进民早上5点从县城出发,不到6点就到了观景点。“现在是方便多了,路也好走了。”在拍到梯田难得的晨雾后,邱进民非常高兴,直说:“运气好!运气好!”

说到花田梯田的家喻户晓,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当地村民——现年77岁的何易佐。他家2003年就开始开设“农家乐”,接待前来观景的摄影爱好者。

1537521092169

“就把家里多余的三四张床给他们住,当时来的人也少,勉强够住。”何易佐介绍,以前,很少有人知道花田梯田,偶尔会有一些县内和周边区县的摄影爱好者来拍照,都是在他家吃住,他还要充当向导,“每次上山,都要带把刀,一边砍道一边走。”对于何易佐来说,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

现在,随着何家岩基础设施的改善,不但路通了,政府还出资修建了观景台,来花田旅游和拍照的人也越来越多。

1537521102768

“上次还来了几个美国人,还有几个黑人。”说到现在的花田,何易佐笑得合不拢嘴,摄友们的梯田照片通过互联网发出后,吸引了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何易佐的女儿何灵芝也继承了父亲的产业,将自家房屋重新整修了一番,修建了现代化的厕所,增添了房间设备。如今的农家乐共有20多张床位,环境也焕然一新。摄友们给农家乐取了个亲切的名字——“摄友之家”。

走在寨中的石板路上,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绿树掩映间,古砖木梁的土家民居错落有致,潺潺的溪水从农舍旁流过,好不惬意。

1537521112482

“再有客人来,我都不知道该给她们弄什么东西吃了!”在一家农家乐前,主人冉翠兰正在抱怨。前段时间由于湖南卫视摄制组来了将近200人,都在她家吃饭,再加上最近来看梯田的游客猛增,已经让她无力招架。“以前是担心没得客人,现在担心客人太多了,怕忙不过来。”

雨过天晴,在寨子下面的梯田里,村民何绍华正忙着收割稻谷,儿子、媳妇都在忙着开农家乐挣钱,他打算一个人把这两亩地的稻谷收回家。

一割、一放间,尽显“老把式”的收放自如。脱粒机一响,顷刻间,一袋袋谷子便收拾妥当。

“你一个人要背好多次,才能背回家噢。”看着眼前的山路,记者为近70岁的何绍华担心起来。

“背?那是老黄历了噢,现在我们都是用骡子驼。”何绍华说,以前收这两亩地的谷子一家人要好几天,现在一个人就够了,而且还不费力。

收完后,何绍华仔细捡拾着不小心落下的谷粒。“这个是‘贡米’,金贵得很,以前的谷子一斤只卖得到几角钱,现在四五块一斤,掉了可惜了。”

同一块稻田种出的稻谷为什么价格会有如此大的差异?这得从几年前说起。

2010年前后,花田乡考虑到花田梯田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又曾经是“贡米”的历史,结合扶贫开发和农业产业化建设,瞄准“花田贡米”这一招牌,进行科学规划和专门打造。一方面,利用土地整治旱改水等项目,将原本500亩左右的稻田面积扩大到了现在的9000多亩;另一方面进行土壤改良,恢复有机种植方法,申请到有机食品认证和国家地理标志。之后,又成立合作社,对全村的水稻种植进行统一规范,引进企业对稻米产品进一步深度开发和打造。经过几年发展,“花田贡米”重新焕发了生机。

“现在村里的水稻田,种植全程‘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有机肥。还有稻鸭双养这些新技术,产量提高了,收入也增加了。” 何绍华自豪地说。

种有机贡米、搞乡村旅游……如今,花田何家岩这个寨子的村民已经步入了乡村振兴的快车道。(酉阳报社融媒体工作室)

编辑:滕娟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