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正文

大山深处教学点的守护者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在写教学计划。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黄晓海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的妻子李丽在照顾孩子们吃营养午餐。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杨武魁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在辅导一年级学生王芳英做作业。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黄晓海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在给一年级学生王芳英上课。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黄晓海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在辅导学龄前孩子写作业。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黄晓海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敲响放学钟声。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杨武魁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给一年级学生王芳英上课。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杨武魁 摄)

9月7日,在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杨昌军带领孩子们举行升国旗仪式(无人机拍摄)。

今年40岁的杨昌军是地处大山深处的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党干村教学点唯一的一名老师。新学期开学以来,每天早上杨昌军都会准时在校门口迎接一名一年级学生和7名来自不同村寨的学龄前儿童。

虽然只有一名适龄学生,但杨昌军还是按照标准认真地完成教学任务,每个星期排满30节课,一个人包揽了一年级所有课程。

杨昌军说:“如果没有这个教学点,周边七八个村寨的低龄孩子们上学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为了让孩子们有书读,我将在教学点一直坚守下去。” 

                                                                               新华社发(杨武魁 摄)

编辑:黄劲松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