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区县报道 > 玉屏自治县 > 正文

玉屏古调“新声”

     

       

箫声伴着古琴,悠扬绵长。

刚刚行至简朴的巷口,便可循声而入了。来到的是玉屏箫笛收藏馆,小院的一边有三位本地的箫笛制作者,吹箫奏琴颇显专业。另一边有三四位女士,正对着曲谱吹箫,都已退休的她们闲暇时间多了,便来了却年轻时想学习吹箫笛的心愿。

黄昏,舞阳河的风雨桥上,三两人群,箫笛声声。此中人为何有这样的雅兴?

因为这里是玉屏侗族自治县,被称之为“中国箫笛之乡”。具有百年积淀的玉屏箫笛制作技艺,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已公布了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今年两会期间,原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在“部长通道”上透露,通过普查基本摸清了我国文化遗产家底,其中非物质文化遗产有87万项。这么一大笔国家财富,如何保护利用,雒树刚说,“见人见物见生活”让非遗“活”起来。

正是为了“活”,玉屏箫笛奏出了“新声”。

欲为后人存古调

“仙到玉屏留古调”,玉屏箫笛有着一个动人的传说,乾隆年间的《玉屏县志》有这样的记载,“平箫,邑人郑氏得之异传,音韵清越。”

玉屏箫笛收藏馆的主人正是姓郑。郑金城,收藏玉屏箫笛20多年,于2015年设立了这家私人收藏馆,目前收藏了380多支明清以来的玉屏箫笛。

传统玉屏箫用本地生长的水竹制作,并以雕刻见长。如今,玉屏箫很少会用水竹制作了,在收藏馆,可以一睹当年的模样。

古箫管壁较薄,由于年代久远,并不适合吹奏。

所幸,在有着60多年历史的玉屏箫笛厂,厂长吴继红找出一支制作于20世纪70年代的平箫吹奏起来,丝丝缕缕,如泣如诉。

郑金城投入了极大精力研究玉屏箫笛文化,沉浸在藏品制作人的生平、雕刻技艺以及雕刻的诗词画作中。今年4月,他当选为玉屏箫笛学会会长。

该县政协委员张炜是玉屏箫笛博物馆馆长,她介绍,2013年,玉屏打造了这一全国首家箫笛文化专题博物馆。在这里,能一览玉屏箫笛的发展史和制作技艺。

他们的努力留存了玉屏箫笛的古调,“新声”从这里出发。

迈向“专业之声”

“传统玉屏箫用水竹制作,箫管比较细,音量小,音准不好控制。从现在的市场来看,吹箫爱好者喜欢更大的共鸣声,我们要适应市场,就要改良,否则就卖不出去。”

说这话的是玉屏箫笛制作工艺代表性传承人姚茂顺。42岁的他,15岁开始跟随爷爷学习制作箫笛。

从全国范围来看,有制箫传统的地区不少,在苏箫、南箫占尽锋芒时,玉屏箫一度势微。

随着对传统技艺的娴熟,姚茂顺对自己制作箫笛也有了进一步要求:把控音准音质,让演奏家说好。

作为非遗传承人,吴继红同样觉得玉屏箫笛要与时俱进,自2014年任玉屏箫笛厂厂长以来,他就非常注重运用现代科学技术融合声学原理,让制作的箫笛音质更加纯正。

传统玉屏箫笛素以雕刻见长,这多少会让人更看重它的工艺品价值,而忽略它作为乐器的内涵。

玉屏人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改变这一印象。

县政协副主席高敏是箫笛产业办主任告诉笔者,2017年,玉屏县政府和上海音乐学院达成战略合作,由箫笛演奏家唐俊乔负责在三年内帮助玉屏丰富箫笛文化内涵。

唐俊乔的学生王建宏因此来到了玉屏。

“说心里话,起初我并不想来,来玉屏调研时,县委书记、县长和主抓箫笛产业的县政协副主席轮番跟我谈,是他们的诚挚打动了我。”王建宏毕业于竹笛专业,2005年在杭州创办了箫笛制作公司,如今,他的箫笛销售已经做到了全国前三。2017年底,他带着一腔激情,在玉屏建立了箫笛制作基地。“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玉屏箫笛焕发民族乐器的魅力。”

传统玉屏箫笛的雕刻之美和现代箫笛专业之声完美结合,是玉屏人和王建宏共同的追求目标。

奏响“大众之声”

在玉屏,三人行必有一人会吹箫笛。或许这么说有一些夸张,但是,进玉屏而“闻”箫笛确有其事。

高敏介绍,首先是听,他们选择唐俊乔吹奏的箫笛音乐和张维良为玉屏创作的箫笛曲目,在全县的景区景点、宾馆酒店和沿街店铺播放。再者是学。2012年秋季学期开始,玉屏在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初中七年级至八年级,高中高一至高二开设箫笛地方课。

去年8月,唐俊乔和12位箫笛青年演奏家在玉屏授课,来自全国各地的380多名箫笛爱好者接受了初、中、高阶的课程学习。同期还举办了一场箫笛音乐会,通过网络向全球直播。

在郑金城的私人玉屏箫笛收藏馆,每周五都会有一场“雅集”,一群箫笛爱好者来此以乐会友。自从玉屏通了高铁后,邻近省份的箫友笛友也时常会光顾这里的周末“乐宴”。

箫笛是玉屏的一张名片,玉屏人希望这张名片更加夺目。尽管如此努力,他们对自己的箫笛产业也有着清醒认识,县文联主席於江说,玉屏箫笛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鼎盛时期,仅玉屏箫笛厂,最高年产量能达到50余万支。目前,全县共有10家生产厂家,年销售箫笛不足9万支,销售额不足500万元。

姚茂顺经常把“市场”二字挂在嘴边,他说:“我们的非遗还能靠市场支撑,有些地方的非遗只能靠政府养着。”作为非遗传承人,他深刻地知道,只有卖得好,让更多人使用,玉屏箫笛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才会传承得更好。今年4月,他当选为玉屏箫笛行业协会会长,他告诉笔者,希望县里能建个箫笛产业园。

吴继红现在通过淘宝和微信,更多地实现了箫笛私人定制,他誓要打造出更多精品。作为县政协委员,他每一年的提案都与推动玉屏箫笛产业发展息息相关。

在王建宏的基地,吴继红作为本地为数不多的玉屏箫笛雕刻高手,经常会来这里教授技艺。吴继红还把儿子也送来这里跟王建宏学习更加现代专业的箫笛制作技能。

在这里,做着同一个行业的人们和谐共处。

非遗“活”起来,似乎就该是这样。

来源:人民政协报

编辑:陈敏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玉屏箫 箫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