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环保 > 生态聚焦 > 正文

玉屏为25条河流许下清澈承诺

1

图片来源网络

铜仁新闻网讯 (季佩佩 姚政洋)“辛苦你了。”7月2日,玉屏侗族自治县县城舞阳河边,河道保洁员张金桂拿着长杆搜寻漂浮的水草和垃圾,舞动的船桨让碧绿的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岸边垂钓的人远远的和他打招呼。
2016年,该县水务局聘请张金桂为舞阳河舞阳大桥到皂角坪收费站河段的河道保洁员,两年来,他风雨不改,每天清晨到傍晚,划着小木船巡河、“扫河”。还有人专门搭乘张金桂的船游河,一边感叹:“河面真美,空气真好。”

几年前的玉屏,除了舞阳河,全县流域面积5平方公里以上,24条河流,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治水势在必行。

两年来,该县全力推进河长制,为25条河流许下清澈的承诺。笔者特走访了该县的南宁河、野鸡河,探探侗乡河长制成效。

全民护水河流美

大龙镇南宁河全长2公里,穿南宁村而过,由马面坡电站汇入舞阳河。沿河而行,只见两岸杨柳遍布,看河见天,河清见石。南宁村支书洪再祥说:“我们正打算沿河打造一条旅游观光带。”

洪再祥的打算在一年前却是空谈。

“生活垃圾飘在河上,一些河湾处堆积起了生活垃圾的小山包,河里无数鸭毛和鸭粪。”南宁村村主任、南宁河村级河长姚辉说,他小时候经常在河里游泳,后来看到河里全是垃圾,真的很痛心。

姚辉和洪再祥意识到,就算难度再大,也必须治理好河道,虽然得到了南宁乡亲大力支持,但治理河流所需的资金成了南宁河治理的最大障碍。

同年7月,担任南宁河县级河长的玉屏侗族自治县政协副主席陈钊巡河时,得知南宁村河道治理工作遇到难处,便积极组织相关部门帮助南宁河治理,帮助筹集了10万元专项资金。

资金难题解决了,南宁村两委治理河道的信心更足了,割野草、清垃圾,经过3个月的治理,积累在南宁河两岸的垃圾堆被运走,河水变得清澈,那条姚辉记忆中的南宁河又回来了。

垃圾清除只是表面,最重要的是让村里的人有爱护南宁河的意识。姚辉与村两委组织村民做了个小实验:组织村民到河上游的自来水抽水点,先让大伙儿闻闻没有鸭子游的水,然后又放鸭子下去,再取水给大家闻。这次对比闻水试验,让乡亲明白要想把河治好,就不能在河中养鸭。
姚辉笑着说,每次涨水,河里经常会有上面冲下来的垃圾,次数多了,还是会有垃圾堆在河里,如果每次都清理,成本太大。为此该村修建了滚水坝,解决垃圾堆放,又可保护河床,同时还可以蓄水抵御旱灾。

一年后,行走于南宁河堤,不时会看见立于岸边的河道保护警示牌、为绿化种植的排排柳树,汩汩清水流经8座滚水坝奔入舞阳河,水清天蓝,岸边工人正在修建观光护栏,生态观光旅游将让清澈的南宁河生机勃勃。

精准治河护水源

2017年,玉屏全面推行“河长制”,对县内25条河实行“一河一策”,组织专业公司调研、分析每条河的污染原因,制定精准治理方案。

野鸡河全长4公里,流经野鸡坪村,经七眼桥汇入舞阳河。

“城镇生活污染、企业污染……”野鸡河的“一河一策”方案中,野鸡坪村生活污水以及玉屏食用菌产业园所产生的污水是治理的重点。

该县在河两岸设立了保护网和警示牌,派专人巡护、治理,影响野鸡河的生活污水及生产污水全部经污水处理厂处理,并在上游建立野鸡河水源地保护措施。玉屏供排水公司负责人说:“现在,野鸡河水质基本稳定在Ⅲ类。”

河水清清白鹭飞

2017年5月10日,该县水务局、海事处、畜牧渔业发展中心等相关部门执法人员,拆除了水月庵一商户在舞阳河段的非法网箱养鱼,打响了河湖治理第一枪。

如今,玉屏实现了县、乡、村三级河长全覆盖,县域内每条河都有专门的河长管理,聘请河道保洁员,加大全民护水、治水力度。

为了从源头上治河,玉屏还在舞阳河流域启动水污染综合治理工程,沿舞阳河修建污水处理厂、建设人工湿地污水处理系统、铺设污水收集管网、新建水平压缩式垃圾转运站等,保护好流域生态环境。

作为县级总河长,铜仁市委常委、玉屏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王俊铭时常暗访巡河,他说:“流水如玉、青山似屏,良好的生态环境正是玉屏的立县之本,只有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才能唱好玉屏小城故事。”

河畅水清、岸绿景美,各级河长许下的清澈承诺,正加速舞阳河国家湿地公园创建,白鹭翩翩正让玉屏小城生态韵味十足。

编辑:陈林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