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关注贵州 > 正文

环城林带串起的贵州生态故事

贵阳环城林带。 (贵阳市委宣传部供图)

  牌坊后传来优美高亢的歌声,一名中年女性正在用美声唱法练习《映山红》,旁边的圆形石桌上放着一本讲如何高贵到老的书。

  每一天,这样的生活场景都会在贵阳环城林带的各大森林公园出现,有人散步或运动健身,有人吹拉弹唱,有人带着茶具坐在角落喝茶,有人只为背点山泉水回家。

  环城林带折射中国生态观念的巨大转折。半个世纪以前,人们着力于增加树木的数量,现在着力于改善品种的质量。在人的有为和自然的无为之间,生态系统静悄悄地实现演替。

  种出全国首个“国家森林城市”

  “那时候规模比现在还大。”顺海林场副场长周海峰说,现在守好这3万亩林场就是坚守生态底线的一件大事。

  除了20多公里外的二坡山和大桥之外,鹿冲关、登高云两个工区如今都成了融入城市之中的森林公园。

  1958年,顺海等上百个林场诞生,开始承担起在贵阳近郊植树造林的使命。

  1965年至1967年是造林最高峰,营造的是马尾松、华山松为主的用材林。至1984年间,林场共造林4.3万亩。

  除了顺海林场,贵阳市在同一时期成立都溪、孟关等百余个国营或社队林场,在城市周围荒山上开展大规模植树造林行动。

  截至2015年,贵阳环城林带林地面积为239.05万亩,占全市林地面积的43.37%。也就是说,环城林带对贵阳市的森林贡献几乎占半壁江山。

  贵阳在2004年成为全国首个“国家森林城市”,2010年遵义市也获得这一殊荣。目前,全省森林覆盖率已经达到52%,到2020年将建成7个国家森林城市、30个省级森林城市。

  镶嵌在城市里的“绿项链”

  谁也不会想到,贵阳市的这些林场会慢慢生长成一个绿色的环。

  顺海林场森林资源主要分布于贵阳市东北面城郊接合部,东西长23公里,南北宽15公里,呈一狭长梯形带状。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从黔灵山公园开始,鹿冲关森林公园、省植物园、顺海林场到汤巴关、森林公园,凤凰山林场、孟关林场至花溪公园、麦坪、石板附近的森林,连接着小车河湿地公园、云贵大山,最后又衔接黔灵山公园,形成一个城市的森林圆环。

  同时,伴随着绿色在大地上渲染的步伐,贵阳的城市也在慢慢生长扩大,上世纪末,贵阳市面积扩展了23倍。半个世纪前,顺海林场的场部在茶店,离市中心5公里;如今场部搬到乌当新添大道,距市中心更远了,和城市却完全融为一体了。

  第一环城林带融林场、公园、风景区为一体,长70公里、宽1至7公里,总面积近2万公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坐飞机俯瞰发现,贵阳被一圈绿色的森林所环绕,绿色和城市的边际已经交汇在一起,“环城林带”的概念由此而生。

  2001年,贵阳市作出建成“林城”的决定,营造30万亩第二环城林带。北起息烽小寨坝,南抵花溪青岩新楼村,西接清镇市站街,东到乌当区下坝,长304公里,宽5至13公里。 

  历时5年,共投入资金近2亿元。2006年,“二环林带”建成。前来实地考察、检查的中国林科院7位首席专家说,作为西部不发达地区,花费几亿元植树造林,没想到,了不起。

  贵阳市依托逶迤374公里方圆145万亩的两个环城林带,形成“城在林中、林在城中、四季常青、人居舒适”的城市面貌。

  环城林带的很多树木,已长成胸径为40一50公分的参天大树,市民出门十几分钟甚至抬足出门,就可以呼吸这绿色氧吧中的新鲜空气。

  改造树种提升生态质量

  人们在解释森林这个词的时候,总是会说两个木为林、三个木为森。其实,森林不只是数量上的树木堆积,也是品种上的立体系统。

  然而,林相单一的问题还没解决。长坡岭森林公园的森林起源于50年代末60年代初营造的人工林,树种组成以马尾松纯林及华山松纯林为主,部分为马尾松、华山松和刺槐、灯台树针阔混交林。

  顺海林场有过几次林分改造工程,如西众的马尾松纯林环状采伐更新,烂坝林区的块状采伐更新,采取针、阔林混交的办法调整林分结构。尽管如此,目前的树种90%仍是马尾松。

  走进马尾松林,顺海林场林政科科长赖文广指点着树木说,马尾松下部很容易枯萎,看上去一片枯黄,没有绿油油的观感。不仅不好看,生态质量也低。

  赖文广希望,未来一二十年,逐渐从森林的中下部改造,适当补种适生的本土阔叶树种。但是,林业部门对砍伐指标管得非常严。他说,在新增林木数量大于消耗量的前提下,应适当放宽指标,“间伐所得也是要上缴财政账户的,不存在为牟取经济利益砍树的情况。”

  把环城林带变成阔叶林

  改造大自然的不仅是人类,大自然自身也改造着大自然。环城林带的变化,给省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原林业厅厅长金小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说,解放前黔中绿化是很差的,五十年代设立林场,那时候都是马尾松。当时,环城林带环境退化严重,裸露,干旱,而有的阔叶树早期喜阴,长大了又喜光,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就长不活。然而,随着马尾松长好了,有树荫了,阔叶树就开始出现了。而马尾松的种子掉下来却长不出来了,因为它喜光。

  花溪大将山的演变也是生态系统自动修复的典型例子。八十年代的大将山几乎都是种包谷,一到秋天,包谷收获完毕,白花花一片石头山。

  后来,农民进城打工,山上开始长草,然后出现了藤刺灌丛,接着是灌木林,然后是小乔木,三十年的工夫,没有干预,自己演替。

  金小麒预计,环城林带以后都会变成阔叶林。他说,环城林带的变化生动地解释了什么是生态系统,“先是环境改变群落,然后是群落改变环境,从而完成环境演变。” 

编辑:田丽平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