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托起生活新希望——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见闻与思考

6月8日上午,来自万山区大坪乡苏湾村腊柳冲组的脑瘫患儿杨某辰,独自坐立,与母亲姚华琴自如对话。他2017年6月入院时,4岁,不能坐立,不能说话。姚华琴说,“此前曾在厦门等地医院治疗,没有明显效果,进入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后,治疗效果十分明显,想不到还会说话了”。

在康复作业大厅,蹦蹦跳跳的刘某欣,3岁半,言行与正常幼儿无异。她来自碧江区川硐街道小江口村小江口组,右脚后跟跟腱萎缩,无力行走,曾花费7万多元在重庆等地治疗未见好转。2017年6月进入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治疗后,一天天地好起来。陪伴她治疗的奶奶说,“我这孙女再治疗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

在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共有87名残疾儿童(0一8岁)接受康复治疗或训练,均有不同程度的治疗效果,让他们的家庭看到新的希望。

他们来自铜仁市十个区(县),是残疾人抢救性康复项目的实施对象,每人每天享受40元康复治疗费,住院生活费自理。这些儿童多数为脑瘫、自闭症患者,尽管有不同程度的治疗效果,但要康复到生活能够自理状态,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康复治疗过程。其实,残疾儿童康复治疗仅靠一个项目实施或一个部门力量扶持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一系列救助政策、措施,才能解决他们面临的多种难题。

“我们正在拟定方案,争取利用其它资金对残疾儿童康复治疗进行补偿,让他们在项目规定康复治疗期限到达后能够继续治疗。”铜仁市残联康复科科长蒲兴艳说。

6月上旬,笔者就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运行进行专门采访,在治疗现场的所见所闻所思,将唤起人们对残疾人康复工作的深入思考。

 搭建平台  打造区域一流品牌

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是铜仁市残疾人联合会下属事业机构,位于万山区谢桥街道楚溪大道旁的罗家湾,于2013年开始建设,占地20亩,拥有业务用房18000平方米。该中心建成后坚持走公建民营之路,通过招商引资,创办铜仁康复医院。具体做法是,该中心提供场地,投资商按照国家卫计委二级康复医院的标准投资建设康复医院。2017年4月,铜仁康复医院建成正式投入使用,2017年6月启动实施残疾人抢救性康复项目,接纳0—8岁脑瘫、自闭症、智力障碍患儿。

目前,该中心有床位200张,开设业务科室10余个,拥有一支不同层次的在职康复专业技术人员,其中有高级职称的学科带头人10余人、中级职称20余人,拥有经验丰富的康复医师、康复治疗师、康复护士等组成的高水平医疗康复团队。先后启动开展神经康复、儿童康复、老年康复、骨与关节康复、骨髓损伤康复、心肺康复、视力听力康复等12项业务,其中,神经康复、儿童康复、老年康复、骨与关节康复成为医院的工作重点。此外,还承担全市残疾人康复的教学培训、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任务。

该中心建设规模大、起点高、功能全,向着医养、康复、教科研一体化模式发展。据了解,铜仁市是全省唯一建有大型专业残疾人康复中心的市(州),为打造区域品牌奠定了物质基础。目前,该中心围绕“塑造一个品牌、打造二支队伍、夯实三个基础、完成五大目标”发展蓝图进行建设,即塑造“贵州康复第一”品牌,打造技术领先的专家队伍、核心医院的经营管队伍,夯实医院文化基础、科学管理模式基础、医院优势特色学科基础,完成业务收入每年10%——15%递增、创建三级康复甲等专科医院、建成贵州康复医疗资源网络信息中心、创建铜仁康复研究所、铜仁康复临床教学基地(中心),使其不仅成为“贵州康复第一”,而且成为“武陵地区一流康复机构”。

经过一年的运行、发展,该中心高标准配备医疗康复设备、各类专业技术人员,基本满足各类康复人员治疗需求,具备医疗、康复、预防、保健、养生服务能力。

康复治疗  需要多项政策支撑

残疾人家庭绝大多数是特困家庭,要长期接受康复治疗就得靠国家相关政策配套。否则,仅凭一两个项目对其进行康复治疗,是不能实现康复目标的。“康复一人,幸福全家”,残疾人康复对一个家庭十分重要,也是解决因病致贫家庭贫困问题的有效措施。

走进康复治疗室,看到一个个幼嫩的躯体要接受不同方式的治疗,内心难免出发一个个疑问:他们身体承受得了吗?能够康复吗?家庭具备长期治疗的承受能力吗……进而产生一阵阵心寒,怜悯、同情、歉疚等情绪交织在一起,明白了一个社会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脑瘫二级患儿陆某成,6岁,石阡县龙塘镇龙塘村剑牌组人,站立不稳,语言不清。其父其母都是残疾人,没有劳动能力,靠农村低保维持生活,家里1亩多责任地靠爷爷、奶奶耕种,家庭一贫如洗。在其父的陪护下,陆某成于2018年3月中旬进入市康复中心接受治疗。因为难以承受每天30元的生活费,其父打算再治疗半年就回家。如此短期治疗,应该是达不到康复效果的。

胡某元,7岁,万山区鱼塘乡鱼塘村老屯村民组人,脚不灵、智力差。此前在重庆等地医院治疗花费10万元,致使家庭负债5万多元。他不符合残疾人抢救性康复项目对象条件,需要自己垫付医疗费,待出院后到时鱼塘乡新农合办报销,仅报销总医疗费用的45%,加上一天30元生活开支,已经无法再坚持治疗下去。其陪护治疗的奶奶郑福英哭诉着说,“我们家庭经济条件原本较好,被这个孙子搞得非常困难”。没有完善的救助、救济措施,他无法长期接受治疗,难以实现康复。

轻度脑瘫患儿陈某娇、陈某鸣,8岁,是三胞胎中的两个不正常姐妹,万山区谢桥街道龙门坳村流湾组人,眼睛斜视,走路不稳。2017年9月进入市残疾人康复中心接受治疗,其母刘亚平陪护,每天要自付40元生活开支。前期在贵阳等地医院治疗耗费10多万元,家庭负债6万多元。家里只有陈某娇、陈某鸣两人享有低保,家庭经济来源靠其父陈太国种地和农闲打工收入。在市残疾人康复中心享受项目治疗,出院后没有医疗发票,不能从其它渠道得到救助、救济。面对现状,他们家没有坚持继续治疗的能力。

石阡县河坝镇普新村下普组饶进,3个孩子都患脑瘫,不能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靠尿不湿维持。2017年9月,其妻将老二、老三进入该中心接受治疗,饶进在铜仁城区打工维护生活。他家负债10多万元,希望得到其它政策措施帮助,让两个小孩继续治疗下去。

国家残疾人抢救性康复项目治疗时间:肢体残疾儿童为6个月,脑瘫儿童10个月,给予每人每天40元的医疗扶持。由于相关政策措施未跟上,患儿康复治疗不能整合新农合、城镇医疗保险、慢性病医疗保险等项目,出现治疗困难时又得不到医疗救助、残疾人救助等支持,没有形成帮扶残疾人实施康复治疗的合力。仅凭40元项目经费,对需要长期进行康复治疗的残疾儿童来说,的确是杯水车薪。他们享有项目扶持期满后,不得不放弃继续治疗。

地方政府及时完善残疾人康复治疗政策措施已经迫在眉睫。铜仁康复医院是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组织实施康复治疗的具体医疗机构,应该像其它医疗机构一样,或者比其它医疗机构享受更多的优惠政策。对符合相关政策部分的康复治疗费用,应该直接进行结算。

事业发展  必须建立统筹机制

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运行一年多,全面提升了软件、硬件建设,提高康复服务能力。要确保铜仁康复医院五年发展规划得到全面实施,且实现预期目标,铜仁市残疾人康复中心要发挥引领、协调作用。建议从政府渠道与金融部门沟通协调,运用有关公建民营康复机构的融资政策或无息、政府贴息贷款等优惠政策,加快康复中心建设,满足残疾人康复需要。同时要求铜仁康复医院及时理顺医院与外部相关职能部门的关系。

市残疾人康复中心发展了,就要保证残疾人进得来,治得起,能康复。这就要发挥残工委的作用,扩大残工委阵容,明确成员单位职能,整合项目资源,用好社保政策,对残疾人康复治疗形成长效协作机制,切实解决残疾人家庭面临的困难。具体做法是,省、市、区(县)从政府层面协调社保、合管、民政、质监、工商等部门,利用相关政策,对残疾人治疗予以倾斜,形成强大的扶持合力。

在采访中发现,一个家庭出现一个重度残疾人,特别是出现残疾儿童,不仅一家人心理上得不到安宁,而且大部分家庭经济陷入极度贫困,甚至不能自拔。若社会扶持力度不强,就无法帮助残疾人实施康复治疗,就不能把残疾人家庭从贫困中解救出来。由此可见,做好残疾人康复工作,需要整个社会大家庭的力量,进而才能达到“康复一人,幸福全家”的效果。(杨国胜)

编辑:杨胜花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康复 治疗 残疾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