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阅读 > 本地作家 > 正文

宋凤蓉:走过凤凰

走过凤凰

宋凤蓉  文/图

没来凤凰之前,心里有着小孩子盼过年似的那种憧憬。何况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与五千年中华民族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的地方。

在许多旅游者的心中,没有到过凤凰的人,你不能说出古城的真正意义上;没有到过凤凰的女子,你谈何风情万种?

我要去凤凰。

QQ图片20180322111425

毛哥的车子驶出铜仁城区,经铜兴大道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向凤凰急驶。我一直都很喜欢铜仁思南歌手野马的《花灯姑娘》,于是,这首歌成了毛哥车载音乐的默认模式。野马这个专辑里,有《铜仁我美丽的故乡》、《我在梵净山下等你》、《请到土家来》等等民族气息浓郁、原汁原味的本土歌曲,让人们对梵净山以及铜仁的风土人情以歌曲的形式口口相传,经久不衰。而凤凰这座千年古城,她的歌者在哪里?是业已故去的沈从文吗?是即将老去的宋祖英吗?还是“把痛苦欢乐放在了台上台下,在感受亦真亦幻的浮华”的酒吧K歌者们呢?

摇下车窗,绿树清香的气息扑面而来。孟春的阳光像母亲的双手,洒在脸上,就有一股暖流穿过全身。一种步履蹒跚的触摸感,如同母亲长满老茧的双手,裹挟着我的真实与幻觉。

由于要务缠身,这一趟两天一夜的凤凰之行,我只是走马观花从新城区的天下凤凰大酒店,到老城区江天广场的酒店跑了几个来回。丽日下的凤凰,山清水秀,春和景明;夜幕下的古城,灯火辉煌,人声鼎沸。

不错,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谁敢说,你又不是呢?

此时此刻,凤凰,这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它所在的地方,与我的位置,不过一墙之隔。它就在我们回乡下老家的途中,就在我们走出家门闯荡世界的途中。人生的风景,何尝不是如此一脉相承,你的起点,你的终点,都不足以证明什么,唯有这个不止行走的过程,让人成长,让人快乐,让人蜕变。

水滴石穿不是水的力量,而是重复的力量。所以,我坚信,只有经过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甚至十次二十次的亲临凤凰,你才能慢慢体会古城的韵味,才能潇洒自如地出入凤凰。

与首次行走还不到一个月的别离,我从铜仁到大兴凤凰机场接上侄女,再次来到了凤凰古城。

沱江的跳桥上,一群风姿绰约的女子,打着油纸伞,穿着夺目的旗袍,牵着古,拽着今,婀娜多姿地款款而来。那份顾盼生情,倾城一笑,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了!谁说女子不如男?在“好色”这个问题上,我比男人更加男人,看到美女就迈不动腿了。

沱江两边的商铺,一字儿排开,极尽苗、土、白等少数民族的特色,服装,头饰,帽子,以及头上脚上手上的饰物,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却又掺杂了不少现代的元素;非洲的手鼓、手工编织的一字拖及各种各样的软胶娃娃……我无法说出这些是来自古代还是现代,多得数不过来的商铺,与几座涉水而立的虹桥,你以为这仅仅是一副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么?

沱江两岸隐匿在商铺中的酒吧音乐吧清吧茶吧,侄女们一看到就兴奋,而我,虽然骨子里也爱着吧台里少男少女的畅意,可是,我知道,他就是嗨翻天了,也与我此生无缘了!

凤凰是什么?那是痴迷沉醉的手鼓,是头戴花巾的大妈,是黑油油的腊肉,是戴安娜的花沿帽,是晶莹剔透的牛角梳!那是嬢嬢们手中的编织,是翠翠家的木锤酥……

“请容我坐在这个穿越远古的时空里,用一杯咖啡的时间,想你……”

“我还在原地等你,你却已经忘记曾来过这里,是吗?”

“时间过去很快,百年老店,眨眼就只差98年的光阴了!”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我愿意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没有目的,没有渴望,默默守望,可好?”

一路走来,我看得最仔细的是许多店墙上写着一些煽情的诗句,似乎是为了验证文人墨客心驰神往的“诗和远方”。

南长城、奇梁洞、回龙阁、天后宫、万寿宫、虹桥……古韵悠扬,千年流芳。它是古城的灵魂!当我们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各取所需的时候,我的灵魂,竟无处可依。因为,我读不懂古城,读不懂凤凰。

湖南怀化作家姚筱琼老师写过一本拯救系专辑《即将消失的古村落》,作者通过实地考察探访,引经据典讲述了川黔湘三省边境,几十个具有代表性的村庄,它们正以光阴的速度穿过岁月,穿过历史的长河,穿过那些不染尘埃的灵魂,被成为一个躯壳、被烟消云散、被人间蒸发……

著名作家冯骥才说:“我担心将来中国人会在自己的城市里迷路,不论哪个城市,满眼全是现代建筑。”正如我所看到的凤凰,“全景式打造、全方位服务、全社会参与、全季节体验、全产业发展、全区域管理”。这个“全”字,单从字面来看,就知道与其他旅游景点的商业策划模式大同小异。

有专家统计:在中国的大地上,每一分钟,都有文化遗产在消失。如果再不行动,我们怎么去面对我们的子孙。

我的凤凰……

编辑:杨胜花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凤凰 走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