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铜仁要闻 > 正文

在铜仁文化的根脉里安放灵魂

市委、市政府提出的“一带双核”城市文化发展战略,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好事。市委书记陈昌旭说,铜仁城市文化打造要“以山水为体,以文化为魂,科学谋划、长远规划,进一步挖掘提升景区文化内涵”,切中了城市需要文化灵魂的要义。

近日,铜仁学院校长侯长林在《铜仁日报》学院论坛发表了《应加强对铜仁文化的研究》一文,文章开宗明义:文化是城市的根脉和灵魂。那么,铜仁历史文化的根脉究竟在哪儿?又如何安放我们的灵魂呢?

穿越历史的烟云,翻阅历史的典籍,铜仁的“仁文化”充满了奇妙的意蕴和丰盈的智慧。在铜仁市碧江区锦江广场的三尊铜像,并非是现代城市的“名片”创意,而是铜仁富于底蕴的文化传承,“铜仁”的由来,就因了这三尊“铜人”。铜仁人自元代始,就创立了“铜范三教像”,让当时并未完全“融洽”的“三人”相聚相立,组成了一幅中国文化和谐图,传承至今。“铜人”之说,以妙不可言的珠玑,淋漓尽致地表达了铜仁这方地域的钟灵毓秀之气和铜仁人透悟中国文化的智慧。人杰地灵的铜仁,似乎对“以人为本”早就独具慧眼、情有独钟,对“人”与“仁”的涵义有独到的领悟。铜仁人的这种圆融而广阔的历史文化视野,促成了“铜人”到“铜仁”的改变。遍观神州大地,五湖四海,自古及今以儒释道“三圣人”聚合而立成为地域和城市标志的,惟铜仁而已。铜仁的文化独韵,堪称中国文化现象中之绝唱,也是铜仁的文化个性和文化魅力之所在。循着“铜人”到 “铜仁”的历史轨迹,那些闪烁着奇光异彩的文化积淀,向我们证明了铜仁是中国文化的富矿,铜仁是中国文化的绿洲。

今日,铜仁把“厚德铸铜·仁义致远”作为城市文化精神,在“仁文化”宽柔宏大的历史根脉里安放我们的灵魂,“两山两江四文化”“一带双核”的文化底蕴与文化智慧扑面而来,“暖风熏得游人醉”“天光云影共徘徊”。一座城市的文化价值、特色和品牌在反思与重构中必将抵达另一个文化高度。

城市文化的反思与重构,尤其是历史文化如何保护和展现,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性的课题。笔者认为,要注意处理好以下三个关系:

一是妥善保护与商业开发的关系。2000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北京发布《北京共识》,认为保存在城市中的文化遗产不仅是历史上不同传统精神的载体和见证,同时也体现了各个民族的基本特征,构成了各个城市面目和特点的基本要素,对于历史遗产要保护全部的历史信息,对历史环境的整治要坚持“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原则。对典型的传统街区,不仅要保护好,而且要把它的风格提炼出来,使之对整个城市的建筑风格起到某种规范作用,让整座城市新旧建筑能有“对话”的余地。传统历史街区,在改造时,商业开发自然必不可少,但是这种开发应该是以不违反本真性原则为前提的。如以不惜改变历史遗产原来面目来迎合商业需要的话,则是短视的,令人十分痛惜的。二是现实需要与留有余地的关系。城市化的实施促使城市在急剧膨胀和大力改造,但同时也在快速吞噬着城市的原有文化特色。如不经科学定位与积极抢救,城市文化特色就会丧失殆尽,而且不可逆转。笔者认为,城市文化特色的定位既需要一个较长过程又应该留有充分的余地。在旧城改造中对那些认识还不够清晰,目前还有较大争议的,我们应该留有充足的余地给后来的人,留点时间、留点空间,相信他们会比我们做得更好。三是成片改造与“有机更新”的关系。旧城改造中对低矮、破败的区域推行成片改造是近些年城建工作的一大特色,是经营城市中的一大力作,应继续推广、发扬。但对传统历史街区的开发还应推行“有机更新”的模式。即质量较好,有文物价值的予以保留;部分完好的加以修缮;已破败者拆除更新,不搞“一刀切”;居住区道路保留胡同式街道体系;新建新宅要与古院落形式相协调等。

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不同时期的建筑在告诉我们这座城市的历史。时间与历史谁都无法逆转,有文化的城市,绝不会仅仅成为史书与诗词中的一个概念,因为它正鲜活的从历史中走来,优雅从容的融入未来之中。这就是城市的气质所在。古城,绝不会也不应是一个空名。

一位旅法的华人女作家曾说:“我希望一百年后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可以对别人说,我们是一个有‘文化’的民族。我们千万要记住,我们今天在塑造的城市,百余年期间将会由后人评说”。

(作者系铜仁学院党委宣传部部长、副教授)

编辑:杨胜花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铜仁 文化 城市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