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阅读 > 诗歌散文 > 正文

水白:人在山水间

QQ截图20171019155306

水白,又名冰皑,本名张勇,1981年生于贵州思南文家店。业余写作,贵州省作协会员,在《山花》《西部》等文学刊物发表有作品,出版有诗集《虫之声》并获贵州省乌江文学奖。

1、苏麻河随想

 

与赤子的方向相反,沿着苏麻河而上

聆听,他未曾带走而一直流淌的信念

怀着同样的目的,在不同的时代

用不同的方式,在同一条河流的两端追寻

当一条河流,在他的童年穿过故乡

就注定了梦想在河的下游,在河之远方

一行人在他的故居里瞻仰,不肯离开的影子

每一件家什都完美如旧,也舍不得把它忘记

小心翼翼,不能占据火堂的主位

英雄的先辈就坐的方向,谁也不愿靠近

苏麻河水,在古屋后发出悲悯的声响

那些带着历史的声音,显得足够沉重

举着右手,在欧百川的铜像前宣誓

不是呐喊,而是一个追随者在默念

不变的信仰,让清澈的河水深富灵性

一地青山绿叶,簇拥着我,在河面游荡

2、团寨的早晨

 

女人来到一个地域,又终将离开这个地域

生育了八个孩子之后,如释重负

这个早晨,欢快的鞭炮比亲人还多

把自己的生命融入荒山野岭,为其殉葬

远方,小镇派出所的人口信息系统里

估计她的名字还在,牵系着游离的魂魄

继续上街赶场,跟随着自己的父母

在虚拟的世界,也在一个个真实的石碑之上

熟悉的路上走走停停,山间的云雾为她让行

风引着细长的经幡,像一双毒蛇的眼睛四处寻找

路想把她留住,石板想把她留住,古树想把她留住

八十年无声的诉说,被这个早晨无情的割掉了双腿

台地如床,她悄然躺下,只是白云离得太远

二十几度的山坡,凉风如席

一棵野花椒,在山中,如她一样亲切

细小的果实,拥抱在枝头,像失去母亲的孩子

她不再回到团寨,前世的姻缘在这里转折

后世的香火上,只有她的氏,而无她的名

3、后硐之光

 

沿着一座塔的传说前行,十年或者百年一次

发出奇异之光,权且当做故事,或是心灵感应

一群人在塔下仰望,日晕围着塔尖

前世今生,被神性的故事偶然演绎

传说变成事实,谁都不相信这样的巧合

后硐如一位智者,预测着访客的未来

大路河,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神灵的脸庞

告慰着逝去的巫师,彩虹已在指定地点出现

青龙桥小,但足以容纳一条河的苦难

在桥上凝望,她在塔前许下的心愿

搁浅在麦田里的宗祠,吸引着无数身影

夜晚回到故土,细数着麦粒指向的星野

听着他族的故事,翻开一页页大地

每一个文字,每一行句子,都洗涤着我的魂灵

乡间闲走,如戴氏先祖福林将军一样

在杀人坳,任凭一只白马驻足于此

独自按捺住胸口,暗暗发誓,向着天空

散去的日晕,永远在我眼睛睁开的地方

4、孟溪杂记

 

一排古柏并列,松茂书院幽深弥久

我抱着孩子,在天井里看天

之前的每次路过都没有如此忧伤

一位远亲的离开,让我短暂停留

那时万寿宫还完整地躺在小镇的中央

我用相机给她们留影,她的孙女和外孙女

一个人的离去,平凡得不能带走什么

但是却能带走陌生的熟悉,点点生活痕迹

或许孩子也不会记住,这么一个日子

踩着我的肩膀,在光滑的石板上看过光滑的天

像一只秋天的昆虫,即使不完全脱胎换骨

也将历经风霜,在未知的冬季不断蝶变

水井坝纷繁热闹,这是她的最后一个秋天

清清泉水,没有因为任何外界干扰而流淌不止

她送我一枚铜钱,我还她一叠纸钱

一滴眼泪在铁锅里,亲情怎也无法熄灭

远方一列火车进站,无数人在那里上车下车

昔日鬼三坝,今日孟溪,尽在变与不变中

5、闲走响水洞

 

一条路的记忆,连接着一个时代,一群人

有的在不断重复,有的仅有一次

山路回转盘石,在古城上眺望腊尔山

黄莲坡下,来往的车辆渐行渐远

山水更加宁静,托举着响水梯田

总是在不同的季节,去识别一样的风景

八月金色稻草,镰齿刻出不同的音符

三月装置的水车,还在继续舀水

粑粑山下飞泉流水,一曲自然交响乐

我是如此多余,哪怕是无声的呼吸

石门里回望,乡亲的背影逐渐缩小

一位小孩光着脚板,踩踏着洞水

心水相印,一个童年的梦想

正在群山沟壑里欢歌,追赶着溪流

我把自己置入一张图片,在孤独的世界

随时准备,迈开双脚,走出这片原野

编辑:谢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乌江文学奖 水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