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为这个自强不息盲人按摩师喝彩!

“只要还动得了,我就会靠自己的双手多挣一点钱!”说这番话的,是玉屏侗族自治县皂角坪街道枹木垅村茶山组村民龙林。

年近50岁的龙林,三岁的时候罹患眼疾,由于家庭贫困,加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医疗条件有限,龙林从此失去了光明。

青少年时期的龙林,在父母的庇护下,无忧无虑。每天,弟弟龙为银都会领着他出去玩,哥俩走走停停,说说笑笑,走家串户,形影不离。渐渐地,聪明的龙林能够拄着拐杖,独自到别人家去玩,哪一条小路有几个弯,哪个位置有坑洼,从哪里可以去往谁家,他都清清楚楚。

640.webp

前些年,母亲因病离世,只剩下兄弟俩和父亲一起生活。父亲龙必贤每次杀猪去卖,回来的时候,家里都是干干净净的,饭早已煮好,蔬菜已洗好,生火的柴块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等父亲炒菜便可以吃饭了。“他很孝顺,能吃苦,还很爱干净,每次他煮饭的时候,都会事先准备一盆清水,做一会儿之后就洗一下手。”

说起龙林,65岁的邻居杨再英老人不吝赞美之词:“他嘴特别甜,见人都会亲切地打招呼,全村老老少少都很喜欢他。”

龙林打小就心灵手巧,他会扎扫帚,编簸箕,修锄把……只要是农村的生活日用品,他几乎都会编织。“他修的锄把,比我修的好用多了,特别是他用高粱杆扎的扫帚,深受乡亲们的喜欢,每次背扫帚去赶场,往往是还没有走出村去,就已经卖完了!”龙为银说。每当农忙时节来临,龙林都会帮着乡亲们给玉米脱粒、摘豌豆、剥胡豆,干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7年前,父亲去世,弟弟和弟媳在外务工,龙林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和一丝隐隐的不安。刚巧也在那一年,转机出现了。在县残联的组织下,龙林跟着一批盲人前往铜仁,学习盲人按摩。在学习盲人按摩期间,听说盲人外出务工容易上当受骗,充满艰辛,这给龙林刚萌生的外出务工念头着实泼了一盆冷水。

培训结束之后,龙林从朋友那里买来了一部廉价二手手机,和远在浙江的盲人朋友取得了联系。浙江那边的盲人朋友告诉他,人们很关心在外务工的盲人,乘车坐地铁会有专属的位置,很方便的。朋友的话重新坚定了龙林外出务工的念头,第二天,他只身一人踏上了前往浙江的火车。

“刚到浙江做盲人按摩的时候,由于在经络理论、手法运用、力量掌握方面都很欠缺,加之店老板要收取比例不低的提成,我几乎没有结余。”龙林一边回忆,一边用充满无奈的口吻说:“浙江的冬天很冷,每到那时,我隔三岔五都会严重感冒,时间久了,还患上了支气管炎。但为了尽快掌握技术,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为了能早一点挣到钱,龙林每天不管再忙再累,都会挤出时间来,虚心地向经验丰富、技术纯熟的同事请教。

掌握了盲人按摩这门手艺后,龙林来到了天气温热的广州,在爱康盲人按摩店务工。刚开始每个月的结余基本维持在八百块钱,后来,由于服务态度好,手法细腻,技术纯熟,龙林的老顾客慢慢多了起来,工资收入也随之增加,每个月都可以拿到2000块钱以上。

2017年,是玉屏脱贫攻坚整县出列之年,精准扶贫、易地搬迁扶贫、产业扶贫和人居环境提升工程等各项脱贫攻坚工作,正在稳步推进。村支两委将1.5万元的危房改造资金转交给龙为银,让他帮哥哥龙林所属的危房进行改造。截至目前,立面改造已经完成,预计最迟将于11月份可以入住。

“弟弟有自己的家庭,有小孩子要养,有自己的负担。我留在家里,只会给他增加负担,甚至还会给乡亲们添麻烦,那样的话,我自己会感到心不安的。趁着还能动得了,就尽量多挣点钱,等将来老了,也会好过一些。”当问起为什么选择外出务工时,龙林这样告诉笔者。

编辑:杨胜花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