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新闻报道 > 正文

佛光映梵净 金顶入虚空

梵净山扬名天下,正在于它与佛的不解因缘。在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上,与梵净山同一纬度的地区有无可计数之多,唯独梵净山仍保持着她的原始生态和本来面貌,独成一块清净福地。这不能不使人联想到此山的神秘和佛的无边法力。

梵净山之神归于佛,梵净山之魂在于佛,无佛无梵净,无佛此山无灵气,这丝毫没有夸大之说。环视梵净山,心中自有此定论。

222858

梵净山东西南北长宽均20余公里。自梵净山被人类开山以来以梵净山金顶为轴心,环绕此山从山麓至山腰到山顶,布满了百余座寺庙,其中还有皇帝赐封的“四大皇庵”。百千年来,无数高僧大德在这里修持悟道,弘扬佛法,无数信徒和善男善女在这里护法供养,给这山脉注入了无比的功德,积累了无量的法力。古往今来,凡亲自登攀过梵净山的有缘之人,无不感到每登山一次就仿佛受到佛的扶持,感受到佛光的照射。不少耄耋老人站立在梵净山金顶之上,一抖筋骨,犹似人间又一次轮回。梵净山佛法之神奇集中于金顶。一座百余米高的巨石从海拔2200多米的山顶上拔地而起,高矗入云,直插虚空。上此金顶必须手攀铁链,脚手用力,虔诚至志,一心向上方可通达。稍有疏忽,心辕意马,失手落足,坠入沟壑,踪影全无。上得金顶并非一眼平地,必须先进释迦殿,朝拜释迦牟尼佛,然后再经“天桥”,跨越丈余宽的峡口,进弥勒殿,恭敬弥勒佛。这一先一后,往往游客不在意,难以体察两殿先后之奥秘。诸不知,释迦牟尼佛是我们娑婆世界佛教创始人,他以一大因缘现世人间,以身证法,说法四十多年,立意弘法度众,被世人称之为佛祖。在佛教之中也被称为现在佛。弥勒佛乃是未来佛,他如今正在兜率天说法,他将在那里住四千岁,这四千岁相当于人世间五十六亿七千万年。据《弥勒经》记载,在很远的将来,弥勒佛出现,那时人的寿命极长,没有病患,寿命都有八万四千岁,女人年满五百岁以后才出嫁。那时,国土富饶安乐,地面平整,像镜子一样明亮纯净,谷物食品极多,人丁兴旺,有许多珍宝,地面上只有甘美的果树及香气浓郁的植物。那时,风调雨顺,四季分明,人的贪欲、仇恨、愚痴被诚恳所取代,人心均平,一心一意,相见时欢快高兴,相互间使用善言善语,语言相同,没有差别,人民信仰一致。男人和女人想要大小便时,地面自然打开,完事以后,地面随即合上,那时,金银珍宝,珍珠琥珀散落在地上,无人理睬。梵净山金顶先拜释迦后敬弥勒正预示了佛法运作这一历程,展示佛法的今天与明天。他告知人们,一切众生今天在释迦牟尼佛的恩惠之下生活,明天仍将在弥勒佛的教化之下度生,佛光将永远普照众生、度化众生。小小金顶一分为二,实质是现在、未来各一半,拜现在佛,一生平安,吉祥如意,慧命增长。拜未来佛,为来生来世种下善根,利益万千。

222859

民间对金顶一分为二曾有释迦牟尼佛与弥勒佛争地之传说。说是二佛为争此宝地修持而打得不可开交,后拉扯到玉皇大帝那里去评理,玉帝为难,不好裁判。后只好亲临梵净山金顶现场办公,抽出金刀将顶一劈为二,各自一半,方才平了这场风波。由此人们将这条20余米深、3米多宽的峡口称之为“金刀峡”。殊不知,玉皇大帝虽是天人,却还未脱三界,离罗汉果尚差一截,离菩萨之位更是基远,怎会妄然给佛去评理。这犹如两位专家教授争论问题,还得请幼儿园顽童去判理一般滑稽。再说,佛是伟大的觉者,深知世间一切皆是虚幻,哪会就起了争执。这传说实为古人视金顶风水非凡,心生贪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造出这争地之说,栽赃佛祖。一位佛教方丈听了此传说,很是生气,说这是坏了佛的名声。其实佛哪有名声,又有人说,如此传播开来,岂不委屈了佛。其实有委屈的就不叫佛。此说彼说,皆是迷人妄说,哪有究竟。我久想与佛通话,讨个说法,可久久占线,无可奈何。不过说来论去,山还是那座山,顶还是那个顶,丝毫无损。

梵净山既是佛山,她无处不凝聚着佛的光辉,如今可见的无数景点处处透现出佛的气味,“说法台”“炼丹台”“拜佛台”“献果台”“晒经石”无不与佛的美妙传说相联,“舍生崖”“悔过崖”“九皇洞”“太子石”“万卷书”何处不饱蘸修佛人的艰辛典故。

222871

梵净山既是佛山,她就以“众生平等”的大慈大悲之心滋润着这里的一切众生。据专家考察,这里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黔金丝猴、华南虎,有二级保护动物熊猴、红面猴、大鲵、云豹,三类保护动物林麝、毛冠鹿、苏门铃、穿山甲,还有一旦提及就使人失色的银环蛇、棋盘蛇、竹叶青蛇。可这些众生历来崇敬善行,从未无故伤害过一个游人,更不敢肆意动及任何虔心朝山的香客。

梵净山既是佛的山,她必定铸造着这一带佛的文化。“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教理在梵净山人的心里深深扎下根,这里的人善良、朴实、厚道、真诚,千百年来人们受着佛理的教化,形成了一种佛化的独特人品。这里民间蕴藏着说不尽的传说,无止境地传颂着佛的功德。这里的书法有着惊人才子,曾经有人应慈禧命书“凤楼金阙”,有人书“万寿官”誉满天下,有人书“颐和园”名震中华。这里的山水还酿造了无数朝廷贡品,这里的“花灯”,“傩堂戏”等民间艺术无不透含崇善、驱恶的旨意。

梵净山既是佛山,她就免不了要遭受无数劫难。有史记载这里曾受“五溪蛮反叛”十年战乱,明万历“播州之乱”,清咸丰“号军起义”,清同治黔军与太平军十年之战,使此山饱受枪伤之苦。古代如此,近代兵匪之害也未少受。即使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也还将这里作为迷信之地,“清扫”了一番。哪次枪战无不是点火烧去寺庙,哪一次匪害无不是毁了佛像。一座座寺庙,一尊尊佛像就在这火海刀枪之下变为灰烬,断了手脚。尽管如此,可如今无数朝山拜佛的信众还站在那古寺的遗址上,虔心地进一炷香,心中自有佛祖。中外无数游人立在那旧庙的废墟之上,凭着那残垣断壁,心中依稀可想见往日寺庙之辉煌,人们禁不住仰望苍天,心中油然升起无数感叹。

风风雨雨,三劫九难,炼就了梵净山金身火眼,累世劫难更增添了梵净山的无限法力。如今游人香客登山朝拜,累累亲见佛光再现,恰是应验梵净山盛世因缘,再示人间。当今,政府拨款,信众募捐,重修寺庙,再铸金身,又现一片佛化世界。

我身入虚空,手执太阳,照看小球,一览人类生存之地盘,比梵净山高的山无以计数,比梵净山大的山无数无量,可梵净山独一无二。正是因为如此,末了我还忍不住说几句题外话:

梵净山的全部价值在于未开发。

开发是利用,保护更是利用。

梵净是佛,佛在梵净,佛兴山旺,佛不兴山不灵。

梵净如是说。

作者:刘先和 编辑:杨胜花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梵净山 金顶 弥勒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