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阅读 > 好书推荐 > 正文

《看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

2

“……无意识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常常看不见他人,对自己也熟视无睹。

要想‘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

……”在自己《看见》一书的序言中,柴静这样写道。而这两句话,也被我用铅笔标注,以警醒自己。看见,没有什么职业比新闻工作者更 需要一双摒弃蒙昧的眼睛了。

《看见》,不是一本纯粹的传记,除了记录,更多的还有作者在职业上的心路历程,它描出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记者的模样。

估计很多新闻从业者都读过这本书,反正我的身边有很多同事都读过,我不知道其他的同行读后的感受与评价,反正我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时,被镇住了。那时,我刚刚进入新闻行业,在做党报编辑,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从业者,对于新闻这个行业的理解,是充满憧憬而肤浅的,所以与其说是被柴静笔下的文字镇住,其实是被记者这个职业震撼到了。但林林总总,最终并没有在震撼中读完《看见》。

第二次拿起《看见》,已是它在我的书架上躺了两年之后。读着读着,我开始思考,同在一个行业,自己走的路是否太过于平淡。于是,我也迎来了从业后的第一次岗位轮换,从编辑到记者,从幕后到一线。其实,在许多外行人眼中,记者这个职业还是有些许神圣的,以笔为器,揭露真相,仗“笔”直言,至少我便总能在基层采访时遇到寻来反映问题的群众,我记得最为深刻的是他们望向我的眼神,

总是忧虑中带着希望,在那些眼神里,我看到了记者这个职业的重量。

但当然,对于这个职业,也是有非议与误解的。“你敢不敢?”在一些敏感事件中,我也面对过很多这样的质疑,有时甚至自己也这样问自己,对于一名记者而言,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肯定与否定的问题,这也不是一个我不能如往常一样在专业书籍中寻到绝对答案的问题,需得自己去与自己撕扯、挣扎。然而,我作为进入“事件”的当事人,总无法割下所有的个人情感或情绪,总无意识地要去判断对与错,这是做新闻的大忌。柴静也有这样的时候,在她的《看见》中,我慢慢得到了答案,我开始重新审视这份职业,重新理解“客观”这个词,而这也是我读《看见》最大的现实收获。

如果用够不够专业、能否启迪人性、是否有深刻的社会影响,来评判这本书,那它确实不是优秀到值得研读的,但我想这些定也不是作者写书的初衷与目的。而每当我面对职业疲乏而缺少激情时,翻开《看见》读上一章,便一定会有一股力量慢慢涌来,促我整理心境,重新出发。这不正是一本好书才有的力量吗?

编辑:黄俊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看见 职业 柴静 镇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