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阅读 > 诗歌散文 > 正文

晓子的散文诗

夜,或其它        

你无视任何事物的存在。当然,也包括我。比如就在刚才,万千冰雹从天而降,明明弄痛了你,你仍袭一身黑裙,傲然而立。

我躲在稻草堆里取暖。扒开一丝缝隙,一丝光亮,从别人的窗溜出来,射中了我。沿着这道迷人的光芒,我隐于你身边,朝着深处温情起舞。

你笑了。可悲?可叹?稻草堆内寒如北极。

 

远处传来汽笛声。还有某家小孩在傲娇。顺着那道光,我还闻到你的气息,并不芳香,虽然质感优良。只是,我很喜欢。

终于,我忍无可忍,冲出草堆背光而行。霓虹灯下的身影,孤单而丰盈。你就这样一路护送,直到流浪歌手唱到泪流满面,以及店家不再卖酒,才尽兴而归。

一场事先预谋的大雪被你破坏,并未如约而至。

两个小屁孩窜入一辆汽车,拥抱取暖。一只老鼠趁机溜走,嘴里含着三块薯片。你把这一幕定格一瞬随之删除。是的,太多风花雪月,不止是你,我也不屑。

终于,划破你亦温暖你的那道光,安静隐尘而归。我拾级而上,越过岁月惊扰,隔着一毫米的距离,暖心守望。

 

 

鱼,或诱惑

你凌空一跃,在空中完成一个难度系数5.0,然后漂亮地落下。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我的梦。此时,夕阳的余晖映在你的生命之上,金黄。落寞。平静。安详。

我摘下草帽,坐在堤岸。无杆,亦无钩,更无饵。我就这样,以雕像的姿态面对你。我坚信,你会微笑着向我游来。

从司马溪到小河口,这一路印痕,重重叠叠。摆渡的老人像个孩子,坐在船头和你嬉闹。我踩一路细沙,回忆和你纠缠的时光。你也像个孩子,嗅到香味张口就咬,全然不知是个圈套。

你作垂死挣扎间,我看见一滴泪,从你腮中滑落。亲爱的,这哪叫残忍?你不用懂我。浮世苍生,总有丧了人性的丑与恶。活在当下,我也不懂谁。 

这就是宿命吗?

你用生命抵挡,却难敌上帝的安排。在各种诱惑之下高调赴死,毫不悲壮,惹一地鄙视。而你不知道,你只是一条鱼啊!

我走到中途,一个叫大沙坝的地方。遥想苏联红军驾机停靠的豪壮与悲凉。摘一朵洁白野花,洒向河面,带着祝愿与遗憾,流经你身边。

我做了个梦。夕阳下,一个孤者,守在你身边,两相对视,深情款款。

 

 

鸟儿飞     

一辆滑板车,在小区里滑来滑去。几只鸟,蹲在一棵树上啁啾。阳光从屋顶泻下来,我眯着眼,茫然。

我不可抗拒地想起了你,千年万年的隐秘。亦虚亦幻,仍亦步亦趋。

一只鸟儿,离开同伴,飞至我窗前,稳稳停靠在空调外机上,瞅住我。我嘴角上扬:你的停靠,与我无关。空调外机只是你人生一个驿站,而我,仅仅是你掠过的一道风景。

你到底还是穿越了时空的距离,婉约、简美,端庄而来。踩着青灰之色彩,淡淡素描关于一条路的人生。

你冲破万里云层,落地大漠,然后扬鞭策马。只可惜,我不能陪你把酒言欢,偎行江湖,辜负了这一地动人的阳光。

此刻,那只鸟儿分外落寞。它离开驿站,寻伴而去。我也收回落寞目光,想起正午时光,被窝里的温暖。

大地与天空的距离,最终未能用时间丈量。这一路的闯荡注定徒劳。

我从书房走回客厅,冲一杯咖啡,由于没糖,只好倒掉。在客厅来回走了三圈,忍不住泡了杯浓烈绿茶,一口喝下。

我看见,落寞离去的那只鸟儿,又飞了回来,静静地停靠窗棂,朝我深情微笑,仿佛在说:“睡吧!这是最美的时光。”目送鸟儿离开,我进入有你的梦乡。

编辑:龙华荣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鸟儿 停靠 道光 时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