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阅读 > 武陵读物 > 正文

外出翻似烂柯人——高楼林立说铜仁

刘新华

“拔地四层平地起,寻遍铜仁无与俦。”这是1940年毕业于国立三中高中部、后供职于上海同济大学的苏笺寿教授《忆江南》词中的句子,描写的是当时作为国立三中的主教学楼。

国立三中的主教学楼即旅部大楼,是1916年5月护国战争结束后,升任贵州陆军步兵第二旅的旅长卢焘回到铜仁后,在行台的旧址上修建的办公楼。

旅部大楼的主楼高四层,上面还有一层阁楼,在当时的铜仁已经是鹤立鸡群了,加上它建在城中最高点的傅家山麓,居高临下,俯瞰全城,成了铜仁城的标志性建筑。乃至1917年卢焘被委任贵州护法军第一混成旅旅长移驻湘西辰州后,铜仁人仍把旅部大楼前北接麒麟阁、南至枇杷湾这一带称之为旅部街(现改名为向阳路)。

在此后的60多年中,铜仁城再没有修建过超过旅部大楼的建筑。比如说1930年7月至1934年2月,国民革命军第25军第三独立旅旅长车鸣翼驻防铜仁期间,修建的车公馆,只有两层;再之后修建的陈公馆、万公馆等两三层的建筑,都难始终以望其项背。

楼房在过去的铜仁确实是凤毛麟角,整个城市的房屋以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木质建筑为主。

1972年我从修建湘黔铁路的工地上回到阔别22个月的铜仁城时,发现一街临河的木质房屋前,砌了很长一段砖墙并刷成了灰色,眼睛不禁为之一亮,觉得它很有一点现代化的气派,并且憧憬着政府要是有足够的钱,把整个城市的木质房屋前都砌上这样的砖墙,那我们的城市就像模像样了。

然而,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憧憬,因为我们都知道,社会主义只是为我们绘制了一幅美好的蓝图,而美好蓝图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努力奋斗。“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在很长的一段时光里,对于还处于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来说,还是一个美好的神话,是一个我们那代人当时都在做的社会主义梦。

当时能够做到“楼上楼下”的,只是少数的公共建筑,而且楼层也普遍性地都不高。1958年大跃进时竣工的铜仁县委办公大楼,只有三层;1973年竣工的铜仁县人民政府办公大楼,虽然门前很气派地立有六根高达12米的砖混水磨石大圆柱,但整个大楼也只有四层;1984年迁往花果山的中共铜仁地委大楼,高四层,同年迁往花果山的铜仁地区行政公署大楼,因下属部门多,但也只有五层;最高的是1981年竣工的大十字解放路2号综合办公楼,高达七层。

在1985年前,铜仁城的房屋以平房为主。据1985年城区房屋普查资料统计:城区房屋面积为146万平方米,平房73.7313万平方米,占房屋总面积的50.43%;二至三层的49.7534万平方米,占34.03%;四至五层的22.3356万平方米,占15.02%;七层的3755平方米,占0.26%。

1985年我回武汉探亲,在当时这个拥有400万人口的大都会,仍有很多木质建筑。比如说小云妹住的曾经是大武汉自古就有‘天下第一街’之美誉的汉正街,临河的都是一些老木房。姨父和厚铁弟住在五里新村,倒全是砖混结构的楼房,不过都只有七层高。后来厚铁弟告诉我,国家有规定,住宅超过七层的,必须设置电梯,所以这些房屋都不超过七层。

但那时武汉也在建高楼,长江大桥旁的龟山下,一幢高楼正在施工。厚铁弟不无自豪地告诉我,那是在建一幢电梯楼,有二十层高哩!二十层高,也只有武汉这样的大都会才建得起,对于我们铜仁的这座边陲小城来说,在当时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改革开放的步伐太快了,不过十几年的光景,在上世纪末,铜仁地区梵宇大酒店、铜仁农行金穗大酒店、电力大楼、中行大楼这样十几层高的大楼,开始矗立在铜仁城的街头。

不过,这时的高楼层大楼仍是以酒店宾馆和办公大楼为主,作为民居的,即使进入21世纪后,仍以步梯楼为主。比如说锦江广场的那一片住宅楼,都是七加一的楼层。

21世纪初期,商住两用的高层楼房开始异军突起,位于锦江北路与东太大道之间的赵家湾,重庆市伟映实业有限公司铜仁分公司率先将此处占地4.8万平方米的水塘、荒地进行开发建设,建成了总面积20.06万平方米的商住两用的“时代商汇”建筑群,其中18层的一幢、28层的两幢、31层的一幢。“时代商汇”高楼外观新颖、布局合理,特别是入夜后,高楼屋顶的几条探照灯的彩色光柱交叉划破夜空,给美丽的铜仁城的夜景增添了一道绚丽的风景。

铜仁城日新月异的建筑步伐自然不会让“时代商汇”独领风骚,与“时代商汇”同步的“御风锦江”以及紧随其后的“骏逸江山”、“江华·国际”、“公园道一号”、“金滩金苑商楼”、“金滩半岛豪苑”、“名城世家”等一大批高楼群如雨后春笋,林立于城在山中、水在城中、人在景中的铜仁城。

2011年10月22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铜仁地区,设立地级铜仁市后,铜仁的城市建设更是突飞猛进,短短四年功夫,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改非”以后。很少外出城郊,2013年末至2014年初,我与钟清伟同学参与铜仁市的道路规划,负责帮助规划局完成铜仁城区、灯塔、滑石、川硐、大兴、谢桥、坝黄、茶店、万山等地的数百条道路的命名工作。乘坐规划局的小车四处一走,只见到处高楼林立,名称繁多,举不胜举,心中顿生万般感慨:几年没外出,外出翻似烂柯人!铜仁,这座地处祖国大西南的边陲小城,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破茧成蝶,翩跹飞舞在共和国的这座美丽的大花园之中。

编辑:龙华荣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刘新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