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阅读 > 武陵读物 > 正文

红门溪烂泥沟传奇

胡萍

远在宋元时期,云贵一带的少数民族常因生活所困,被迫揭竿而起,反抗官府,谋求生存,朝廷累派大军进行残酷征剿。

作为“黔楚要冲”的玉屏古平溪,无论水路旱路,都是官军的必经之地;无论是大军开拔,还是班师回朝,平溪百姓无不备受官军铁蹄蹂躏,饱尝兵灾祸乱之苦。尤其是官军大胜或溃败,更致军纪涣散,每每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百姓恨之入骨,怒不千刀万剐。

家住平溪囤塘的一个硬朗汉子,对官军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对百姓遭受的灾难更是痛心疾首,遂决意聚众造反,还侗家百姓一个太平。他自幼习武,练得一身好功夫,再则平时侠肝义胆,忠厚仗义,常常主持正义,抱打不平,深受乡亲拥戴与厚爱。此时,他义旗一举,一呼百应,方圆十寨八村的侗家热血汉子群起响应。县老太爷急了,慌慌张张派喽啰来威胁:呔,你一个刁蛮小民,没有王法了,还不快快解散,敢同官府作对,小心你的脑 袋搬家!硬汉拍着胸脯回答,我刁蛮小民就不听你们的王法,我今天揭竿为王,就是要用我的王法,造你们王法的反,翻你们王法的天!说罢,同手下的人,硬将官府的喽啰痛打了一顿。

县老太爷惊恐万状,火速上报州府大人,说:平溪出了个“蛮王”,现拥有千余蛮子,势力强大,天天打刀造枪,演兵练战,一旦成了气候,就会剿灭官府。趁“蛮王”羽翼未丰,请朝廷速速派兵征剿。皇帝听闻,也是大惊,速派数万精兵征剿。

蛮王得知官军兵力十数倍于己,形势万分严峻,但并不畏惧,赶紧在囤塘周围以舞阳河为天堑构筑防线,抵御官军。最 初一两天,官军因长途奔袭,人困马乏,而蛮王的义军则以逸待劳,双方厮杀不见高低。待得官军渡过大河,熟悉了地形和蛮王的阵法,逐渐由平手占了上风。蛮王的义军顽强地同官军鏊战几日,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死伤无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连田土和溪水都被血水染红。

一战再战,蛮王终觉力量悬殊,寡不敌众,再硬拼下去,只有全军覆没。为保存力量,蛮王只好趁夜色率余部往大有(今岑巩县境)方向撤退。刚撤退不久,官军知晓,又尾随追杀。蛮王策马奔跑,行至土地坡南边坡脚一高坎时,马失前蹄跌落,倒在泥泞中。此时,追兵越来越近,“生擒蛮     王”的喊杀声已清晰可闻。众人皆惊,不知所措,蛮王无奈地仰天长叹:我为民举义,替天行道,天不该绝我呀……话音刚落,瘫倒在地的烈马突然一声长啸,腾空而起,跃上原路,载着蛮王飞奔而去。

终于甩脱官军的追赶后,天边已透出朦胧亮光,精疲力竭且口干舌燥的蛮王见路旁有一清亮水塘,顺势下马歇息,喝口水,缓缓神,再浑身是泥的马用水洗刷一遍。之后,蛮王与最后的几十人,向大山深处撤去。这以后,蛮王整蓄力量,继续招募义军,与官军作对又达十余年之久。

为了纪念蛮王,后人把死伤人数最多的战场叫作“血门溪”,后因血字太过凄惨,人们又改称“红门溪”;把另一处因死人多而无人掩埋,以致尸身发烂的沟谷,叫作“烂人沟”,后改称“烂泥沟”;把蛮王马匹跌倒处,叫作“倒马坎”;把蛮王洗马处,叫作“刷马塘”。

这些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编辑:龙华荣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胡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