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师驿站 > 正文

乡村教育正迎来又一个春天

mmUn-fxmpnwk4179406

2015年广东省乡村优秀教育工作者、清远寨南中心学校校长潘柏桃。

清远市连南寨南中心学校离县城42公里,是离县城最远的中心学校,在这里有一位“年轻的老校长”潘柏桃,40岁的年纪已任校长18年。

在2015年广东省乡村优秀教师(乡村优秀教育工作者)表彰大会上,潘柏桃荣获“广东省乡村优秀教育工作者”光荣称号(清远2人)。22岁就做“娃娃校长”有何心路历程?为何坚守家乡从事教育工作数十载?教育创强带来哪些改变?乡村学校发展还存在哪些困难?日前,本报记者奔赴连南寨南中心学校与潘柏桃进行了对话。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魏金锋特约通讯员 曾钦泉

收获??干部群众都支持教育

南方日报:恭喜你荣获“全省优秀乡村教育工作者”,请谈谈你的感受。

潘柏桃:这不是我个人的功劳,是我们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更是政府对农村教育的关注和鼓励,我会把这次获奖当责任和鞭策。

南方日报: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在山村里当老师?

潘柏桃:做教师是我的愿望,我1994年从连州师范毕业。寨南是我家乡,也是我母校,回来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南方日报:1997年,你年仅22岁就担任石径小学校长,请谈谈当时的情况。

潘柏桃:当时上面领导找我谈话,我觉得有些突然。上任后,面临着工作经验不足、学生过于分散、学校硬件不足等困难。经验不足我就跟别人学,摸着石头过河。硬件不足我一方面跟上级汇报情况,一方面四处游说寻求支持。石径小学当时是薄弱学校,正面临薄弱学校改造,缺口资金大,我记得当时除了向上级汇报外,还去游说石径村委、小组、村民,说明人才和教育关系,对地方发展的重要性。村民大会上,我受邀演讲了十几分钟,最后村民代表会议投票决定支持学校建设。村委会投入近80万元,征地4亩,兴建学生宿舍500平方米,教学宿舍800平方米,围墙200米,完善运动场、绿化,购买教学设备等,改薄工作顺利通过市级验收。接着撤并面上教学点6间集中办学,克服点多面广难管理的困境。后续每年村预算投入教育不能少于5万元,并设立奖教奖学机制,调动了师生积极性,教学质量稳步提高,学校还被县评为教育系统先进单位。

南方日报:在乡村从事教育工作这些年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潘柏桃:现在无论是村委会干部还是群众,从内心里都非常重视、支持教育,无论是村集体收入还是当地企业,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资金支持教育发展,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也可以说是我这些年来的最大收获。

欣慰??农村孩子享受到等同城里的教育

南方日报:近年来,清远大力推进教育对口帮扶工作,请谈谈帮扶带来的成效。

潘柏桃:这是个非常好的政策!学校实实在在受益。他们是从珠三角来的,带来了先进理念、经验、教学物资,有利城乡教育融合,缩小城乡差距。比如顺徳支教教师吕晓,不但为寨南学校带来先进的教学理念,分享自己的教学经验,邀请华师大专家为山区教学把脉,还为学校捐赠3套多媒体和厨房设备等硬件,对我们帮助很大。我们希望对口帮扶单位能建立长效帮扶机制,做到人走茶不凉。也希望今后两地能有更多的交流沟通,比如让我们教师走出去,进行跟岗交流等。

南方日报:教育创强是清远教育近些年的关键词,它给乡村学校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潘柏桃:我认为教育创强的目标是实现教育均衡,让教育公平。通过教育创强,一是学校硬件大为完善,办学条件实现标准化;二是办学理念得到更新;三是师资队伍得到加强;四是教学质量稳步提高,农村孩子也能享受到跟城里孩子同等的教育条件了。

南方日报:教育创强完成后,清远又启动教育现代化创建工作,将为乡村教育带来哪些利好?贵校下一步有何设想?

潘柏桃:教育创强是推进教育均衡,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就是内涵发展,是实现现代化的基础,核心是提升学校内涵发展,彰显学校文化和特色,也是为了实现教育均衡和教育公平。现在我们学校教师没有本科学历的正在进修本科,专业能力不断提升,下一步我校将从办学理念、硬件建设、师资队伍、文化特色等方面努力推进。

南方日报:连南是少数民族地区,贵校在传承传统文化方面做了哪些尝试?取得哪些成效?下一步有何举措?

潘柏桃:寨南是汉、瑶民族杂居地,传承当地优秀文化是学校的责任。我们正在积极摸索和尝试,前段刚送节目《火塘边的童趣》到广州演出,尝试让当地文化、农村学子登上大舞台,获得好评。另外还和当地群众一道,传承、发扬当地舞狮文化,我们每年都开展艺术节,开了兴趣课,提升学生艺术素养,我们的定位是把寨南打造成“农村精品学校”。

憧憬??希望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在社会各界关心下逐步得到解决

南方日报:近年来,国家不断出台支持乡村教育、扶持乡村教师的政策计划,这些政策将带来哪些改变?落地情况如何?

潘柏桃:现在乡村教育发展又迎来了春天,无论是中央还是省里,市里还是县里、镇里甚至村里,都非常重视乡村教育工作。尤其是提高待遇加补贴政策落实之后,对稳定山区教师有很大积极作用。举个例子,过去要求调出去的老师很多,现在各种优惠政策出台后,待遇提高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收到有教师要求调走的报告。其实农村广大天地有很多现实教材,比如绿色环保发展理念在农村就能阐释得很好,但学校规模小和留守儿童问题突出,影响了学校发展和教育成效。还有现在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学生进城读书造成生源减少,但我们会坚持“一个都不能少”,把还留在农村的孩子教育好、服务好,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南方日报:稳定教师队伍是学校发展的动力,如何打造“老中青”结合的教师队伍?

潘柏桃:人才必须梯队式培养,分老、中、青三个群体,我们有专门的教师培训和人才培养计划,通过培训等各种方式,让年轻教师尽快成为骨干。

南方日报:就你个人而言,如何把行政工作与教学实现良好结合?

潘柏桃:我个人理解,校长就是一份“临时工”,我的本职是一名教师。行政和教学工作不矛盾,是相促进、互提高的关系,我更愿意在完成行政工作后,深入教学,回归我的角色。

南方日报:现在教师队伍建设中还存在哪些困难?要怎样才能更好地留住和吸引乡村教师?

潘柏桃:社会上流行一句玩笑话“爷爷奶奶教小学、叔叔阿姨教中学、哥哥姐姐教高中”,反映的就是农村学校教师队伍老龄化现象比较严重。还有农村教师在专业成长等方面的培训还相对缺少,有些老教师20多年都极少专业培训。期待能继续提高山区教师待遇,为山区教师提供更宽阔的专业成长平台。

南方日报:连南是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儿童也多,平时在教学工作中遇到哪些困难?

潘柏桃:我们学校有900多学生,有70%左右都是留守儿童,这就造成家庭教育严重缺位,无法与学校教育紧密结合,不利于留守儿童的长远发展,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成效,希望社会各界能更多关注留守儿童现象。

还有一个问题,由于乡村学生相对分散,有些学生家住比较远,公共交通还不够完善,学生上下学出行也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希望能得到改善。

■人物简历

潘柏桃,男,本科学历,中共党员,小学语文高级教师,现任连南县寨南中心学校党支部书记、校长。1994年连州师范学校毕业,1997年任连南县寨岗镇石径小学校长,2005年任连南县寨岗镇寨南小学校长,2010年任连南县寨岗镇寨南中心学校校长。

编辑:龙彳捷
相关阅读
0